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林衡哲八十回憶集》自序(二)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林衡哲八十回憶集》自序(二)

2019-11-30 12:20
作者表示,吳濁流《無花果》啓蒙他的台灣意識,而葉石濤《台灣文學史綱》啓蒙他對台灣文學的認識。圖/取自吳濁流數位主題館網站
作者表示,吳濁流《無花果》啓蒙他的台灣意識,而葉石濤《台灣文學史綱》啓蒙他對台灣文學的認識。圖/取自吳濁流數位主題館網站

建立《台灣傳記文學的新傳統》,希望有理想主義者的接班人出現

1998年我落葉歸根,返台服務,與陳秀麗和陳倫美等人,以及吳澧培、李華林、張恆豪、陳永興等股東同仁合力協助下,成立《望春風出版社》,並在1999年創刊《望春風文庫》,首先推出《蕭泰然的音樂世界》、《福爾摩沙的呼喚》、《高俊明牧師回憶錄》、《我所看到的上一代》(謝里法著)、《一個海外台灣人的心思》(林莊生著),進軍台灣出版界,到2011年出版《無悔之旅》(陳永興著)、《西方音樂巨人馬勒》(林衡哲著)、《張四平回憶錄》以及《無國界醫學之愛》(陳永興&林衡哲合著)和《我的心靈簡史》(李喬著),12年之間我們確實出版不少世界級台灣傑出人物的傳記,以及外國傳奇醫界人物的傳記,同時也出版了西方浪漫派音樂大師馬勒的三本書,以及十張蕭泰然音樂的CD,成為推動蕭泰然和馬勒這兩位東西方浪漫派大師的大本營。我在1997年由美國返台時,確實懷抱開創台灣文化新時代的雄心壯志,但是這個理想並没有實現。雖然12年之間,望春風出版社出版了60部好書,在誠品敦南店辦了廿場台灣傑出人物的文化講座,以及十場精彩的新書發表會,只可以説播下一點台灣文化的種子而己。台灣雖然經過李登輝與陳水扁的廿年本土政權,但是台灣的媒體和教育界仍然是大中國主義者的天下,我們台灣文化變成主流的時代,仍然有遙遠的路要走。雖然2011年我因中風而退出出版社的經營,仍然希望能以台灣優先的精神,開創國際化、人文化、本土化的新文化,並期待21世紀的台灣能邁向創造《文化奇蹟》之路,成為東方文化的精神重鎮,落實台大醫學院前輩蔣渭水的夢想:「有第一流的文化,才能創建第一流的國家。」

     

當年在美國杜克大學圖書館,看到象徵日本文化精髓的300本《日本文庫》,我就默默發誓,我也要出版三百部象徵台灣文化精華的《台灣文庫》,目前已經80歲的我,才出版100本左右的《台灣文庫》和《望春風文庫》,我期待年輕的一輩,能出現理想主義者,替我完成我未能完成的理想。我歷經半世紀的出版事業,最大的貢獻,可能是出版50部台灣傑出人物的傳記,建立了台灣傳記文學的新傳統,我個人也完成三部長篇傳記,以及一百多篇台灣歷史人物的短傳,在傳記文學的成就上,平凡的我,似乎比不平凡的胡適做出更多的成績。

《故友回憶集》是此書最重要的部分                               

第二部分《故友回憶集》,可以説是此書最重要的部分,楊逵晚年受聶華玲之邀,來北美洲訪問,是他人生中最愉快的一段生命旅程,不但充分享受自由的滋味,同時異國的經驗也改變了他對美國資本主義社會的看法,他的光臨洛杉磯也促成《北美洲台灣人文學研究會》的成立,這是海外14位作家與學者,因楊逵的關係,大家齊聚一堂而成立,在海外台灣文學史上留下不朽的足跡,他也因此獲得第一屆台美基金會的人文獎,我也因為他的小說《送報伕》而開始,投入台灣文學的研究。

   

