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馬先生的複製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馬先生的複製人?

2014-01-28 09:20

教育部所屬國家教育研究院,日前舉辦所謂「高中課程綱要微調」公聽會,既云「微調」當僅是微幅調整,不是割肺換心大手術。不過時下教育領域問題不少,如十二年國教如何不生流弊,如不適任教師如何淘汰,均未見教育部積極面對,反勞師動眾為教科書「整容」,未免予人以若非極峯交辦,也是迎合上意之感,想微調掉馬先生看不順眼語句,以規範學生思想。

微調後新版課本能否為學生建立符合上意的政治正確,或只能讓課綱委員眾夫子精神勝利一番却反成學生笑柄,只有靜待事實演變。但媒體所報導兩位委員的兩套論調,倒值得認真檢視一下。因為兩說都是馬先生不時掛在嘴上,用以曉諭國人或企圖堵住國人之嘴的說法。

兩套理論,一是本次課綱微調召集人王曉波所主張,課綱修改後必須表明的「我國主權範圍仍及於全中國,惟治權不及於大陸地區」。其二是另一課綱委員謝大寧教授所主張,必須標明「中華民國是播遷來台,否則即意味一九四九年後中國只有中共,中華民國則只有在台灣,乃不符國家憲法。」

兩位教授高見,說得含蓄一些都是很有趣,當年若被幽默諷刺作家包可華得知,恐會如獲至寶收為寫作素材。

王教授的主權治權說,可比擬為有人居住簡樸農舍多年,仍遙指早已易主遠方別墅,逢人即說「這是我的」。別人若聽不下去,很可能回他一句「那你為什麼不搬去住?」或「那你為什麼不爭回來?」。

他的論調若出現在教科書裡,也可能有天真學生問一句,中華民國的治權為什麼不也行使於大陸地區?

一個國家的治權不能及於部分國土,只有在領土被外敵或國內非法集團佔據時才出現。如二次大戰時日本佔領中國沿海省份,或共產黨佔據陝北一帶,重慶中央政府立場當然是現雖不能行使部分國土治權,但中華民國主權自仍及於全中國。

但這一宣示的涵意是不放棄也一定要恢復失陷地區治權,否則空喊主權及於全中國即無積極意義,或竟真可用李敖先生諷刺老蔣總統那個字眼來形容,是在「意淫」中國。

「我國主權範圍仍及於全中國」,若依常理解讀,則不僅是在宣示中華民國政府有法理權利恢復大陸地區的治權,也意味會採取措施達成恢復治權。換言之,就是中華民國的治權會努力推展到對岸中國。若硬不承認有這種積極意義,主權及於全中國就是死要面子和唬弄人民的廢話。

但若依王教授之意,把那兩段話納入新版教科書,就可能面對一個隨時會有人提出,而又極難回答的質問,「然則政府準備在何時,以何種方式恢復在大陸的治權?」

若被問到支支吾吾無言以對,恐怕是不甚雅觀。

謝教授的論調,發揮出一個他大概沒想到的功效。是即凸顯出台灣這部憲法已和現實脫節,最好是少提少引述,以免說者和聽者都尷尬。

謝教授主張課綱說明中要顯示出中華民國是播遷來台,否則會被認為中國只有中共,中華民國只有在台灣,是乃不符合憲法。

但事實是自一九四九年而後,確是中國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只有在台灣。而且在可預見的將來,這一局面大概也不會改變。

如果憲法已經和現實脫節,是憲法該遷就已存在六十年以上的現實,抑是人民必須跟隨憲法說明顯不是事實的話?

假定英國也有一部和現實脫節而又去不得也碰不得的憲法,明定美國和印度都是大英帝國領土,請問英國人談到這兩國時該怎麼說才好?

昔日西方人若家有精神失常姑媽,會把她軟禁在樓上照料孝養,但不會放她披頭散髮下樓來見客讓家人難堪。目前台灣這部憲法既然基於種種原因,一時也去不得,是否大家最好都避免提及以免場面難看?

若是一定要堅持憲法規定主權範圍,人民也必須至少口頭上認同,大家都稱讚國王新衣服漂亮,惟一解套的希望就是遵照憲法規定,把中國大陸治權也收回來,眾教授也即不必再為課綱用語費神,豈不一勞永逸?

且看經過悉心微調的各種教科書,能否發揮預期效果,讓眾多學生都脫胎換骨建立政治正確,個個都成為馬先生的複製人。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