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甚麼叫做箝制言論自由?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甚麼叫做箝制言論自由?

2020-12-16 10:50
作者指出,中共為了殺雞儆猴,對香港報人黎智英用五花大綁方式入獄,把報人視為江洋大盜,羞辱媒體人,這就是利用公權力打壓言論自由的典範。圖/擷自立場新聞
作者指出,中共為了殺雞儆猴,對香港報人黎智英用五花大綁方式入獄,把報人視為江洋大盜,羞辱媒體人,這就是利用公權力打壓言論自由的典範。圖/擷自立場新聞

國民黨搭上中天電視搬家的便車,以為這次又撿到槍,中天把搬家小事化裝成死人大事,經過整月「哭爸哭母」,扭曲解釋言論自由,還自己帶風向說,「民進黨要網路管制了」,替民進黨政府貼上獨裁標籤,看起來,哭聲引來圍觀,中天搬家到網路之後,票房很不錯,居然還有窮人「斗內」給財團,顯然,台灣還是有不少腦袋受傷的人。

國民黨以為撿到槍

老馬哥還有模有樣,穿上黑衣表示哀悼,搬家穿黑衣,有搞錯嗎?

還好,感謝中共即時救援民進黨,中共趁著台灣中天搬家,逮捕黎智英,給台灣人上一課,甚麼叫做打壓言論自由。

黎智英在「推特」追蹤小英,追蹤美國政客,這些平常生活小事,全部都可以作為入罪的理由,這不只是沒有言論自由,作法和中國封鎖網路標準很一致,中共為了殺雞儆猴,對香港報人黎智英用五花大綁方式入獄,把報人視為江洋大盜,羞辱媒體人,這就是利用公權力打壓言論自由的典範。

對於香港發生的這一切,國民黨一片沉默,中天大氣不敢喘,老馬哥等一干藍營政客,不敢說一句話,黎智英在香港「一刊一報」,香港反送中運動時,努力報導真相,傳送到國際社會,被中共視為眼中釘,只要打殺黎智英這隻烏鴉,就等於宣告香港言論自由死亡,黎智英被五花大綁,只說一句話,「請國際社會不要忘了香港」。

其實,他有很多機會可以離開香港,但是,黎智英選擇留下,這才是真正的漢子,用生命捍衛言論自由,黎智英當然知道,這個五花大綁遲早要來,向獨裁者要求自由,比起向民主國家呼喊自由更危險,如果老馬或藍營政客以及中天電視知道,呼喊言論自由下場,會抓去關,他們還會有黎智英的勇氣嗎?

其實,這些人不懂甚麼叫做箝制言論自由,尤其是台灣解嚴之前,很多文人包含雷震、柏楊,因為言論自由入獄時,這些國民黨人正在享受沒有言論自由的台灣,他們很乖,就像小狗對主人順服。

我對國民黨箝制言論自由是深刻體會的。


作者指出,黎智英在香港「一刊一報」,香港反送中運動時,努力報導真相,傳送到國際社會,被中共視為眼中釘。圖為今年8月10日數以百計的警員同時到壹傳媒及蘋果日報位於將軍澳的辦事處搜查。擷自立場新聞臉書

警總到報社監督

年輕時候,我在南部一家報社工作,有一天上班,發現印刷房裡面,一位撿字的老工人沒來上班。早期沒有電腦之前,報紙是以鉛字印刷,所以要有工人專責撿鉛字進行排版,撿鉛字很辛苦,因為很多記者文化人文筆字跡很潦草,所以工人經常撿錯文字,如果校對也疏忽,一旦印刷成報紙上市,就會變成致命錯誤。經過幾天,老工人還是沒來上班,撿字房的工人氣壓很低,我去打聽,卻沒人敢說,後來才從一位主管口中知道,這位工人被警總抓去問話,原因是,撿字工人把中央政府的「央」字撿成「共」字,結果印出來變成「中共政府」。這下子問題嚴重了,當年警總有一個部門專門看報紙,挑毛病,很不幸這個字在印刷之前沒有校對出來,最後追到來源是工人出錯,警總懷疑這位老兄是潛伏的匪諜,被警總抓去問話,人就失蹤了,以後沒有再出現。這才是可怕的壓制言論自由,讓你失蹤,壓迫到你不敢呼吸說話,還可以讓你現在抱怨一整個月嗎?中天以及老馬哥們,當然不會有這樣的經驗。

1979年,美麗島事件爆發了,整個報社很緊張,因為不知道要如何報導,更不知道要如何下標題。事件發生沒多久,警總就派人進駐報社,表示要監督記者所寫的內容,以及編輯的標題,文化人心裡清楚,文章標題太偏向政府,替政府說話,會被罵,太偏人民也會被罵,兩邊不討好,後來經過編輯會議,當時報社社長許世兆決定,把二版和三版打開,分成兩邊,政府的說法放一邊,美麗島當事人以及媒體觀察評論放一邊,所謂兩邊各說各話,不得罪人,因為事件起因重點在於,政府的憲警單位先進行鎮壓,才引發暴動,或者是現場群眾先出現暴動,然後警方才出手鎮壓,這兩種事實需要釐清,因為會左右未來的訴訟,美麗島事發後,雙方陣營各自堅持自己說法,這時候才是真正考驗媒體的公正和良心。

警總對文字很多要求,記者一改再改,必須讓警總滿意,才可以下稿件,折騰一整夜,如果你問我,甚麼叫箝制言論自由,我只能說,四十年前,你敢穿黑衣嗎?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