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殺警案如由國民法官來審的話會不會不一樣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殺警案如由國民法官來審的話會不會不一樣

2020-05-04 10:08
司法院正力推國民法官制度,因此制是以重罪為適用範圍,類如台鐵殺警案,於未來必是由國民法官來審理,審判結果會不一樣嗎?值得觀察。示意圖/美式陪審團。iStock
司法院正力推國民法官制度,因此制是以重罪為適用範圍,類如台鐵殺警案,於未來必是由國民法官來審理,審判結果會不一樣嗎?值得觀察。示意圖/美式陪審團。iStock

台鐵殺警案被告鄭再由,第一審判決以其不具有責任能力而判無罪,致與大眾感情有所落差。(可參考筆者著,〈責任能力判斷是司法的一大黑洞〉)為解決如此的疏離,司法院正力推國民法官制度而因此制是以重罪為適用範圍,類如台鐵殺警案,於未來必是由國民法官來審理。(可參考筆者著〈該讓國民法官審殺人重罪嗎〉)惟經由此種審判程序所得結果,會不會有差別?

依照司法院所提的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只要是最輕本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故意犯罪致人於死的場合,就須由三位專職法官與六位國民法官組成合議庭來審理。而國民法官不僅要與專職法官共同決定犯罪事實有無,更得為量刑的決定,或可將民眾的法感情注入判決之中。

惟於國民法官審判的場合,合議庭的九位法官於正式審判前,都不能接觸證據,以免產生未審先判的預斷。而如台鐵殺人案,針對殺人事實的部分,並無太大疑義,審判重心實在於責任能力之有無,就得面對複雜的精神鑑定,而國民法官能否於短暫的審判期間充分理解,勢必產生疑問。相對來說,三位專職法官雖也不能事先接觸證據,但因須先為準備程序,就比國民法官具有資訊取得的優勢。再加以其已習於法庭的操作,對於鑑定報告的理解,也會比國民法官來得迅速。

國民法官可降低法官恣意與專斷

尤其是在責任能力判斷上,必須仰賴精神鑑定,但在此種鑑定實不如DNA鑑定般的客觀與準確性下,到底要只要一次鑑定,抑或為數次鑑定,並出庭接受交互詰問,勢會成為審判的關鍵。只是現行的刑事訴訟法,並不承認當事人有自行委請鑑定的權利下,對於鑑定必要與否、是否要再鑑定等,都由法官來決定。且於國民法官審判的場合,關於此等事項,亦屬三位法官的專屬權限,致使國民法官對聽取專家的意見,就處於消極被動的地位。

由於在現行審判制度,於機關鑑定的場合,往往未有實際鑑定者出庭,而僅以報告代替,如此的證據提出,實屬一種傳聞,法官或當事人也無詢問或詰問之機會,致為人所詬病。故在人民參與審判的場合,實際鑑定者就必須出庭。而於國民法官的場合,其亦可對之詢問。只是由於國民法官於正式審判前,並未接觸任何卷證,如此的詢問,就有可能陷入循環,也可能顯露出某種預斷,這與法官必須是公正的聽訟者,已有些許落差。更麻煩的是,由於現行的精神鑑定,往往耗費的人力、物力相當龐大,即便此種鑑定的主觀性必然存在,法官是否同意數次鑑定,以讓國民法官為相互比較,這本身也會有很大問題。若果如此,國民法官於審判庭所接收者,有可能就只是單一意見,致而無從為比較。

而在進入評議的階段,針對有無精神障礙,自應尊重精神鑑定的結果,但關於精神障礙是否使是非辨識、行為控制能力因此喪失,致無庸負起刑事責任,就必須由合議庭為法律判斷。而藉由六位國民法官的加入,也可有效降低法官的恣意與專斷性。

只是按照草案規劃,雖規定有罪判決至少須達三分之二的票數,卻明文至少要有一位法官的意見在內。故以台鐵案來說,即便六位國民法官全數認為被告責任能力並無欠缺而判有罪,但若三位法官皆堅持責任能力有所欠缺,最終仍須判處無罪,致與現狀無異。則國民法官,真的夠國民嗎?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