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雨中的228紀念行動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雨中的228紀念行動

  2019-02-27 12:20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228.0 二二八72周年」紀念行動24日在雨中進行。圖/作者提供(陳麗蓉攝)
「228.0 二二八72周年」紀念行動24日在雨中進行。圖/作者提供(陳麗蓉攝)

2月24日,下了一整個白天的雨。

還沒上午9點,雖然大雨滂沱,人民作主志工團的夥伴仍來了30多位。本來是約好在228公園的博物館前集合,因雨改在對面大樓的騎樓下。在〈我愛台灣〉的歌聲中,隊伍依序出發,斗笠下的白衣黑褲,在雨中仍然整齊且醒目。

但雨勢越來越強,在蔡瑞月舞蹈研究社暫歇時,貼心的值日志工考量讓夥伴保存體力參加下午的紀念行動,宣布停止接下來的行踏,在此進行志工團每次行踏必有的分享心得活動,再來即是午餐時間。看著雨,我想著:天空是在掉眼淚嗎?隨又搖搖頭:天地不仁,怎麼可能如此?

我想起了《沈從文自傳》的一段情節:

14歲多的沈從文當了兵,操練不久,部隊被派去「清鄉」。抓不到真正的「土匪」,隨機縛來老實鄉下人,在板子和夾棍下大多數承認並畫了供,然後便拖下去砍頭。前後大約殺了1000人,這算是小規模的清鄉活動呢!別的部隊動不動就是殺個2、3000人。管你冤不冤枉,或是仇家陷害,有錢的便可出錢保釋,沒錢的就算你倒楣該死了,當時一向如此「清鄉」。

我在大學時初讀到此書,心中大駭:世間竟有這樣的事?

後來書讀多了,才知:世間常有這樣的事。

在中國歷史上,大規模且毫無人性的屠殺,簡直是史不絕書!

所以,228事件雖是偶發,但之後的「清鄉」對當時的政治人物來講,卻是必然!他們不會想說是民怨導致反抗,而是:地方造反,就多殺些人,警告這島上叛民。更何況當時台灣剛被「光復」,勝利者本就趾高氣昂,兼以執政黨出名的軍紀不佳,官員貪腐,否則也不會在中國大失民心。他們鐵了心要「清鄉」,才能有助於統治台灣!

就連這些「清鄉」的人,在我們看來可恨,在歷史上卻又是可憐的。兩年後,他們失去了中國的政權,灰溜溜來到台灣,這兩年前被鄙視的島嶼,卻成為他們復國的基地!

而台灣人民又更可憐了,被鎮壓,被白色恐怖,被洗腦教育。

然後,有人轉而歌頌這些統治者,認為228事件後的清鄉是明智的,因為這使台灣迅速穩定,政府遷台才能轉危為安,並以台灣為根據地,生聚教訓,要「反攻大陸,消滅共匪」!

再接著,那些從前大喊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人,現在嚷著:為了台灣的安定,我們不能激怒「對岸」,必須妥協,必須簽和平協議,必須卑躬屈膝。


志工們拉起長長的白布條,在雨中,一行人緩緩走過歷史場景。圖/作者提供(陳麗蓉攝)

午後,淋著雨,井然有序的來到日新國小,我們在第二隊。今年,是228事件的72週年,也是紀念活動的第3年。1987年,鄭南榕先生率領紀念遊行,那一年還是戒嚴時期,他主張為228平反,藉以彌補傷痛,並探究真相。當時,有3萬多台灣人民參與;這3年,我們年年都來,但群眾大約都是幾百人,為什麼?當然,在民主化的過程,更由於政黨輪替,似乎民眾的熱情已經漸漸消失;也因為紀念日是放假日,現在的台灣人民,高興於放假,尤其今年有4天連假,心情是傾向於「慶祝」吧!想起今年去世的高俊明牧師,心中隱隱作痛。

