新聞標題【民報】促轉平反/泰雅族邱致明入獄失教職 妻子高白蘭形同獄外之囚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促轉平反/泰雅族邱致明入獄失教職 妻子高白蘭形同獄外之囚

 2018-12-07 11:21
邱致明是新竹尖石泰雅族人,在1950年代是極少數能考上師範的原住民菁英,原本前途大有可為,出獄後失去教職,只能從事體力勞動勉強度日。圖/促轉會
邱致明是新竹尖石泰雅族人,在1950年代是極少數能考上師範的原住民菁英,原本前途大有可為,出獄後失去教職,只能從事體力勞動勉強度日。圖/促轉會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於12月9日世界人權日前夕,辦理第二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公告名單共1,505人,其中包含27名原住民政治案件當事。排灣族牧師高天惠('Eleng Tjaljimaraw)以促轉會兼任委員身份,拜訪儀式上代表原住民致詞的邱致明,傳達:「國家要透過公告儀式,讓所有人知道,你們無罪。」

促轉會與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舉辦「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二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暨2018年世界人權日紀念活動」,並於2017年底,立法院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其中第6條第3項規定,已經獲得賠償、補償或回復受損權利的受難者們;或是經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調查後,認定應予平復者,其有罪判決暨其刑、保安處分及沒收之宣告,均自該條例施行之日起,視為撤銷。

泰雅族菁英邱致明 叛亂罪名入獄前途付之一炬

邱致明是新竹尖石泰雅族人,在1950年代是極少數能考上師範的原住民菁英,肩負族人高度期待,也是生活穩定保障的象徵,1964年,邱致明被控改編〈一二三,到台灣〉歌謠諷刺蔣介石,以及煽動山地同胞叛亂等罪名,遭台灣警備總司令部判刑5年、褫奪公權3年,原本前途大有可為,出獄後失去教職,只能從事體力勞動勉強度日。

邱致明如今高齡86歲,日漸沈默,聽到高天惠談起自己的故事,表示理解原住民族在族群弱勢及威權壓迫下的多重受難處境,鼓勵這些故事應讓台灣社會知悉時,邱致明立刻吃力又急迫地訴說那段過去,有時驕傲、有時黯然。妻子高白蘭對高天惠說:「好奇怪,他(邱致明)因為生病,在家都已經不講話了,今天你們來,我才知道他還那麼會講話。」

促轉會指出,「平復司法不法」除了賠償或回復案件當事人被剝奪的權利,對很多政治案件當事人和家屬來說,更重要的是還原過去的真相,並且公諸於世,讓曾經因為「前科」、「犯罪」而遭致的磨難,藉此得到平反,才能逐步從記憶的傷痕中解放,不再反覆追問自己究竟犯了什麼樣的「罪」,需要承受如此艱難的命運。

一人受難牽連親族  對受難家屬同樣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當時少數的原住民族知識份子,多次發聲爭取族群權益,卻因白色恐怖受難,使得原住民族的政治發展空間大受壓縮,數10年來集體噤聲,此外緊密的親族關係和人際網絡,一人受難即整個親族遭受牽連,高澤照為泰雅族警官,他的兄弟高澤清與女婿邱致明,同是教師皆先後遭難,其女高白蘭則被鄉里當成「匪諜」,獨自撫養子女,形同「獄外之囚」。

高白蘭對促轉會表示,得知邱致明被捕時,剛生產完的她為了見丈夫一面,抱著2週大的嬰兒,跟著叔叔走了一天一夜的山路。他們藉著手電筒的微光,跌跌撞撞地翻越大霸尖山,從新竹尖石鄉走到桃園復興鄉,耗盡氣力抵達警察指示的地點後,卻僅能在分駐所透過電話與丈夫說上2、3句話。路途遙遠導致的腳傷和累積在心中的委屈,時至今日都還會讓她泛淚。高白蘭說:「我不知道那段路是如何走完的,也不知道我的先生到底做了什麼,從那通電話以後,再見到我的先生已經是5年以後了。」當高白蘭講述這5年間的生活經歷時,原本侃侃而談的邱致明只是默默聆聽,不發一語。

促轉會強調,這些強加在政治受難者身上,超過半世紀莫須有的「罪」,所帶來的衝擊卻無法輕易彌補,威權體制下的人權迫害,對政治案件當事人生命歷程的影響無法逆轉,即使國家事後給予再多的金錢,仍無法喚回逝去的青春、破碎的親情及曾擁有過的理想和未來,這也是政治案件當事人及其家屬最難平復的傷痕。

促轉會表示,政治案件當事人即使出獄,仍處於一個大型監牢中。入獄前,身為教師的邱致明常在村民大會上擔任翻譯,為族人解說政令,頗受敬重;出獄後,必須定時至派出所報到、接受警察盤問,為避免嫌疑或牽連親友,從此不敢再參加任何大型集會。高天惠補充說明,自己的父親擔任牧師,講道稿都須先送警察局審核,禮拜時也常有警察在後方「盯場」,讓她印象深刻。可見當時國家對人民思想控制,集會活動監控是相當嚴密的。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