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藍圖】 長照是現在的當務之急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藍圖】 長照是現在的當務之急嗎?

2016-02-25 18:00
事情總有輕重緩急,蔡英文總統的「長照十年2.0版」未必是需要優先執行的政策,減少需要長照的病患才應該視為落實長照政策的先期措施。(圖片: 下載自蔡英文、陳建仁「點亮台灣」官網,20160225)
事情總有輕重緩急,蔡英文總統的「長照十年2.0版」未必是需要優先執行的政策,減少需要長照的病患才應該視為落實長照政策的先期措施。(圖片: 下載自蔡英文、陳建仁「點亮台灣」官網,20160225)

日本近來揭發一件可怕的悲劇案件,一位23歲年輕人在養老院工作,竟然將老人從樓上拋下摔死,這起案件令人驚悚萬分,但是也是一個血淋淋的黑色預言,一個國家若只顧老人,總是劫青濟老,最終年輕人必定選擇拋棄老人,雖然不至於是真的把老人丟下樓,但是沒有前景、只能幫老人把屎把尿的未來沒有任何人會接受,年輕人必定會集體「逃離鬼島」,年輕有本錢,可在別國開創一片新天地,老人可跑不掉,剝奪年輕人的未來,把年輕人逼走,最後最慘的還是老人。

民進黨將長照列為優先法案,蔡英文總統更提出加稅來籌措300到400億長照財源,長照看來將成為新政府優先事項,但在這個時候,長照真的是當務之急嗎?

所謂事有輕重緩急,存摺很重要,但是在火災關頭逃命更重要,沒有命要錢何用,存摺只好先不管了;事情也有先後順序,順序隨著情勢有所不同,例如,吃飯很重要,工作也很重要,但是窮到沒錢買飯時,先得餓著肚子工作,才能有錢吃飯,相反的,有錢的時候,是先吃飽了再工作,工作效率才高。輕重緩急是因應所面對的情勢而決定,相信這點是每個人的常識。

那麼,我國目前面臨的情勢是什麼?在此不妨請自問四個重要問題:台灣的財政很健全嗎?台灣的經濟與產業很發達嗎?台灣的年輕人薪資如何?台灣的年輕人失業率如何?

若是台灣財政很健全,我們當然不能對老病國民棄之不顧,相信人人都會同意要想辦法照顧老殘窮,但是,現在台灣的財政是瀕臨破產,選前許多財經媒體就已經明說蔡英文當選總統就任後會是「乞丐總統」,393公民平台指出:政府潛在負債高到若是平均分給每個未成年人,一出生就要背負將近500萬負債,多個縣市財政已經「腦死」,所以,台灣的財政健全嗎?不要說健全與否了,根本是千瘡百孔即將倒閉。

當下沒錢不一定有關係,只要會賺錢,千金散去還復來,但台灣的經濟與產業發達嗎?所有經濟指標與數據都不斷衰退,產業界每天都在問明天在哪裡,許多過去的電子大廠一一落難,台灣當前的經濟與產業別說發達了,根本是朝不保夕。

在這種時候,國家若是還能想辦法拼命攢到一點稅收,應該做什麼?輕重緩急是什麼?

一個富有的家庭,有餘錢當然是先孝順長輩,長輩生了嚴重疾病,寧可賣光所有房地產也要救治;但是,一個貧困的家庭策略往往完全不同,長輩有病痛也忍著,攢出所有的錢來培植下一代,期待他們能「翻身」,之後才能改善整個家庭環境。這兩個做法都是對的,因為所面對的情勢不同,不能說貧困的家庭就是不孝或不道德,相反的,我們應該歌頌貧困家庭中老一輩的犧牲。

現在的問題是:那麼台灣是那個富有家庭,還是那個貧困家庭?

相信大部分台灣人會有相同的答案:當前面臨財政破產、經濟破產,產業遇到瓶頸的台灣,就算還不是那個貧困家庭,也很快就要淪為那個貧困家庭了。這時候,我們的年輕人有辦法翻身嗎?我們看到年輕人失業率奇高無比,年輕人的薪資奇低無比,國家對他們提供的教育是無效、失敗的,國家為他們打造的產業環境是落伍的,國家也沒有訓練他們突破這些困境的能力。

這個危急存亡的關頭,一國政府應該把所僅有的資源,盡量全數投入幫助年輕人提高生產力,幫助產業發展,改善產業環境,以期年輕一代能為我們突破經濟困境,在未來為國家賺取更多資源,不論是充足財政稅收或是推動經濟發展,然後,當台灣成為一個有前景的富足國家時,自然很輕鬆的就能撥出足夠資源來照顧貧病。順序正確,最後兩者兼得。

那如果順序相反會如何?當年輕人都失業、低薪,得不到資源,也沒有培養能力,滿腔的夢想無力實現,國家還把資源優先抽去照顧永遠不會好(所以才需要長照)的病人,還說這樣是創造了長照產業,有工作機會給年輕人做,也就是年紀輕輕的就準備一輩子幫老人把屎把尿,別無其他機會,那麼,各位認為當我們老了以後,這些年輕人會怎麼對待我們呢?

又譬如一家醫院急診室進來大量傷患,這時優先救治的是誰?在黃金時刻必須立即施以救治的病人最優先,病況擺著一時也暫無大礙的可以等,而再怎麼醫也無效的病人則是擺最後,相信這點即使沒有受過醫學訓練,只要常看醫療影劇就了解這個常識,或是只要用心思考其中的邏輯,就一定能明白這是不變的真理。

台灣的長照比例遠高於外國,大約是三倍,面對長照問題,最優先的應該是阻止健康的人變成需要長照的病人,國家要解決長照問題,預算應該最優先投入在研究為何我國國民特別容易落得需要長照,找出其中最危險的族群,研究以何種方式,譬如加強宣導、強制健檢,提高健保給付以改善醫療機構品質等等方式,來預防這些人淪落到需要長照。

次優先的是研究到底有沒有什麼環境問題導致長照比例增加,譬如空氣汙染、水汙染、黑心食品等等,找出原因後積極改善,讓大部分國民都保持健康長長久久,不需要長照。預防的工作都做完了,若還行有餘力,最後才是去處理已經變成需要長照,再怎樣也好不了的病人,這是施政者應有的先後順序基本邏輯。若資源不足而民間有人認為長照家庭很可憐,那政府可檢討法規,開放限制,協助民間自願性捐款慈善機構去照顧他們。

期望蔡英文政府的長照預算,能照著合乎邏輯的順序使用,也就是優先預防長照,這才是國家抽取納稅人的血汗錢應該做的事,而非動用國家力量進行純粹財富轉移「因為他很可憐所以你要付錢」的慷他人之慨。

國家不論何種加稅,都會造成經濟影響,錢絕對不會可以無中生有還不付出代價,面對各種經濟代價,已經事業有成的中壯年很容易適應,受創最深的都是身為邊緣勞工的年輕人,劫青濟老,剝奪年輕人的夢想,又累積年輕人的怨恨,他們還是國家未來的主人,想想我們的未來可是掌握在他們手中,看看日本年輕人把老人扔下樓的恐怖案件寓言,相信大家都能馬上心領神會:那顯然絕對不是個好主意。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