郭雨新是我們的《家族之光》,我的祖父林煥曾經幫助他在宜蘭農校時渡過難關,他曾擔任過宜蘭省議員25年,是當年省議會五虎將之一,退休後,他成為台灣民主運動的傳教士,成為承先啓後的關鍵人物,他不但影響陳菊、林義雄、游鍚堃等宜蘭政治人物,1975年他參加立委選戰,結果廢票八萬張,這場選戰促成無數新生代的覺醒,產生了日後的黨外與民進黨;晚年流浪海外,曾經在美國國會作證,為《台灣關係法》的設立,貢獻一份心力,1985年77歲他在美國去逝時,舉國同悲,受他影響的民主後輩,終於在1986年成立台灣民進黨,完成他未完成的夢想。

陳泗治這位台灣音樂哲人,他淡江中學退休後,旅居美國,我曾三度一起與他到柑縣水晶大教堂做音樂禮拜,留下美好的回憶,從他那裡,我獲得日治時代台灣音樂家與音樂史的第一手資料,例如江文也的生平等,當我跟郭芝苑、蕭泰然一起到他家拜訪時,平常沉默寡言的他,突然暢談他在日治時代的黃金歲月底回憶,尤其是1934年他跟江文也、高慈美等旅日音樂家,在楊肇嘉帶領下巡迴全臺演出七場音樂會,那時的陳泗治彷佛返老還童,笑得特別開心。陳泗治的鋼琴作品充滿了濃濃的台灣味,聽起來特別感人。後來我主編《望春風文庫》時,特別邀請他最得意的門生卓甫見,為他的恩師寫出《台灣音樂哲人陳泗治》。

曹永和院士《台灣島史觀》與夏志清院士《現代中國小說史》都影響深遠                 

我晚年才認識曹永和院士,2002年我擔任台南市文化局長時,曾與劉峯松合作,舉行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有關《荷蘭時代》的台灣底學術研討會,那時我們邀請曹永和、翁佳音等來做主題演講,後來臺南文化局邀請江樹生翻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部文字著作《熱蘭遮城日誌》共四本,想不到不久之後,荷蘭時代的台灣史變成顯學,這方面曹永和文教基金會出版的書貢獻極大。曹永和是大器晚成的博學之士,懂得十多種外國語,他的《台灣島史觀》是非常宏觀的看法,希望有一天,他的弟子中,有人能寫出,至少六千年的台灣島史,從漢人的角度來看,台灣祗有四百年史,但是從南島語系的原住民角度,台灣史至少有六千年。我曾經三次拜訪曹永和院士藏書豐富的家,加上他像是台灣史的活字典,每次拜訪他,都收穫滿滿,台灣史方面的智識成長不少。

   

我和楊牧共同主編《新潮叢書》的時代(1970-75),夏志清無形中成為我們的精神顧問,因此志文出版社老闆張清吉來紐約時,我特別帶他去拜訪夏志清,而夏志清家無形中成為我們大家的清談中心,夏夫人王洞女士又燒了一手好菜,經常招待我們享受夏家的美食,那時就讀NYU的施淑青、和小説家於梨華,也常常在夏家歡聚,談的最多的是夏志清把她捧紅的張愛玲,當新加坡學者王潤華、淡瑩夫婦要返國任教時,王洞豐盛的告別餐宴,特別另人難忘,而楊牧、陳少聰告別東岸,要去西雅圖華大任教時,我把當時紐約的華裔人文大師:周文中、王浩、夏志清、於梨華、施淑青、楊牧、陳少聰等齊聚一堂,算是一次歷史性的盛會,難怪三年前在中研院碰到王洞女士時,她說:「當年跟你與楊牧在一起的時光,是我們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吳濁流和葉石濤是我台灣意識與台灣文學的啓蒙者

