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十月只有國殤,台港兩地都一樣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十月只有國殤,台港兩地都一樣

 2019-10-11 10:33
在台灣人執政的台灣土地舉辦中華民國國慶,此乃台灣社會長期遭殖民迫害而致的集體斯德哥爾摩情結作祟。圖/總統府
在台灣人執政的台灣土地舉辦中華民國國慶,此乃台灣社會長期遭殖民迫害而致的集體斯德哥爾摩情結作祟。圖/總統府

香港自六月開始全面引爆的街頭示威運動,至今已持續四個月。其抗爭強度之大、規模之廣、影響之深遠,早已超越原初「反送中」之範疇。一語道破,即便港人有所顧忌而不願坦承,但筆者深信這場運動的真正本質,其實就是香港的獨立運動。只有從這個基礎觀之,稱「十一」為「國殤」,才有其反殖意涵。宗主國慶乃吾民國殤,這對港人而言是現在進行式,但對台灣人而言卻是過去現在進行式,只是後者之「殤」,每每因本土政權執政之假象而暫被淡忘罷了。

中共高壓殖民造就香港民族意識

國族獨立運動之伊始,從來就不會是一蹴可幾的政治完全獨立;政治獨立是它的結果,而其基礎必須先有民族主體意識和文化認同。無論我們稱這場運動為反送中或流水革命,其內裡的深層意義都是「香港人」民族意識的形成與認同。諷刺的是,一如其他民族那般,香港民族的誕生,恰是宗主國中共之高壓殖民政策所造就。雖然港人如今普遍以五大訴求為最終目標,但以傀儡港府為中共作倀的失格之勢看來,即便林鄭接受五大訴求並下台負責,恐怕也無可能讓這場運動就此停止。因為,香港人民深知他們對抗的其實並不是港府和黑警,而是其背後勢力龐大的中共極權國家機器。隨著中共以中華民族之名同化港人之企圖愈強橫(這種同化實是異化),港人意欲與之區隔的我族意識便愈加激昂。

質言之,這場持續數月的抗爭,實是「香港」這個不同於中國的文化民族,其尋找自身主體性的認同鬥爭。認同需要符號,而缺乏身份符號的反殖民族,往往會急於以他人的國族符號,作為自己的認同武器——尤其當這符號與宗主國符號有著對立涵意時。於是,面對高舉五星紅旗的中國護旗手們,香港的示威者不僅揮舞出英國米字旗和美國星條旗,更可見象徵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紅旗在港地或海外撐港集會中到處飄揚。尤其對於獨立意識尚未明確又厭憎中共極權的港人而言,中華民國及其國旗不僅代表某種與中共區隔的歷史正統性,「中華民國在台灣」更提供了他們對未來的期望與救贖。「中華民國才是真中國,十月十日才是國慶」,這樣的言論在近幾個月來,不斷在網路上發酵著。

這個「真‧中國」的意涵,不僅在於跟「偽‧中共」作區別,更重要的是它代表港人想像的理想中國。問題是,回顧歷史平心而論,中華民國真的是理想的、自由民主的中國嗎?再放眼現今台灣社會,那些在大型政治性集會中揮舞青天白日紅旗的政客和群眾,究竟是撐港護台愛民主的反共人士,還是中共的同路代理人和擁護者呢?事實上,中華民國一點都不是理想與救贖:不僅對港人不是,對台灣人也從來不是。君不見黨國不分的中華民國,是如何丟失神州江山的嗎?不正是因為國民黨權貴的貪腐,加上蔣介石的獨裁嗎?

曾被英國統治百餘年的香港人,就如同日治時代的台灣人一般,對祖國懷抱著依戀式的幻想;「我是中國人」的身份想像,在革命後的民國時期成為抵抗異族殖民壓迫的思想武器。只不過,比起香港人,這種對中華民國的祖國幻想更早在台灣人身上破滅罷了。二戰結束、日本投降後,國民黨自美軍手中接(代)管了台灣;與此同時,國共內戰也隨著國民政府對共黨的趕盡殺絕而趨於白熱化。腐敗貪狠的國民黨很快輸掉了整個國土,但撤避至台灣的中華民國政權,不只並未改變或反思其貪腐威權體質,更變本加厲地以殖民掠奪姿態統治著台灣。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遭蔣氏政權與國民黨軍隊大肆屠殺的台灣人這才驚覺,中華民國從來就不是「祖國」而是殖民政權,這種殖民者與被殖民者的差異衝突不只是階級的,更是民族的、文化的。

