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藍營中彰雲抵制綠能發展的陽謀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藍營中彰雲抵制綠能發展的陽謀

2019-09-03 12:40
中部三縣市藍營三女縣市長,以各種理由不約而同的「卡」綠能,台灣離岸風場和太陽能重地的此三縣市,原本積極規劃甚至只差臨門一腳的綠能規劃,全部卡關。(圖為彰化王功風力發電)。圖/民報資料照
中部三縣市藍營三女縣市長,以各種理由不約而同的「卡」綠能,台灣離岸風場和太陽能重地的此三縣市,原本積極規劃甚至只差臨門一腳的綠能規劃,全部卡關。(圖為彰化王功風力發電)。圖/民報資料照

自去年1124地方九合一大選,中國國民黨乘軍公教「反年改」之風而起飛,中部沿海三縣市首長皆易主,不要小看縣市是地方政府,如果有心利用的話,「眉眉角角」還是很多,以半年多的發展來看,中部三縣市藍色新首長不約而同「卡綠能」跡象昭然若揭,目的是什麼?應該是為配合中國國民黨「重啓核能」的政策,中央執政的民進黨,雖心知肚明,「寶寶心𥚃苦,但寶寶不説」,拿不出什麼有效辦法來解套,事關台灣數十年未來能源政策,執政中央卻讓地方藉故玩弄於股掌之中,一時之間還看不出什麼大弊端,但中央若坐視不顧,則台灣綠能政策等於交給中彰雲三縣市藍營首長去決定,民進黨中央執政只有「蓋橡皮章」的份?

如眾之所知,中國國民黨去年公投所推出「以核養綠」,完全是個濫玩弄文字的幌子,骨子𥚃就是要延續核能丶續建核四的代名詞,只不過用「養綠」來呼弄減少對反世界潮流的反感而已,就如該黨提名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在對美國在台商會演講所說,在「核能安全,人民同意」情況下,該黨若執政,必將重啓核能發電。

韓國瑜講得嘴角全泡沬,完全忘了他演講對象是在台美商精英,他們固然重視電能,但也非常清楚「核能萬能」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心中難免發出疑問:「今夕何夕,長期執政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居然是這種角色?」,也難怪同黨的新北市長侯友宜,立即毫不留情面的打臉,說這是「假議題」,沒有核安,核燃料棒沒有辦法處理,就沒有資格講使用核能發電,誠哉斯言!

重啓核電是假議題

侯友宜已十分明白指出重啓核電是「假議題」,但中部三縣市藍營三女縣市長,卻以各種理由不約而同的「卡」綠能,原來在去年中彰雲是由三位綠營男縣市長執政,不料改選時,全都易人,且全由男換女,結果台灣離岸風場和太陽能重地的此三縣市,原本積極規劃甚至只差臨門一腳(如彰化縣)的綠能規劃,全部卡關。三縣市各有官冕堂皇的理由,理由各殊,結果卻一:「推遲綠能」,使國家重大能源政策,遭到嚴重挫折,原來能源還分政黨顏色,或者分男女性別?

此三縣市中,以彰化縣最為關鍵,因為彰化沿海不但是台灣,而且是世界級相當優良的離岸風場,近岸海淺風大,得天獨厚,所以許多世界級的海上風力發電商,都相中此一海域,申請開發者絡繹不絕,預計投資規模近兆,可謂乾淨能源產業的「金雞母」,前任縣長魏明谷縣政團隊,行政上戮力以赴,只差一腳即可大勢底定,可惜適逢改選,換人執政,接任者王惠美採拖延戰術,在關鍵細節上遲不核准,牽一髪而動全身,因逾時限而出現新局面,致使已投資數億元之世界出名海沃發電商,飽受刁難之餘,通知協力廠商停工,準備退出此一數百億的離岸風電投資,是中央適時介入協調,勉強留住了海沃,要不然,彰化風場會產生一連串的骨牌效應,總規模數千億的綠能計劃,會終吿崩潰。

投資外商進退兩難

為何王惠美縣長一人之愛惡喜憎,就足以影響數百億丶數千億風能發電的發展?此間微妙之處,熟悉「行政作業」的人,就能知曉,公文入公門,少一顆印章都不行,縣長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要卡一個風場發電計劃案,還綽綽有餘。外國先進國家,行政多上軌道,那知地方選舉,換了一個縣長,對一個數百億的風電投資案,會產生如此鉅大且關鍵的影響?就好像華航丶長榮兩公司遇到莫名奇妙的罷工,讓業主吃足苦頭,也顯示法令規章是人訂的,彈性大得很,「順我者昌」,果然是言之有理的諺語。彰化近海離岸風場投資外商,因地方政權易人,而遭到決然不同的處境,進退維谷,實為狼狽。

雲林縣也一樣,前任規劃好的「台西綠能專區」,已經中央核定,計劃面積近一千公頃(離島基礎工業區,即原國光石化預定地),第一期(前瞻計劃)補助款19億多,已將撥款進行實際開發,但縣長換張麗善了,整個專業區全部翻盤不算,打掉重練要改為「產業園區」,遭遇此突然變易,已在台灣成立資本額8億元「台西電業」的日商三井住友集團,除透過外交管道抗議外,並考慮撤資,並將台灣列入「投資有疑慮」的地區,言外之意,是將台灣列為不講信用的往來對象,而原計劃投入四百億的光電投資,也頓成泡影。雖然工業局本週要再和雲林縣政府共組專案小組,檢討台西一千頃土地重新規劃與產業引進,但綠能產業受挫,未來猶為未定之天(已投資百億元,但二十多年來閒置),則是事實。

台中市也不遑多讓,台中港內重要之離岸風機電廠,以及台電中火欲興建瓦斯發電機組,替代燃煤機組計劃,在林佳龍主政時代,均將之劃離「台中港特定區」之外,即不必送台中市都市計劃委員會審議,盧秀燕接任後,則自定「重大建設認定表」,將台中港區內電力丶離岸風電產業丶購物中心⋯⋯等,凡工程金額在二億元以上,需「奉市長核准」後列入台中市都市計劃審議,如此一來,中火要更新天然氣發電以替代燃煤發電時程,勢必延長,幾個離岸風電場建造發電亦然,拖個幾年不算什麼,這是以「市長換人,空氣換新」為競選號召的盧秀燕,心口如一的表現,還是倒行逆施?或是要以拖待變,為「核電重生」做凖備?

縣長卡關 綠能產業付流水

如上,世上有些事就是那麼湊巧,台灣綠能發展潛力最大的中彰雲三縣,原來的縣市長鼎力襄助綠能產業的規劃和發展,孰料選舉結果易人了,卻大幅翻盤或推遲。要知道,在綠能產業的推展上,時間就是電力和金錢,也就是空氣清淨的代名詞,彰化縣一個複審公文不肯發,差點使千億綠能產業付諸流水,雲林縣廢掉台西綠能專區,畫個「產業專區」的大餅,再幾年才會有真正成功成果?台中市把綠能及天然氣發電推遲,和競選口號相違背,背後是何居心?國民黨固然趁「反年改」之風而贏了縣市長之位,但綠能代替火力及核電是世界不可逆的潮流,痴心妄想再以核電「清潔丶便宜丶安全」來騙廣大國民,已是機會渺茫的事,迷途知返,三位女縣市長,莫再藉故欺瞞民眾,終有露出馬腳的一天。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