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醫病平台】我的身體,我決定?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醫病平台】我的身體,我決定?

文/姚佳宜(醫學生)

2016-09-09 11:35
病人當然對自己的身體,有最高的自主權。但對於醫療人員來說,也必須盡最大的可能保護病人、為病人做最好的打算。圖/取材自 pixabay(CC0)
病人當然對自己的身體,有最高的自主權。但對於醫療人員來說,也必須盡最大的可能保護病人、為病人做最好的打算。圖/取材自 pixabay(CC0)

【編者按】這兩個月來陸續收到兩位剛踏入臨床實習的醫學系五年級學生來稿,內容令人感動。然而最棘手的問題卻是到底醫學生的稿子應該放在我們星期二「醫界」,還是星期五「病人、家屬、社會人士」的分類。再三詳讀這兩位醫學生以赤子之心所寫出的文章,才發覺醫學生是介於「非醫界」與「醫界」的過渡時期,可能是建構醫病溝通平台的關鍵。因此我們決定在這星期二先登陳知澈同學述說剛踏入臨床殿堂,期待從病人身上學到更多臨床醫學以及遭遇到挫折的諸多複雜體驗,週五這篇則是姚佳宜同學深入探討她與同學們試圖以病人的立場,考量醫生應該如何幫忙病人。

這兩篇文章相得益彰,更讓我們體會到台灣應該鼓勵病人與家屬接受醫學生參與照護,將來才有好醫生可以照顧我們的下一代。 美國醫學教育的先驅者威廉奧斯勒教授曾說:「學醫就像學習航海,如果只看地圖而沒有出海,是永遠學不會的。」我們期盼有一天,台灣每一個病人都願意接受醫學生參與他們的照護,而促使醫學生在習醫的過程,一方面因為知識與技術的成長而更有自信,而同時又能夠因為學會與病人溝通,而能保留對別人痛苦的敏感度,這樣才能培養出台灣社會真正需要的良醫。

我的身體,我決定?

我在整形外科跟陳醫師的門診時,曾經遇過一位病人,讓我印象很深。她是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女性,求診的目的很特別,是希望陳醫師替她切除健康的乳房。原來,她年輕時做過矽膠隆乳手術,中年後身材變得較為豐腴,已有了縮胸的念頭。不料最近發現左側乳房罹患乳癌,一般外科的醫師建議進行左乳全切除,她很擔心手術後兩側乳房大小不對稱,因此希望將右側乳房也切除,如此一來,兩邊都剩下矽膠植入物,既美觀,又達到了縮胸的目標,還可以避免未來右側乳房也罹患癌症的風險。

我聽了,不禁佩服起這位小姐的聰明,能提出這麼一舉數得的計畫。正要附和,沒想到陳醫師可不這麼認為,直呼沒這麼容易,現在病人右乳還是健康的,要切除身體上正常的組織是大事,他只願意在保留右乳的前提下,和病人討論可接受的方案。經過一番溝通,病人最後決定保留右乳,取出兩側矽膠植入物,至於左乳切除後不對稱的部分,陳醫師會再植入與右乳相襯的鹽水袋。

病人滿意地離開了,留下我滿腹疑惑。就算右乳是健康組織,但畢竟是病人自己的身體,她當然可以要求切除吧?而且她的理由在我聽來也十分合理,陳醫師為什麼不同意?

於是我找了一起在外科實習的朋友們討論。陳同學認為,比如一般的整形手術,並不是為了醫療的目的,而只是出於主觀上對美感的要求就會進行,以這個標準來評估這個個案,主因也是為了追求美觀、對稱,那麼視同整形手術來進行似乎也未嘗不可。

劉同學則從功能的觀點切入,認為這位小姐已經四十多歲,沒有哺乳需求,她的乳房已經沒有實際功能,那麼為了美觀將右乳切除,並不會造成什麼傷害。

謝同學卻不這麼想。畢竟,醫療人員有衛教的責任。病人對自己的身體狀況可以有各式各樣的構想,但是判斷這個構想是否合理、可行,以及病人的想像是否與實情有落差,就是我們的任務了。她也提出「急迫性」與「可逆性」來作為我們做決定時的參考指標。該小姐面臨的情況並不急迫,是否需要採取手術這樣不可逆的方式來解決?她提出的理由雖然合理,然而乳房切除之後是不能後悔的,何不先讓她保留右乳,先以鹽水袋填充左乳的方式,嘗試滿足她的需求,真的不能接受再來切除也不遲?