耳邊傳來熟悉的歌謠,記得去年曾問過是什麼歌,今年又再問了一次,知情的志工回答:〈長春花〉,高一生所作。高一生是鄒族人、出色的音樂家及思想家,這首歌是他入獄前常和妻子高春芳彈唱的,最後一封家書特別提及了這首歌,所以在紀念活動上會播放。活動後我查了歌詞,深深被它感動,謹錄漢譯版:窗邊開著高麗的花,美麗的身影,在微風中輕搖。啊!美麗的花,讓人捧著,越過一座座山崖。

這首歌,可以〈小白花〉相互輝映(雖然〈小白花〉不是奧地利民謠,但已被世人熟知)。

在胸前貼上紀念貼紙,志工們拉起長長的白布條,在雨中,雨水滴在布上,略作漩渦,再滴落大地;我們安靜前行,來到原天馬茶房舊址。下午2點28分,在〈奇異恩典〉的小喇叭聲下開始前行,隨行的車子念著罹難或失蹤的名單,一行人緩緩走過歷史場景專賣局台北分局、台灣廣播電台等處,沿途有人好奇觀望,有人毫不在乎的走過。兩手輪流拉著布條,雨中的布條越見沉重,臂膀逐漸酸痛;短短的行程,因為隊伍拉長且行進緩慢,約一個多小時才來到目的地:現在稱行政院、舊稱行政長官公署前,進行終場儀式。

由蔡瑞月舞蹈社的舞者以手語「唸」柏楊的詩,用「無聲」表達受難者與家屬說不出的「心聲」,配著旁白:「在那個時代,多少母親,為她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


在〈長春花〉音樂聲中,撒下黃色花瓣。圖/作者提供(陳麗蓉攝)

和鄭南榕先生發起228紀念活動的李勝雄律師特別以華語呼籲:曾進行任何迫害行為者的家屬應該站出來,為先人的行為公開懺悔,這樣才能得到救贖。接下來是年輕人的發言,今年是由青年學子聯合撰寫行動宣言,象徵新世代也能透過歷史記憶,願意努力來喚起民眾的意識:轉型正義的呼籲不應被污名化,這絕不是東廠,而是正視傷痕,才能真正癒合。

3年前,李敏勇先生朗誦了他的作品〈愛與希望〉(這是我認為紀念228的最好作品):「種一欉樹仔,在咱的土地,不是為著恨,是為著愛。二二八,這一天,你我作伙來思念,失去的親人。……」今年獻詩〈佇悲傷中,愛佮希望的歌──為被出賣的台灣,為被背叛的二二八〉,詩人的聲音帶著傷痛與無奈,是擔憂台灣目前的處境吧!畢竟,外有強敵虎視眈眈,內有人民憂貧不憂國,如何不令人擔心?最後,他更唱起了〈一隻鳥仔哮啾啾〉,既厲且哀啊!

在林宗正牧師祝禱及一分鐘默弔後,又播放著〈長春花〉,音樂聲中大家依序在白布上撒下黃色花瓣。活動結束了,雨仍然未停。離開時,腳步依舊沉重。我知道,我們不必強求人民一定要記住228事件,一定要因此而感傷;但是,總不能一搜尋GOOGLE,就是如何安排連假,如何「慶祝」吧!就連這個城巿的巿長,他號稱是受難家屬,卻要在28日這一天騎車雙城,好久沒參加紀念活動了,這3年的遊行也沒見到他有任何關心或注意。我們,是一群傻瓜嗎?繼續著這似乎徒勞而無功的行為。

但是,人民作主的志工一向是「戇人」,默默行踏台灣各地,主張「補正公投法、修正選罷法、降低修憲門檻」。去年公投的結果的確讓我失望,但我知道,這是人民的選擇,我們既然主張要讓人民作主,就要接受人民的選擇。如果人民的選擇不是我們想要的,那是我們努力還不夠,還不能讓大多數的台灣人接受我們的理念,那我們該更努力!

更該高興的,是今年有了新一代的年輕人為台灣發聲!

回家時,雨,停了!


論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