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加香港也難改變大陸的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加香港也難改變大陸的事」?

2014-10-07 08:57
西方大國的一統,是以民主法治的精神,所凝聚團結起來的大國。林肯不惜內戰也不願美國分裂,但內戰一旦結束,美國社會立刻恢復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常態。(網路資料)
西方大國的一統,是以民主法治的精神,所凝聚團結起來的大國。林肯不惜內戰也不願美國分裂,但內戰一旦結束,美國社會立刻恢復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常態。(網路資料)

近日某大媒體就香港民眾爭取特首普選的「佔中運動」發表社論,題為「台灣加香港也難改變大陸的事」。

由於其中一些論點似是而非,難免誤導讀者,忍不住為之一駁。

首先,莫說「台灣加香港也難改變大陸的事」,就算加上美國、英國、法國、德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甚至加上全世界所有民主國家,又可能改變得了大陸的事嗎?

換句話說,很顯然,台灣加香港改變不了大陸的事,根本原因不是別的,而是中國人的冥頑不化!

回想十九世紀,中國和日本同樣遭遇西洋先進文明叩關這一史無前例的巨變,但兩者的反應卻截然不同。

日本在美國佩里將軍率艦迫開門戶後,也被迫和西方列強簽定了一連串不平等條約。但目光遠大劍及履及的日本知識階層(武士階層),立刻認識到自己和西方先進文明的巨大落差,於是以福澤瑜吉為首的日本知識階層(武士階層),很快就得出「脫亞入歐」這一共識,從而引領出劃時代的明治維新。相對地,不過十來年光景,同樣識時務的西方列強,也很快就陸續撤銷和日本的不平等條約,改訂新約。

反觀中國,鴉片戰爭後,由於冥頑不化的緣故,又繼續惹來一連串羞辱,簽定一次比一次惡劣的不平等條約。但即使如此,冥頑不化的中國知識份子(士大夫階層)寧可死硬也不肯正視事實。甚至到1900年 - 也就是鴉片戰爭後52年,日本明治維新後32年,還繼續照樣冥頑不化,終至爆發由「當今聖上」、「老佛爺」慈禧太后鼓動,向全世界宣戰的義和團事件,引來八國聯軍攻北京!

換句話說,這種擇惡固執超級冥頑不化的死硬精神,可是其來有自,源遠流長,哪是現在才有的呢?

事實上,這種從秦始皇大一統以後歷代累積逐年加深加厚的超級冥頑不化(也就是柏楊所稱的醬缸),才是真正的中國特色。港台兩地若能少受污染,即屬萬幸,遑論「改變大陸的事」?

分權不是分裂;一統不是大一統

再就該社論所舉的頭一項理由,是因為,中國人「認定大一統是強國之道,是中國穩定發展的前提。習近平日前說『統則強,分必亂』是歷史規律。分裂,對多民族的中國是災難,不只製造內耗,還阻滯現代化進程,削弱國力,重蹈20世紀外邦侵凌的苦難。」

事實上,多民族國家遠不只中國,為什麼這些國家像美國、俄國、加拿大、巴西、乃至法國、英國等等,民主分權不但不是災難,更沒有阻礙他們的現代化進程?

原來,大一統不大一統不是問題,問題是,以什麼方式大一統?

林肯不惜內戰也不願美國分裂,但是,內戰一旦結束,美國社會立刻恢復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常態,不管南方人或北方人,都得以安居樂業。即使曾經參戰的南軍,也沒有被勝利的北軍當權派黨同伐異,秋後算帳。甚至連西點畢業的南軍統帥李將軍,也沒有被冠以「叛徒」、「美奸」之名,碎屍萬段,抄家滅族,反而是讓其靜養天年以終。

其他像英國、美國、德國、加拿大、巴西、澳大利亞、甚至俄國,印度,哪一個不是以名實相符的聯邦制度,凝聚維繫一個龐大的多民族國家?哪一個像我們這樣,當權者一方面以秦始皇的方式高壓暴力洗腦獨霸,一方面卻宣稱13億人民都認定大一統?熱愛大一統?

由於中國式的大一統是秦始皇式的大一統,是暴力高壓焚書坑儒式的大一統,是唯我獨尊的大一統,是權力絕對獨攬獨霸的大一統,是當權者即上帝的大一統。試想,這種大一統的結果,有可能產生好的結果嗎?

再說,西方大國的一統,和中國秦始皇式的大一統,在內涵定義和本質上也有所不同。

西方大國的一統,是在一定範圍內,根據一定的歷史淵源,奠基於命運共同體的利害,以民主法治的精神,所凝聚團結起來的大國。出了這個範圍,不但無能為力,而且也會危及自身的安全利益。因此,西方大國對周邊小國,雖儘管能夠易如反掌地欺侮或兼併,但他們卻不會這麼做,反而是給予尊重。

反觀中國所謂的大一統,那可是無限上綱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大一統!也因此,在自身發生動亂或對外撞到鐵板以前,中國對外的野心是無止境的。周邊小國,不但得不到西方小國所受到的尊重與包容,甚至整日提心吊膽,隨時擔心被欺侮,被吞噬。

Live and Let Live

至於所說「統則強,分必亂」,也是經不起分析的詭辯。

事實上,雖然民主從不是黃河流域文明的內涵,但是,在秦始皇沒有統一的先秦時代,即使各國之間時有摩擦衝突甚至戰爭;但總的來說,多數國家在本身境內,還維持有一定程度的合理化。有些國家,譬如齊國,鄭國,魯國,一般人還享有相當程度的自由和尊嚴;至於倫理規範,更不在話下。

壞就壞在,位在當時西方的秦王國,以其最兇殘野蠻的暴力傳統,不斷向文明的東方各國侵略併吞,最後終於一統天下,給爾後所謂的中國定了型。而這個型,正是典型的秦王國式的兇暴殘虐和唯我獨尊!

事實上,如果按照秦始皇的大一統邏輯 – 強大的國家吞滅兼併弱小鄰國乃天經地義之事,那麼,歐洲現在還會有這麼多富裕安康先進繁榮安和樂利的小國存在嗎?

西方在基督教寬容包容的教義精神下所衍生出的一句俗語"Live and Let Live"(自己活,也讓別人活),乃是近代西方民主精神層面的要素之一。但這豈是我們飽受秦始皇式大一統觀念麻痺中毒的同胞所能理解與接受?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