我們也拿這個問題請教了其他醫師。婦產科的蔡醫師贊同謝同學,「可逆性」確實是這個個案中的要點,我們會猶豫幫她動手術,主要就是怕她會後悔。乳房未必沒有哺乳以外的功能,以四十多歲的女性而言,乳房應該在性生活中有一定的角色,義乳與天生的乳房在觸感上也有不同,且這次門診,病人的先生並沒有一起前來,在無法確知病人是否已經與先生有共識的狀況下,冒然決定進行手術,恐怕會影響她的婚姻生活。

至於擔心右乳也得到乳癌的部分,目前的文獻顯示,已知單側罹患乳癌的病人,大約每一千人之中,每年只會有四到八人對側也發生癌症,為了這麼小的風險去接受手術,是否值得?不過,若病人經過基因檢測,確有高風險的基因突變,預防性切除或許就是合理的選擇。

最後,我們還是回去問了整形外科的陳醫師。陳醫師說,「可逆」確實是整形外科的重點,比如任何填充物植入體內之前,都要有把握需要時可以拿出來。就連割雙眼皮,也不乏術後後悔的病人,何況是像切除乳房這樣重大的手術?在陳醫師的臨床經歷中,確實也有過切除健康乳房的案例,但這些病人的動機主要是為了改變性別,且在術前需要接受兩位精神專科醫師評估和種種手續,才能進行,單次的門診並不適合做出如此重大的決定。

反省起來,我在門診確實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病人當然對自己的身體,有最高的自主權。但對於醫療人員來說,也必須盡最大的可能保護病人、為病人做最好的打算。對這位小姐而言,切除乳房,真的是滿足她需求的最佳方法嗎?除了婚姻生活,其他像是切除右乳造成的疤痕,將遠大於取出或植入義乳所需,也是病人所沒有考量到的。

為病人避免不必要、不可逆的手術,當真要進行時,能根據過去的經驗,提出病人可能忽略的地方,好讓病人對手術的想像更貼近實情,不僅是我們無可旁貸的責任,更是我們能真正和病人一起實現期望的方法吧。

延伸閱讀
【醫病平台】賴其萬:重建彼此的尊重與信任
【醫病平台】曾道雄:基隆港都的老醫生
【醫病平台】侯文詠:告白與同意
【醫病平台】嚴長壽:請握著病人的手
【醫病平台】黃富源:請不要「罵跑」年輕醫師
【醫病平台】陳景松:病、醫皆情緒?同理的溝通是良善醫病關係的關鍵
【醫病平台】黃瑽寧:繞著地球跑 還是台灣最好 
【醫病平台】蔣理容:輕重緩急?自己的病最重、最急!
【醫病平台】陳永興:當醫師面對親人的死亡
【醫病平台】施惠琪:如何與醫療人員合作讓家人得到最好的醫療照顧
【醫病平台】胡涵婷:台灣的智決醫療在哪?基層照顧醫師的重要性
【醫病平台】野人:醫師變成病人時
【醫病平台】章魚醫師:在醫療前,大家都是 VIP
【醫病平台】郭文好:醫病配合之我思 
【醫病平台】周照芳、陳榮基:以全責護理提升醫療照護品質促進醫病和諧
【醫病平台】戴正德:醫病彼此間的同理心 
【醫病平台】王金龍:有快樂的醫生才有快樂的病人 
【醫病平台】劉惠敏:態度 決定關係的第一步 
【醫病平台】廖博文:同理心,由誰開始呢? 
【醫病平台】Chua:「先生緣」 是病人對醫師的信任 
【醫病平台】蔡淳娟:年輕醫師,請別躊躇 
【醫病平台】吳清英:家屬的心痛 治療能否為病人減輕苦痛? 
【醫病平台】張志偉:醫病一家人  
【醫病平台】黃春明:人文素養沒落、商品化社會的醫病關係 
【醫病平台】陳榮基:如果他是我的親人,我會做什麼樣的選擇?
【醫病平台】曾道雄:赤道那邊來的天使
【醫病平台】劉家正:為什麼會這樣?──醫病溝通如何再精進 
【醫病平台】夏祖麗:讓我們一起努力走過這條路 
【醫病平台】實習醫師日記:學習病人兩字間最核心的「人」  


【醫病平台】
由老、中、青醫師及非醫界朋友發起的「醫病平台」,期待藉此促進醫病相互理解,降低醫病認知差距,減少誤解及糾紛,找回醫病之間尊重與信任的美好。期改善醫師診療行為、民眾就醫態度,進而帶動改善醫療政策、環境及品質。歡迎各界踴躍投稿、討論齊進步。

如蒙賜稿,請寄:DrPtPlatform@gmail.com,文章字數 1500-2000。

因篇幅有限,本報保留刪節權,一經採用,刊出後奉上薄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如欲以筆名發表,煩請註明筆名與真實姓名)、簡單的自我介紹、身分證字號、通訊及完整戶籍地址(包括里或村、鄰)、聯絡電話和電子信箱,以及銀行(註明分行)或郵局帳號,若要捐出稿費也請附上受款單位及帳號,也可直接贈與「醫病平台」。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本報純粹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