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二二八研究學者許雪姬:我被聯合報設計了!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二二八研究學者許雪姬:我被聯合報設計了!

 2016-03-14 17:02
研究228事件二、三十年的中研院台史所研究員許雪姬。圖為日前許雪姬出席高雄二二八相關活動時照片。(本報資料照片,記者陳俊廷攝)
研究228事件二、三十年的中研院台史所研究員許雪姬。圖為日前許雪姬出席高雄二二八相關活動時照片。(本報資料照片,記者陳俊廷攝)

聯合報日前刊出一篇文章,文中訪問研究二二八數十年的中研院台史所研究員許雪姬,但將這篇專訪文章標題訂為《學者:白色恐怖史料貿然開放 只會撕裂台灣》,許雪姬昨天回覆部落客醫師楊斯棓質疑的回信中澄清,她沒說過這樣的話,已向《聯合報》記者陳宛茜抗議。

陳宛茜傍晚回應,「不想再討論這件事情了」,強調自己從未移花接木。她也對網友在未經當事人同意及查證的情形下,把私人往來信件內容貼上網路表達抗議。

她說,採訪當下她還不能理解為何白色恐怖史料不應貿然開放,「但經這個事件後,我現在可以感受為何不應貿然全面開放」,這些檔案許多層面都涉及隱私,以及當事人家屬的感受,不應被莫名其妙放上網路公審。她理解並支持這樣的說法。

針對楊斯棓發信質疑,許雪姬在回覆時表示,「引起爭執的那些話並非出自我口,標題的話也不是我説的,我不想辯白,因為大家對我展開獵巫、凌遲時,我説什麼都沒有用」。

許雪姬說,「尤其報社故意和龍應台的發言放在一起,我跳到淡水河也洗不清。只能説被設計了。我的錯誤在於太相信台大歷史系畢業號稱是吳密察學生,前二二八基金會董事長陳錦煌親戚的陳宛茜記者,我原來想稍做說明,結果變成如此,令人遺憾」。

她也提到,「228資料2009年2月26日即已公佈,迄今為止有那一個人要看檔案;2015年6月、2016年2月出版二本資料集又有誰重視?只因胡顧問(胡建平)在電視上胡說,就可以指責我嗎?」,「這就是對一個長年為228做長工的研究者所應得的嗎」?

《聯合報》在3月12日刊登專訪許雪姬文章,文中提及許雪姬因曾向網拍公司「再生.com 」胡姓負責人購買史料,捲入風波,文中稱「她接受本報專訪、還原當時狀況,也認為,台灣社會現階段仍瀰漫對立、仇恨的氛圍,貿然開放史料只會加深對立與撕裂」。

文中引述許雪姬說明與胡建平針對史料的來往經過。結果引發軒然大波,胡建平與許多網友對許雪姬的說法不能諒解。

部落客醫師楊斯棓昨晚發信向許雪姬表達立場並提出質疑,「許多人因為您的一番話就將您說成是KMT御用學者、統派。我不這麼認為,我肯定與感謝您在台史上的研究與付出。他對許說 「台灣現階段仍瀰漫對立、仇恨的社會氛圍,貿然開放史料並不適宜」也提出四點看法表示不認同;而許雪姬在當晚即回覆楊斯棓,澄清自己並沒說過那些話。

楊斯棓在昨天深夜將他發信與許雪姬回覆貼上臉書,並被轉發到PTT八卦板,不少網友為許雪姬教授幫高調,「我們都被聯合重工陰了」、「製造業」、「標題殺人」、「統媒不意外」,並把矛頭指向撰文記者,表示相信許不會講那樣的話。

許雪姬長年研究二二八,也獲得學界和受難者家屬肯定。二二八受難者家屬潘信行在今年追悼會中曾提到,「行政院研究小組有五位歷史學家,其中許雪姬教授在報告完成後幾年,在偶然中得到一份資料,這份資料是當地一個警察局的長官,將這份資料拿回去放家中,放到他死去,他的子孫將這份資料要把它毀掉,許教授得到這個消息,趕快用錢跟他的子孫買回來」。

潘信行當時表示,許雪姬得到這份資料之後非常感慨,曾經告訴記者,「那時在行政院做研究時,手頭所掌握的資料,不到她現在手中拿到的資料的六分之一」,「這就是證據,不完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