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現在已經不是「美中對立」的問題,而是「海洋同盟vs中國」的問題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現在已經不是「美中對立」的問題,而是「海洋同盟vs中國」的問題

2020-10-13 14:55
陸瓦克說以目前的情況看來,已經不是「中國vs美國」而是「中國 vs中國的周邊國」的結構,就是美國加上澳洲、印度、日本的「海洋同盟」,只不過美國是從後方加以支援。圖為日前蓬佩奧國務卿赴日,與日、印、澳共同會晤。圖/擷自蓬佩奧推特
陸瓦克說以目前的情況看來,已經不是「中國vs美國」而是「中國 vs中國的周邊國」的結構,就是美國加上澳洲、印度、日本的「海洋同盟」,只不過美國是從後方加以支援。圖為日前蓬佩奧國務卿赴日,與日、印、澳共同會晤。圖/擷自蓬佩奧推特

(一)

奧山真司是日本的戰略學者,他曾經翻譯世界有名的戰略專書成日文之外,也經常訪問地緣政治學的專家,此次他訪問美國戰略國際問題研究所上級顧問陸瓦克(暫譯,原名Edward N.Luttwak),刊載《文藝春秋》2020年10月號,題做〈「新冷戰」美海洋同盟vs中國——勝利的條件〉,內容包括海洋同盟、中國對武漢肺災政治介入封鎖的失敗,香港問題的本質、欠缺團隊的中國、美國黑人問題以及日本必要增加防衛費等問題。筆者僅就海洋同盟問題摘取介紹如下。

(二)

問題不是停滯在「美中對立」

如今許多專家、媒體、記者論「地緣政治學上最大的問題是『美中對立』」,這樣的看法本身是錯誤的。

「美國與中國的對立」已經是過去的話題。現在進行的是「(美國主導的)海洋同盟對中國之戰爭」,美國沒有站在與中國對立的最前線,而是退後一步。

從最近國際所的報導就能立即瞭解。與其說是「美中之戰」,從「海洋同盟諸國與中國之戰」的關聯是間接二連三的發生,就可以知道已經不是單純的美中問題。

澳洲帶頭促成「反中國包圍網」

從外交方面來說,與中國的戰爭站在最前線領導的是澳洲。事情的發端是新型的武漢肺災與中國的對應態度,澳洲提案應設立國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病源的發生。對此,中國強力的反彈,對澳洲產的大麥提高到80.5%的關稅,並且要人民避免到澳洲,包括留學與旅行在內。

對澳洲來說,中國是佔澳洲輸出的三分之一的最大貿易對象國家。這時北京政府表示:「難道不知道在經濟上有多少程度要依靠中國!」對澳洲施加壓力。但是首都(Canberra)的領導們並不屈服。結果是澳洲擬將中國排出WHO之外,為印度成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而展開遊說活動;澳洲開始帶頭成立「反中國包圍網」。不容忽略的是中國本身強硬姿勢招致這樣的結果。


《文藝春秋》2020年10月號,奧山真司訪問美國戰略國際問題研究所上級顧問陸瓦克(Edward N.Luttwak)(右)主題為〈「新冷戰」美海洋同盟vs中國——勝利的條件〉。圖/擷自文藝春秋網站、網路,民報合成

「海洋同盟vs中國」

接著看中國對東南亞區域的霸凌。今年(2020)4月上旬,中國海警船在南海的西沙諸島附近撞沉越南漁船。

在南沙諸島也與菲律賓真正的對立。

4月中旬,北京政府突然將兩區諸島編入行政區:將西沙諸島編入「海南省三沙市」的「西沙區」;將南海諸島編入該市的「南沙區」;獨自蠻幹,而這些區並不是能用船渡的「島」,但當作市街處理。

對此行為,越南一步也不退讓,支持越南的有美國、印度;日本的軍艦也停泊在越南港口。越南的潛艦是俄國製的。

經以上的情況看來,已經不是「中國vs美國」而是「中國 vs中國的周邊國」的結構。在這情形下,再加上澳洲、印度、日本的「海洋同盟」等等國家,美國的支持,只不過美國是從後方加以支援。

中國對印度的挑釁

最近中國與印度國境製造紛爭,提高緊張。衝突的舞台是在印度西北部的Ladakh地區,是鄰接西藏的地域。中國方面越過境界線侵入印度;6月15日發生兩軍衝突事件。此次紛爭造成人員死亡,是自1975年以來約經過45年發生的事情。中國人民解放軍大約250人埋伏突襲在國境警備的50名印度士兵。

中國激烈最大的理由是印度將道路延長到國境紛爭地域,附近建設飛機跑道,印度是玩真的。在這係爭之地,因標高是5000公尺的高地,只能以小型的直升機運送補給物資。但是現在因跑道的關係,美製的巨大運輸機「C-17」也能起降,印度軍的物資供給量增加到500倍。

美國通常不賣「C-17」給其他國家,但賣給印度。這證明美國與印度已建立實質的「同盟關係」。印度的「P-8I Neptune(海王星)」的空中偵察機也是從美國購入的。印度與美國之間雖然沒有正式簽訂條約成為同盟國,但美國就用這種方式支援印度。

美中經貿問題的份量

接著陸瓦克說,在經濟上、貿易上確實有「美中關係」存在。但是「戰略」在世界上的存在不是「美中對立」,而是「海洋同盟與中國的對立」。中國如果合計自日本到印度的廣大周邊勢力為其敵對勢力的話,人口比中國多,經濟規模也比較大,科學技術也比較進步,合起來構築「海洋同盟」,盡其任務。

以上是陸瓦克對「海洋同盟」之形成所做之說明。實際上同盟是受中國在各領域之霸狼行為之「挑戰」所做出的「反應」。使人想起歷史哲學家陶尹皮(Arnold Toynbee)的挑戰與反應的理論。總之,中國愚昧的霸狼行為促成「對中包圍網」。

(三)

以上是有關「海洋同盟」的問題,但現在的進行式是美國在主導推展。陸瓦克在論其他事情時提示「有關中國的一個真理」。他說俄羅斯「在大局上的戰略是高手,除此之外都差勁」;但中國卻相反,中國「在戰略以外都高手,但大局的戰略都是差勁」。現在的中國是「對所有的敵人同時發動攻擊」的「戰略」,究竟會失敗。

他又說,現在中國的版圖都沿襲滿州人所建立的清朝時代的版圖,滿州人熟知運營帝國的「戰略」;但習近平的戰略完全失敗。陸瓦克沒有說明清帝國是如何運作的,因篇幅的考慮,請參考筆者之〈中華民族論的演變〉(收在《中國現狀與歷史問題》,稻香出版社出版)。滿州人劃定多元的行政區,因地而治;習近平則推行「漢化政策」,滅其種,滅其文明,以淺陋的知識治國。中國人在其偉大的「中國夢」、「中華民族的復興」的口號下,如掉入泥沼中,將會漸漸的淪亡。


《中國現狀與歷史問題》,稻香出版社出版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