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不要再迷失於統一、獨立的錯誤觀念!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不要再迷失於統一、獨立的錯誤觀念!

 2016-12-18 14:42
台灣人民應該理解國際法,不要再迷失於「領域論」、「條約論」的爭議,必須以「國家論」為理論基礎,依據國際法宣布獨立建國!圖/網路資料,民報影像合成
台灣人民應該理解國際法,不要再迷失於「領域論」、「條約論」的爭議,必須以「國家論」為理論基礎,依據國際法宣布獨立建國!圖/網路資料,民報影像合成

以下從國際法觀點分析台灣的「統獨」問題,依據國際法基本觀念,希望能作為思考台灣問題時的基礎。

為何主張統一必須認定:兩岸關係是兩國關係,「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為何主張獨立必須認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國際法學上的「統一」與「獨立」

長期以來,台灣內部經常使用的「統獨」爭論,從國際法觀點來看,其實是矛盾的說法。

國際法如果要協商統一(統合)的問題,參與的主體必定是國家。例如:歐盟即是歐洲二十多個國家協議統一的過程,歐盟的成員法國、義大利等,都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國際法上主張統一的前提就是,各個成員國必須是獨立國家,如果不是獨立國家就不可能談論統一的問題。

反觀在台灣所謂的統一派,是否願意主張兩岸是國與國的關係?是否認為對岸的中國是一個國家,台灣或中華民國也是另一個不同的國家,如此情況下台灣和對岸將來要邁向統一,所以稱為主張統一派?其實大家都知道,在台灣所謂的統派,並沒有這樣的主張或認知,反而認定兩岸是「一個中國」,雙方處於內戰狀態,或是認為「漢賊不兩立」(如蔣介石時代),結果就是要消滅對方,或跟對方和談,或投降對方,完成中國內部的大一統。

另一方面,國際法如果論及獨立的問題,一定是一個國家內部有一部分要求分離獨立。但是在台灣所謂的獨立派,卻經常主張台灣已經不屬於中國,架構出不符合國際法學理的台灣已經「事實獨立」等奇怪的說法。如果台灣已經獨立,不是中國或任何一個國家的一部分,那麼還有什麼獨立的必要,需要獨立運動或獨立公投?至於「獨立」的部分則是,原本屬於A國領土某地區的住民,希望自A國分離獨立,因此依國際法的「國家論」追求主權獨立。例如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獨立運動,就是要從加拿大分離出去,但魁北克人不會說:我們根本不是加拿大的一部分,我們事實上已經獨立了。

由於全世界只有中國這個國家,主張台灣是其一部分(包括中國的前後兩政府: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因為目前的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所以才會需要追求主權獨立。唯有這樣的理論,才符合國際法上的「分離獨立」理論;至於由部分人士所架構出來的「事實獨立」、「法理獨立」等說法,並不符合國際法學理。

因此,在台灣內部所謂統獨的用語或觀念,都與國際社會脫節,都無法套用國際法的理論說明。

國際法上的國家論、領域論、條約論與台灣法地位問題

國際法最傳統、最重要的部分是從十七世紀發展的「國家論」、「領域論」、「條約論」。「國家論」探討有關成為國際法上國家的基本條件:必需具備建立國家的意志、人民、土地、主權。其他有關國家承認、政府承認等理論,也是屬於「國家論」探討的課題。

國際法上的「領域論」和「條約論」,則必須是主權國家才能成為參與論議的主體。因此,如果談論戰後的《舊金山和約》,日本放棄台灣領土之後台灣領土歸屬的問題,這些都是「領域論」的問題,只有國家才有資格領有;而不是國家的台灣人,或是稱為台灣島的地方,是無法主張擁有這塊領土的。

屬於「條約論」的《舊金山合約》,是由當時的日本向四十多個國家承諾,不再主張台灣是日本領土。傳統獨派也依此提出,台灣主權屬於台灣人的主張說法。然而一群台灣人不是國家,不可能擁有領域主權,所以這是錯誤的說法。

條約論、領域論等國際法理論,都是在處理國家和國家之間的事務或爭議。因此,如果以條約論、領域論探討台灣問題,那麼台灣地位就會成為由國際社會、國家之間決定的對象,台灣人民將會處於被動狀態,無法成為有主導性的主體。唯有「國家論」才能使台灣人民成為主體,有主導權可以處理獨立建國的問題。今天屬於中國領土的福建省住民,如果希望自中國獨立,也可以依「國家論」追求獨立;何況是長期不被對岸中國統治的台灣。這就是國際法理論所重視的人民自決權。

所以,台灣人民應該理解國際法,不要再迷失於「領域論」、「條約論」的爭議,必須以「國家論」為理論基礎,依據國際法宣布獨立建國!

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