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拆牆者 」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拆牆者 」

《我的人生交響曲-陳永興七十自述》序文

 2020-08-08 09:30
作者回憶:在1971進高醫不久,就在輔導高雄兒童肢障者的「基督教兒童之家」認識永興兄,也機緣先後認識了許多現在社會耳熟能詳的社會人物,從文人陳少廷(站立者)、郭楓、陳冷(女士)、黃春明、李筱峰(左1)等人士。圖/李筱峰提供
作者回憶:在1971進高醫不久,就在輔導高雄兒童肢障者的「基督教兒童之家」認識永興兄,也機緣先後認識了許多現在社會耳熟能詳的社會人物,從文人陳少廷(站立者)、郭楓、陳冷(女士)、黃春明、李筱峰(左1)等人士。圖/李筱峰提供

「拆牆者 」,這是流亡在美的中國海外文人余杰評價他友人劉曉波的用詞:破除舊有的國家政治、文化、思想藩籬而改善社會風氣的人物,就是「拆牆者」!儘管,在拆牆後,無以立即造成具體落實的社會影響,但在長遠的政治社會風潮、歷史紀錄上,走過的必留下痕跡,必然幫了後來者除去自由民主心靈大路障,而為未來的可能留下一筆不可磨滅的影響與紀錄。

在我心目中島國台灣的拆牆者,有1964彭明敏教授(謝聰敏、魏廷朝先生)等人及其發表的「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1987陳永興醫師(鄭南榕、李勝雄先生)等人的「228公義和平運動」。

這都是深愛關心這土地與人民的未來、而誠實自然發抒的公義呼籲!在威權時期有此行動,這是需要極大的勇氣與智慧的;(聖經詩篇)

「慈愛與誠實相遇,公義與平安相親;誠實從地而生,公義從天而降。」

作者七十人生交響曲樂章奏動的音響,猶如上蒼的奇異恩典賜與他社會參與的節拍,長短調音符的點線面,都在在考驗他對島國的涵養熱情與奉獻度;這些章節屢屢有(主題的)心靈創意性、衝擊性與震撼力。

我在1971進高醫不久,就在輔導高雄兒童肢障者的「基督教兒童之家」認識永興兄。之後近五十年,我一直與他長年相處,無論在學、出了社會就業,常一道跟著拜訪學者、街頭的民主運動與戰將(那時尤其印象最深刻的是已過世的莊文樺先生),也機緣先後認識了許多現在社會耳熟能詳的社會人物,從文人陳少廷、郭楓、陳冷(女士)、黃春明、李筱峰等人士,以及那時已在政壇上活躍的康寧祥、張俊雄、謝長廷等諸先生,還有幾面之緣的諸多現在檯面民主人士。台灣社會的民主脈動從那時起就這樣成為我生活關心的一部份,迄今依然。讓我從慘綠少年時期,就經歷種種熱情澎湃的街頭演講盛況,真讓我大開眼界而養成了對醫業以外公共事務的熱切關心。這些衝擊儘管間接,但也幾度觸發我心蠢蠢欲動的念頭,曾想步入政壇、參一腳選舉運動。後來自認不宜而縮了腿。之後,作者以台美基金會頒給他的獎金、結合一群高醫校友成立「台杏基金會」,以支助年輕社運人士、學者短期赴美進修;這在當時屬創舉,也幫社會人士開拓了更寬廣的視野。至今,我們一群朋友仍然居中參與,為所當為。


台杏文教基金會2016年8月20日邀集國內公民運動「帶動者」與學界重量級等人士一連兩天在高雄蓮潭會館與進行夏令營。圖/陳俊廷

從學生時代起,與作者有關的,都會被烙上政治性標記:從校園刊物、七年級實習醫生、畢業當醫官、役畢到謀職,都是如此。役畢謀職時,他本被錄取為教學醫院住院醫師了,沒幾天卻被當年學校與醫院安全單位打回票。貴為大學醫院的高層只好轉知他,說他是個院長人才、不適合委屈住院醫師做起。

說政治,「政治,是甚麼都是、也甚麼都不是」、「和政治保持距離本身也是政治的」。當初作者不畏政治的威迫而奮身投入,如今政治卻又與他若即若離,但也彼此不怕冒犯、縱然已是難以理解的失儀!

行腳式序文難以詳述,在此謹就切身所及、體會得的二犖犖大者在此略述、為此人生交響曲序文做一旁註:228和平運動與高醫的轉型正義運動。

228摧毀了台灣人民日治以來最強的一心靈支柱:關心參與社會的精神。

228公義和平運動打開了台灣社會參與政治社會各層面運動的心靈桎梏,儘管社會有不少人刻意忽略此重要的歷史「拆牆」。

2016高醫的轉型正義運動,是在海內外校友傾力合作下翻轉而確立了高醫60年正史的荒謬政商紀錄,儘管此一切「拆牆」之後有待法律與現實層面的落實。而因政商關係的方興未艾,依「逢場作戲」攀附的政治社會教育界人物,似漸漂白而坐大,這是台灣社會亟待匡正的教育、社會、經濟、政治的歪風問題;雖屬次焉國家議題,卻也非同小可、不應坐視。杜聰明博士曾引用他小學校長的惕勵名言給醫學生:要為醫者、先為人也!

這世界,的確「少狂士、多平凡小民」。

對可議的公共議題,作者確是狂士,其堅持會讓圈內相關人士扼腕而割袍斷義,而「知之者會謂之心憂;不知者會謂之何求」。至少,作者從來不對特定人物做議題以外的負面是非評斷。

在生命意義的心靈追求層次上,他從不隨波逐流、而是逆勢而上。社會的通識了解,政治是妥協的藝術—「拚卻名聲而顧大局」;在政治認知裏,他卻會持續攻堅奮進而不憂懼、不退讓:「知識分子的風格,不在迎合當政者而配合其文宣,而是提醒挑戰其(當政者)未盡之社會責任與義務!」

1975年,永興兄在高醫畢業典禮前後,贈書《醫學與生活》,書頁題了:「不堪回首、七年一夢;壯士去兮、熱情依舊」。45年後的今天,對於一路所作所為,他依然如此:「此心不沉」,「無悔之旅」、「堅持到底」

唯一追求的一生理想:讓台灣成為一理想的國家!

我衷心摘錄約翰.伯格《留住一切親愛的》書內一首詩(的部分),以回響這文集、也獻給讀者。這是啟人憂思的人性呼籲,也是我們這時代亟需的: 

…………

如果我是門,我將為良善開啟、將邪惡緊閉;
如果我是窗,一扇敞開無簾的窗,我願把城市帶進屋裡;
如果我是文字,我要召喚美麗公義真理;
如果我是話語,我將輕柔訴說我的愛……

(作者註:「城市」應是指「文明」)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