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為了美國,川普連任是有其必要的理由〉(2)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為了美國,川普連任是有其必要的理由〉(2)

—一個具有尖銳、獨特眼光之學者的解釋—

2020-10-26 15:42
Emmanuel Todd是法國非常出名的學者,圖為他與2002年出版的《帝國之後》(Ápres l'empire)英文版一書。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Emmanuel Todd是法國非常出名的學者,圖為他與2002年出版的《帝國之後》(Ápres l'empire)英文版一書。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3)不討論經濟的菁英們

Todd認為:雖然高學歷的菁英認為「自由貿易是最重要的」,但其實他們真正關心的並不是「經濟」。因為他們本身儘管處在《自由貿易所形成的波濤洶湧之世界市場》當中,但是他們卻能夠在經濟上受到保護而不會有所不安。

另一方面,對於LGBT不寬容而有排外主義傾向的下階層人們,菁英們看不起他們。他們抱持著知識分子的優越感,盡是在討論著像LGBT與人種問題這些意識形態的問題,而對於「自由貿易正是擴大社會差距分裂社會的原因」的這個現實,他們並不想去認真看待。

儘管有對立、有紛爭,但是經濟的問題本來是可能妥協的合理領域。相對地,人種與性別(gender)是很難妥協,而且是很容易産生沒完沒了的對立。這是固執於人種與性別的菁英階層,幾乎可以説是陷入異常的病態狀態。

對於2016年川普當選後的美國,Todd説:他其實抱持著一個期待,那就是全美國的菁英們會不會因此反省自己,而去直視美國社會的現實。但是Todd說:完全沒有。

在川普當選以後,更加固執於自由貿易之理念的就是大學與媒體的菁英們,他們的固執甚至於超過經濟界的人士。他們講的自由貿易與其說是經濟政策,其實是一種空虛的信仰。對於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與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來說,當下之課題就是把川普這個麻煩擺脫掉,這是他們唯一的存在意義。他們並沒有什麼認真的政策,而這不外是他們知識空虛的一個顯現。

(4)「對黑人不公平的差別對待」是美國的原點

從社會層面來看,現在的美國是朝向安定的方向,而漸漸回到原本的出發點。但是伴隨著社會這樣的發展,對於黑人的差別對待的現象也正在復活著,這是不能忽視的。從道德倫理的層面來看,這當然是不好的,不過如果撇開這個道德層面不談,美國在事實上是曾經有過這樣的歷史,那就是:對於黑人的差別對待,曾經扮演著美國社會的某種安定因素。

美國的民主政治從一開始的時候,就是與「人種感情」結合在一起的「以人種主義為基礎的民主政治」。「黑人與原住民」的存在就使「非黑人與原住民的白人」之間的平等被加以實現。而在此所説的白人之範圍是漸漸擴大的。最早是北歐出身的移民被接受,後來,經過短暫的猶豫之後,義大利裔與猶太裔之非基督徒也被升格為白人,受到白人之待遇。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俄羅斯裔的移民也一樣。Racism(人種主義)使得「非黑人、非原住民的人們」=「白人」的社會統合變得容易。

當我們如此來看的時候,就會發現一個事實,那就是種族主義與其説是殘存於美國民主主義的不足之處,倒不如應該説是美國民主主義的基礎。Todd說:請各位不要誤解,這不是對黑人受到差別待遇加以肯定的言論,而只不過是他做為歷史學家對於現象的指出。

而如果我們要急著補充的話,那麼,民主主義本來是原始的,是排外的,雖然在後來,它漸漸地隱藏了可以成為普遍主義的可能性。即使是古代民主主義之始祖=古希臘的雅典裡,只有雙親都是雅典人的人才有資格成為市民,當時與外國人的婚姻是被禁止的。

但是川普本身是脫離於「黑人/白人」之兩項對立的美國傳統的。川普要在墨西哥的邊境築牆的對象並不是黑人,而是墨西哥人。即使説川普是「反自由貿易」,是「排外(重視邊境)」的,但不能說川普是種族主義者,特別無法説他是「反黑人」的。

拘泥於人種概念的,倒不如說是民主黨,民主黨這樣的做法是把黑人的選民封閉在某種幻想當中。

與黑人的經濟利益互相一致的是「貿易保護」,這與白人的中間階層其實是一樣的。但是在現實上,黑人的選民89%投給民主黨(這是2016年希拉蕊的得票率)。儘管大多數的黑人因為「自由貿易」與「墨西哥移民」而在就業上受到威脅,但為什麼大多數的黑人不是投給川普,而是違反自己的階級利益投給民主黨呢?(待續)


從社會層面來看,現在的美國是朝向安定的方向,而漸漸回到原本的出發點。但是伴隨著社會這樣的發展,對於黑人的差別對待的現象也正在復活著,這是不能忽視的。示意圖/Pixabay,BBC中文網,民報合成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