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回眸香港之驚鴻一瞥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回眸香港之驚鴻一瞥

2017-06-04 12:46
香港移民潮蠢蠢欲動。中國人巴不得香港人全走光,然後由他們接管香港,享受香港人一百多年來的建設成果。一邊享受,一邊破壞。圖/林保華提供
香港移民潮蠢蠢欲動。中國人巴不得香港人全走光,然後由他們接管香港,享受香港人一百多年來的建設成果。一邊享受,一邊破壞。圖/林保華提供

我從小過生日就是按照西洋式的足歲,而不是華人的「虛歲」。今年是79足歲,然而親友家人當我80,要我到香港過。因為香港成為「國際綁架中心」,心中雖有疑慮,但在安排「後事」後,還是去了。

中資湧入香港,半島為何冷清?

最近香港樓價連續15週突破新高,香港股市也創下2015年股災以後的新高。這是大批中國資金湧入香港的結果,明明是洗黑錢,然而親中媒體卻與「一帶一路」掛鉤,宣傳是迎接「中港大時代」的到來。

1983年中英開始談判香港前途問題,導演李翰祥拍攝一部《火燒圓明園》的電影,迎合中共進行愛國主義宣傳。我當時就說,英國人在香港創造的成就,才是真正的「現代圓明園」,卻可能被中共親手毀掉。現在果然不幸而言中。

我在中國住了21年,離開中國後在香港也住了21年,香港的21年比中國的21年只少了一個半月。香港給了我第二生命,洗刷了我所受共產黨教育的毒素,讓我明白何謂法治與人權,什麼是多元與包容,讓我逐漸擺脫中華糟粕文化的束縛。也因為書寫中國評論而重新審視過去學的「黨史」,實際上是逐漸翻轉了整個中國歷史中的中共史觀。

1997年離開香港時,還相當留戀香港,然而隨著每一次回去而帶來越來越多的失望。這次可能是最後的一次,才下了決心。一來自己年紀大了,隨時可能離開世界;二來香港越來越不安全。我牢記「危邦不入」的格言。這次本來還請一位朋友開車帶我「遊車河」,審視最後的香港。可是我臨時決定喊卡,因為中聯辦或梁黑要調動一部卡車壓過我們身上太容易了。那太便宜他們了,我不做這無謂的犧牲。

不過,我還是相當懷念英國治下的香港,它的看不見的無形資產正在消失,然而看得見的有形資產還在,那是無與倫比的歐陸情懷。

所以我去了過去常去的半島酒店茶座。九七主權轉移後,大批中國遊客與新貴湧入了半島,糟蹋了半島。想想看那些中國大媽在半島喧囂,成什麼體統?那時我下決心,以後不再去半島了。可是三年前偶然經過進去,居然門前冷落車馬稀,讓我大感意外,這次去也是如此。為何歐美遊客不去了?說明香港對他們的吸引力減弱了;為何本地遊客不去了?因為消費力降低了。

中國準備殖民,港人準備移民

也與一位退休的資深媒體人到怡東酒店地下的狄更斯酒吧吃午餐。1997年前我去過一次,以英國著名作家狄更斯命名,當然是英國情調了。所以他一建議,我馬上認同。不過即使午餐,也沒有多少人,匆匆用完就冷清的嚇人,完全沒有酒吧的氛圍。

對我來說,這是香港徹底沉淪前懷念英國統治的驚鴻一瞥。與幾位老中青媒體人分別討論這些問題,當年樓股喧天時,消費場所也是熙熙攘攘,即使已經沒有1972年的魚翅撈飯。他們說,現在還是有不少人從樓股中賺了錢,但是他們不肯花,而是把錢攢起來,以防萬一需要錢用。

原來現在許多香港人準備移民,因為眼看香港末日就要到來,從梁振英到張德江,以及那群嘍囉,講到香港都咬牙切齒,凶相畢露。香港人要移民離開,他們也知道,他們巴不得香港人全走光,然後由這批落後民族來接管香港,享受香港人一百多年來的建設成果。一邊享受,一邊破壞。

我聯想起英國殖民(老殖民主義)與中國殖民(新殖民主義)的不同。老殖民主義是先進文明統治落後地區,帶來新的西方文明,宗主國只要派幾個人來就可以了。新殖民主義的中國,是野蠻民族統治文明民族,所以必須以人海戰術驅走當地居民。不要說對香港,對非洲也是如此,才激起非洲人的「反中」。經過如此驅離模式,若干年後,中國就可以振振有詞說:「自古以來XX就是中國的領土。」

歐美國家不要輕忽這個情況,小心他們的喧賓奪主、反客為主。台灣距離這個新殖民主義者太近了,日日生活在恐懼之中,更應該拒絕一中,深化民主。切忌讓落後的中國小農意識中的家族、派系利益侵入我們的肌體,破壞西方帶來的普世價值,使台灣再度沉淪為中國殖民地,那可是萬劫不復啊。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