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告別李光耀的亞洲夢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告別李光耀的亞洲夢

2015-03-25 10:18
新加坡在李光耀的領導下,建立許多光鮮亮麗的國家形象。(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新加坡在李光耀的領導下,建立許多光鮮亮麗的國家形象。(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新加坡建國以來,最顯明的代表人物李光耀先生於日前過世,他的傳奇一生佔據這幾天全球的新聞版面,哀悼之餘,總免不了評論其傳奇的內涵中,有多少是與其他價值標準不同,甚至是有所違背。

新加坡這個城市國家,在李光耀的領導下,建立許多光鮮亮麗的國家形象,例如表面印象的年輕、便利、廉潔、安全、守秩序。但是提到民主、自由、人權等價值時,新加坡似乎就成了被責難的標的。在美國「自由之家」 (Freedom House)的評比中,新加坡都是「部分自由」或是「不自由」(not free)。「人民行動黨」長年執政,形成一黨獨大的威權體制,加上其嚴刑峻法,幾起針對外國人的鞭刑爭議,讓世人見識到新加坡現代化外表下,堅持自己行為準則的固執。

上述這些批評正是李光耀這一生都在對抗的西方價值,他認定亞洲人應該有自己一套與西方有別的價值系統。他批評西方民主制度僅是西方歷史的產物,未必具有普世性,他相信民主制度之建立必須配合各國的文化背景,故可能出現不同的民主模式;民主制度之建立必須考慮各國現實的政經條件,故可能出現不同的策略與發展途徑;民主與人權的目的在於建立好政府,並為國家帶來繁榮與秩序。

西方以個人主義為基礎的自由主義傳統跟亞洲人的文化傳統極為不同,當然不能照單全收。

所以李光耀主張亞洲價值是好政府比民主人權更重要,好政府就得以經濟發展為最優先,人民真正要的是房子、醫療、工作、學校,而不是可以隨心所欲寫社論。

李光耀認為亞洲社會的領袖必須高高在上,讓人民仰望著他們,將生活寄託在他們身上,且必須讓人民對他們既尊敬又畏懼。而且他堅信,如果他能無限期統治新加坡,凡事不必徵詢被統治者的意願,他一定能更有效率地造福人民。

李光耀的亞洲價值有明顯的中國文化成分,表面上是以儒家精神作為為基礎,但是治理手段卻是極端法家本色,例如以高壓手段壓制政敵或是反對勢力。雖然他不崇拜中國或中國文化,但是他認為可以利用中國的儒家思想和法家治理來鞏固其領導地位。

在強力推行其亞洲價值時,李光耀也同時是個最務實的人。他的統治風格,就像新加坡的代表象徵魚尾獅,因為獅為百獸之王,象徵著政治上言出必行的強悍手段;魚為靈巧之物,象徵著行動中適時而變的務實作風。因此,魚尾獅也可以視作強悍與務實的結合體。

所以,李光耀雖然排斥西方的制度和價值,但是卻完全崇尚西方的知識和現代化,於是推行英文來達到經濟發展的目的。因為經濟發展是李光耀統治正當性的最大依靠,因此李光耀和人民行動黨以經濟成長正當化政權,造成人民的愛國心與政府是否帶給我生活福利緊密結合,形成一種利益的交換、你給我安定富裕、我給你政權。而且李光耀非常成功地讓新加坡人認為背棄執政黨和政府就是背棄國家。

另外,2010年李顯龍強力主導新加坡開設兩家賭場,表面上對李光耀的背叛,因為李光耀曾誓死反對(over my dead body)新加坡設立賭場。但事實上這是李氏父子務實求生的最佳寫照,不是推翻李光耀的道德倫理,因為道德倫理不如生存發展重要。

亞洲價值可能將隨李光耀而去,因為李顯龍所處的局面與李光耀的時代不同了,李光耀的亞洲價值需要再進化才能應付未來的世局。李光耀代表的「爸爸最懂」(father knows best),夾雜父權與威權的價值體系,也將宣告結束。傳奇人物走完人生旅程,留下傳承的多,還是終結的多,這大概也是李光耀帶給世人的啟示。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