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兩個中國」的運動戰場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兩個中國」的運動戰場

2018-11-25 13:23
但是,不管是台灣或中華台北,其實都不是代表國家,台灣留在奧運會,純屬「兩個中國」政治問題,這種情況和失去國家的運動選手,所謂「獨立奧運隊」或「聯合難民隊」本質上並不一樣。圖為台灣用「中華台北」名稱,進入2016里約奧運會場。圖片:Twitter/ Michael Rollo
但是,不管是台灣或中華台北,其實都不是代表國家,台灣留在奧運會,純屬「兩個中國」政治問題,這種情況和失去國家的運動選手,所謂「獨立奧運隊」或「聯合難民隊」本質上並不一樣。圖為台灣用「中華台北」名稱,進入2016里約奧運會場。圖片:Twitter/ Michael Rollo

1945年,終戰後,台灣人失去日本殖民地人民的身分認同後,立即面對「兩個中國」的內戰,從此走向追尋自我身分認同的漫長,崎嶇道路。

選前中華台北奧委會使出恐嚇「更名會影響選手參賽權」喊話後,東奧正名公投投票結果顯示恐嚇生效,同意者476萬票,未達493萬門檻,無法過關。這是台灣人第一次用選票,進行的身分認同,過去威權時代,台灣人對自己在國際比賽的稱謂,無法自己決定,這是台灣人第一次,對自己的名字發出聲音,就算公投無法過關,也是很好的體驗。很意外的是,台灣人民反對者居多,這個結局也和綠營期中選舉,全面崩盤,相互呼應。

本土民進黨執政以來,台灣主體意識在這幾年卻大幅衰退,也反映出中國因素已經全面影響台灣社會每一個層面,這才是更令人擔心的事。

雖然說運動無關政治,但是,政治卻經常找上運動,台灣在解嚴之前,國家隊的名號,台灣人民沒有置啄餘地,所以,從1981年簽署洛桑協議後,中華台北的「非國家代表五環旗」使用到今天,已經37年,可見,在兩個中國壓迫下,台灣人的身分證同之路,充滿坎坷。

第一屆奧運會在1896年舉行,當時,清帝國正處於亂世,等到1912年新中國建立,中國以中國之名,參加奧運始於10年後的1922年,台灣仍屬於日本殖民地,有幾位台灣運動菁英被日本選中,也是以日本選手參賽,無關中國,但是,從1949年,國民政府失去中國土地後,兩個中國的衝突,終於在奧運會上爆發,因為奧運規章明定:參賽單位應以國家方式代表,兩個中國互不相讓,成為國際奧會動盪因素。

1952年,紅色中國也報名參加芬蘭赫爾新基奧運會,兩個中國,夾路相逢,委員會同意兩個中國,用各自國號參賽,經過協調,籃球比賽只能以台灣隊出賽,避免混淆,因為紅色中國已經搶先報名,中華民國表達抗議,決定退出比賽,可見奧運會是另一個聯合國的戰爭場域,而山寨中國「台灣」,也因為國力此消彼長,一路被紅色中國打敗。

1954年,第49屆國際奧委會在雅典召開,會中同意「兩個中國」方案,分別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奧委會,和中華台北奧委會,兩個中國隊就產生了,因此,1956年奧運會上,台灣隊是以中國台灣隊,參加比賽,仍然以國旗和國歌進場,到了1959年,慕尼黑年會上,事情又有變化,中國提出抗議,認為台灣不能代表中國,於是,台灣的中國奧委會遭受除籍。

1960年,台灣再度用「中華民國奧委會」申請加入會員,經過羅馬年會審查後,只同意台灣以「台灣」或「福爾摩沙」隊名出賽,但是國民黨當局並沒有同意。

1963年,茵斯布魯克冬奧會上,兩個中國議題再度被討論,會中同意:1964年冬奧會,以及1968年東京奧運會,台灣隊的臂章可以出現ROC但是隊名是台灣隊。

到了1971年,中國入聯後,中華民國處境更糟糕,中國用各種方式杯葛台灣,1975年,中國重新申請入會,並在入會中設定排除台灣條款,甚至阻礙主辦國家不發簽證等等技術,阻擋台灣,台灣處境更加困難。

1978年,國際奧委會建議中華民國改為台灣,名符其實,但是國民黨政府不同意,決定要和紅色中國抗爭到底。

1979年,第81屆奧會執委會,在烏拉圭召開,會中通過中國奧會後面加北京,中華奧會後面加台北,隊旗,隊歌,另外研議。

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期間,為了解決台灣奧會和國際奧會的訴訟,雙方進行協商,最後做出四項決議,或稱實質條款,條款如下;第一,中華民國以中華台北奧委會入會,第二,由中華台北奧委會自製五環旗旗幟,第三,國際奧委會保障中華台北奧委會,可以參加各項賽事,第四,協助中華台北奧委會參加各項國際賽事,附帶條款;有關中華隊入場以T開頭,和中國C開頭隊伍分開,以避免誤會屬於中國。

1981年,這四項條款,在瑞士洛桑以書面簽屬協議,確定所謂「奧運模式」。

37年來,台灣人民對「中華台北」這個名稱,似乎沒有反對餘地,但是,2004年,新聞局曾經以這個問題進行民意調查,支持「中華台北」名稱有17%,但是,支持台灣名稱有43%。

洛桑協議並沒有規定不准更名,但是,就算公投正名獲多數支持,中華台北奧會把更名申請,送達國際奧委會,未來進入討論程序,仍須面對中國的杯葛,除非中國在國際奧會組織中失去影響力,否則,以台灣為名過關的可能性並不高。

但是,不管是台灣或中華台北,其實都不是代表國家,台灣留在奧運會,純屬「兩個中國」政治問題,這種情況和失去國家的運動選手,所謂「獨立奧運隊」或「聯合難民隊」本質上並不一樣。

這一次的東奧正名公投,等於是一次超大型民調,也讓台灣人民上了一課,台灣是一個非正常國家,無法登上國際殿堂,一但沒有國家的名號,就沒有國家隊的名號,道理其實很簡單,當然,台灣可以有另一個選擇,退出國際奧委會,使中華台北奧會被除名,到時候,所有選手就可以用難民隊伍參賽,不需受中國的鳥氣,問題是,台灣人有勇氣正視自己的難民真實處境嗎?東京奧運正名運動,所反映的正好是台灣人民願意不願意為建立正常國家努力的問題,在中國網軍和資金全面入侵之下,這次選舉結果,台灣主體意識全面潰敗,在中國強大壓力下,使台灣成為正常國家的路途,卻又如此遙遠,實在令人感嘆。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