吳濁流《無花果》啓蒙我的台灣意識,而葉石濤《台灣文學史綱》啓蒙我對台灣文學的認識,我非常欣賞葉老純真的文人個性,每次見到他談起種種的文壇往事,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我祗有二次機會跟他有比較親密的接觸,1991年他獲得南加州《台美基金會人文奬》時,我剛好是評審委員,除了助他一臂之力外,也安排他在美國唯一一次演講《加州大學洛杉磯洛杉磯分校葉石濤演講會》,那時該校在台灣學生會長郭慈安主持下,大約有70人參加,不少學生在演講會後告訴我:葉老的演講讓他們大開台灣文學的眼界。另外一次是1999年,我邀請葉老來花蓮門諾醫院主講《台灣文學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那天他娓娓道出臺灣330年的文學史,他的演講頗引起我在東華大學與慈濟大學的學生心靈的共鳴。更令人難忘的是,企圖在花蓮推動台灣文藝復興運動的吳潛誠教授也抱病前來聽葉老的演講,並在會後特別陪葉老和其他文友鄭烱明、李敏勇和彭瑞金和我一起暢遊太魯閣,留下他最後的人生美好回億。

曹永坤與我共創《台灣馬勒愛樂協會》

曹永坤的曹府音樂沙龍,在台北是出名的,由於主持人的博學,讓大家獲益良多,連李登輝夫婦都是曹府音樂會的常客。我跟曹永坤先生本來是君子之交淡若水式的愛樂之友,但是為了成立《台灣馬勒愛樂協會》,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年,我們成為過從甚密的音樂文化戰友,終於在2006年7月7日,我們在曹府舉行台灣笫一次《馬勒生日紀念音樂欣賞會》,那天曹先生暢談他對他對馬勒音樂的看法約40分鐘,他説:「馬勒寫出西方音樂史上,最美的音景(Soundscape),由於台灣人的認同問題,與猶太人的馬勒很像,因此使我們很容易接受馬勒的音樂。」想不到二週後曹先生就因肝癌而過世,後來在曹夫人鼓勵下,丶我們正式成立《馬勒愛樂協會》,目前在邵柏勳會長領導下,已經舉行過七十多場《馬勒文化講座》,並且每年到國外欣賞馬勒音樂的演出,是目前全球最活躍的《馬勒愛樂協會》之一。

吳西面和廖述宗對近代台灣民主運動貢獻極大,前者創辦《太平洋時報》,後者催生《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               

吳西面是我在洛杉磯時代的文化親密戰友,我在1983年創立《台灣出版社》,出版不少台灣禁書《台灣文庫》,,吳西面馬上成為《台灣出版社》的股東同仁,每有新書出版,吳先生總會多買20本以上,送給親朋好友,1986年我們一起催生《南加州台灣人聯合基金會》,他擔任第一任會長,舉辦盛大的《台灣文化之夜》,在他任內邀請陳永興、謝里法、陳芳明、呂秀蓮等做專題演講,約五百人參加,非常成功;第二屆邀請張良澤、鄭烱明、簡上仁等做主題渲講,到晚上11點半才結束,沒有人提前離開,盛況空前。吳西面因受陳永興演講挑戰,他決心在1987年創辦《太平洋時報》,我跟陳惠亭、黃森元、鄭炳全、謝聰敏、胡忠信等人都有協助過他,1995年吳西面過世後,我接棒6年,我返台服務後,由顏永財夫婦與林文政夫婦接棒,直到2018年才成為網路週報,是台美人壽命最長的報紙。吳西面對早期的民進黨出錢出力貢獻極大,他也是南加州台灣人社團的聖誕老人,祗求付出,不求回報。

廖述宗是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的催生者,他是世界級的男性荷爾蒙的權威學者,他的恩師是諾貝爾獎得主,他對近代台灣的民主化運動貢獻極大,李登輝的總統直選,他是大力促成者之一,我跟他合作過不少事情,例如林義雄到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獲得碩士學位,就是他主持的基金會出錢出力,而我們南加州台灣人聯合基金會祗是從旁協助,台灣出版社出版柯喬治英文版《Formosa Betrayed》,那時廖教授主持的基金會也從旁協助,1996年南加州TUF和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聯合舉辦《台灣文化之夜》,邀請李遠哲主講《回台工作1001夜》,約八百人參加,也是我們倆人幕後合作的成果。廖述宗的父親廖繼春,被我選入我主編的《廿世紀台灣代表性人物》,因為他是近代台灣最傑出的畫家,曾六次贏得日本帝展。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