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異數中的藝術──蔡依橙執行長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異數中的藝術──蔡依橙執行長

2014-06-01 00:34
蔡依橙醫師在醫學專業和簡報這方面的專業,民報專欄作家楊斯棓醫師表示「非常信服」「驚為天人」
蔡依橙醫師在醫學專業和簡報這方面的專業,民報專欄作家楊斯棓醫師表示「非常信服」「驚為天人」

我去年初才認識蔡依橙醫師,去年二月參加他辦的一日研討會(我錯過前一場),感想只能用驚為天人四個字形容,之後又參加他創立的醫學教育公司《新思惟》所主辦的多次不同主題的工作坊,每次都迸發出更多驚嘆號。

而我為什麼非常信服蔡依橙醫師,因為過去十幾年來關於醫學專業、簡報這門學問的許多問號,在他課堂上我不斷被他「解惑」。

舉個例子,擔任住院醫師的時候,我經常受邀去小學講《視力保健》,去監獄講《菸害防制》,而有的小學,一紙公文行文到醫院,似乎就逼著院方得推出一個人力去虛應故事,他們不覺得該付費,還以「行之有年」當作威逼他人的武器,這時候,我心中產生幾個問號?

一、這件事合理的來說,學校該付多少錢?這件事在其他縣市,學校會付多少錢?
二、如果學校就是不付錢,我該花多少時間製作投影片?經過幾年的打滾跟浸淫在蔡醫師的課堂後,我總算能清楚的解釋這些問題。

一般來說,一個醫師到一間小學演講,學校應該要申請一小時1600元的講師費給醫師,這是最基本的。如果做不到,那就是偷懶或說找藉口而已。更何況,一個醫師如果前往該小學演講,來回交通的時間算進去,一個診次不能看診,沒有收入,這些「損失」是遠遠大於一千六百塊加上微薄的車馬費。

「只出得起香蕉的公司,絕對只請得起猴子」,學校那種不符行情的價碼(當然這是制度的問題,不是學校老師的問題),應該只能請國中生去講給小學生聽,至於內容,就讓國中生上網搜尋「視力保健」,隨便講一講便罷。

如果真的要計算該給醫師多少錢,我想可以這麼思考:一個醫師花一個晚上準備投影片,隔天花一個早上演講(含交通往返),所以這份演講費,理應接近醫師兩個診次的給付(如果需要更多準備時間,依此類推)。

而我這個人,過去不會因為演講費少(甚至沒有),就亂做投影片或去混演講時間,我一樣卯足全力準備,聽過我演講的學生九成以上都印象深刻,你說我做爽的也可以。但是,如果我不點破這件事本質上的荒謬,未來的年輕醫師要不就是跟我一樣當傻瓜,要不就是混時間,吃虧的是誰?是聽眾!

回到蔡依橙醫師給我的驚嘆號。

蔡依橙醫師上週辦了他有史以來最大場的活動《新思惟論壇》,這個活動可以跟去年的TEDxTaipei做一個比較(TEDxTaipei有兩天,暫以第一天來當比較基準)。

第一、聽眾人數。TEDxTaipei第一天聽眾近千;《新思惟論壇》聽眾有三百。
第二、講者人數。TEDxTaipei第一天講者二十來位;《新思惟論壇》講者有十六位。
第三、講者支配時間。TEDxTaipei講者有十八分鐘,部分講者有十五分鐘、六分鐘不等;《新思惟論壇》講者一位有二十分鐘,夫妻檔共有三十分鐘。
第四、收費。TEDxTaipei第一天收費兩千四;《新思惟論壇》收費近萬。這表示,如果《新思惟論壇》招募到三百位聽眾,等於TEDxTaipei要招募到一千兩百位聽眾才會達到一樣的門票收益。

由第四點可以得知《新思惟論壇》的佳績,已經證明蔡醫師團隊再創高峰,而且在一些細節上,蔡醫師團隊做得更細膩。

聽過蔡醫師工作坊的朋友都知道,所有行程都是照schedule來,沒有一位講者可以拖幾秒鐘,而蔡醫師怎麼做到的?他用很多巧思,讓被提醒的講者也不會沒面子的離場,反而讓講者會不好意思地準備做結。這,就是功力了。

蔡醫師也非常熟悉回饋機制,試想,如果主辦單位在演講最後一刻喊著,請大家回家要寫心得寄伊媚兒給我,請問誰會理你。蔡醫師從早期活動就建立機制,只要演講結束三天內回覆心得者,就致贈一千塊禮券,如此進行,至少可以收到三分之一以上的心得回饋,讓場內聽眾、場外無緣的聽眾可以一窺研討會的精采奧妙。

蔡依橙執行長,台灣有你真好!

參考網站:http://meed2014.innovaradinc.com/event/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