民族文化衝突 中華民國從來不是祖國

「我是台灣人」的民族意識種子,正是在二二八事件流盡的血與淚當中被灌溉的,而這「爭自由的」台灣人與「爭權的」中國殖民者之間的文化差異,一如今日的香港人與中國殖民者之間的差異一樣,並不只是政黨/政治體制造成的:這是不同民族之間的文化衝突!在日治時代,曾經為了抗日而加入中國共產黨從事地下工作的已故台獨先驅史明先生,為我們親身驗證了此事。他不僅目睹了中共為了實施土改而執行殘暴的鬥爭屠殺,更見識了中國人利用閩粵族群矛盾來分化臺灣士兵的醜惡手段:「……這種分化政策正是清朝、日本殖民統治一貫採取的伎倆。從中共對臺灣兵的種種行徑,促使我重新思考,更加自覺到我是臺灣人,不是中國人。」  棄絕中共回到台灣的史明,開始了他用盡一生對抗國民黨、推翻中華民國殖民政權的漫長鬥爭。他的經驗,也是諸位台灣獨立運動前輩們的共同經驗。

七十年過去了,今年,中共在十月一日堂皇慶祝其政權屹立至今的「成就」。這七十年不只是中國用文革、饑荒、階級鬥爭和生態毀壞換來泡沫崛起的慘痛過程,更是內蒙、西藏、新疆乃至今日的香港遭受殖民、種族屠殺、肅清和文化/政治清洗的悲痛歷史。這是各民族共同之殤,不是國慶。

同樣地,這七十年也是中華民國殖台至今的歲月,而作為台灣本土政權的民進黨,卻仍要在十月十日為這中國的殖民政體舉辦國慶!這七十年,是多少世代的台灣獨立運動先驅和民主革命鬥士(包括台籍、中國籍和原住民人士),在經歷二二八事件、恐共清鄉、白色恐怖(羅罪殺害原民及台籍獨運人士)、美麗島事件、政治謀殺疑雲(林宅血案、陳文成事件、江南案)、鄭南榕自焚案、獨台會事件等一連串殖民威權壓迫下,仍前仆後繼犧牲抗鬥,才換取如今不完全獨立/民主/自由社會的悲壯歷史。今年,百歲台獨革命家史明抱憾逝世,建國未竟的台灣人尚須面對中共極權的打壓威脅,在如此艱難嚴峻的現實下,台灣的本土執政者,連同被威權教育長期洗腦的台灣民眾,竟歡天喜地要為中國國民黨一手建立的殖民政體中華民國大肆慶生!這是台灣民族之殤,不是國慶。

先民族解放才有民主 港台須各自推翻殖民者

嗚呼!臨悲而未覺其悲,以悲為喜,此乃悲哀之極也。在台灣人執政的台灣土地舉辦中華民國國慶,此乃台灣社會長期遭殖民迫害而致的集體斯德哥爾摩情結作祟。如此精神錯亂之情境何以年年發生?蓋因中國惡黨雖下台而未瓦解,黨國官僚體系仍盤根錯節於社會各角落,威權恐懼與自我檢查機制仍如歷史幽靈般糾纏不去所致。

是故,如今正與中共極權勇敢抗戰的香港兄弟姊妹們,請你(妳)們要獨立勇敢,莫要妥協於一國兩制框架下的討價還價,更莫要對中國政權抱持任何認同與期望。我們無法替中國人民決定未來,不能期待他們願意起身推翻暴政,但我們可以決定自己是否要為我們的子孫爭取自由、自主的明天。民族獨立的路很長很險,但只要有心一定能走出坦途。如果現在放棄獨立,驕傲的香港人就將忘卻身份,消失在殖民者書寫的歷史中了。

香港和台灣,都有各自必須對抗、驅逐的中國殖民霸權。你們對抗的叫做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對抗的叫做中華民國。名稱有異,但殘暴貪狠本質相同。兩者都是清帝國殘留的家奴遺毒,兩個中國都是我們各自必須推翻的殖民者。所以,請不要期望「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會成為正義之師,解救港人、反攻大陸,更不要期望香港和台灣會在中華民國國號下合併為一。因為,那面清天白日滿地紅旗,象徵的正是中國國民黨旗與共產黨旗結合的霸權勢力;因為,真正最支持你們的台灣人,正是最致力於推翻中華民國、建立獨立民主國家的台灣人。

史明曾說過:「殖民地必須先有民族的解放以後,才可能有民主。」  他認為,獨立是自己要做自己的主人,是「人權」的問題,不能因為對方壞所以我要獨立;如果對方善良、不壞,我們就不獨立了。  香港人和台灣人是各自奮勉求獨立的民族,我們的團結,不會是為了彼此依賴而群聚糾結(那是中國式的團結),而是為各自獨立而互相支持。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港人對中華民國國旗及國慶的錯誤推崇,乃是台灣人自我扭曲矮化國格所造成的。為此,身為台灣人的筆者,在此向各位致歉。希望台灣人能效法在民族獨立進程上後發超前的香港人那樣,勇於摒棄殖民者的旗幟,大膽自豪地高舉屬於自己的精神象徵,並向世界高喊:「我們是台灣人」。

香港人,反抗!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