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開始進行驗鈔行動─黨國資產之13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開始進行驗鈔行動─黨國資產之13

2020-05-19 10:52
台中港自由貿易港區鳥瞰圖。圖/擷自台灣自由貿易港區網站
台中港自由貿易港區鳥瞰圖。圖/擷自台灣自由貿易港區網站

為了解決朝核問題,2003年4月在北京進行六輪六方會談,周邊多國並沒有結論,北韓以美國不守承諾為理由,退出談判,美國認為北韓仍然持續發展核武,雙方的互信徹底撕毀,而台灣方面尋找北韓貨幣,因為SARS冠狀病毒爆發,台灣社會如臨大敵,工作也同樣延誤,到了夏天,才終於有了進展。

進入台中梧棲港驗貨

台電公司一位林姓高層來電說,「可以進倉庫驗貨,但是,貨櫃很多,至少要十位工人,三天時間才能開箱驗完,而且只能看文件以及貨幣多少箱,無法進行對每張鈔票真假細細檢驗」,在這個前提下,阿敏必須回馬來西亞調集非華人,最好是連華文也不懂的原住民馬來人來台灣,對方認為,不懂華語馬來人到台灣,加入這個工作,不知道這些東西的底細,也可以避免洩密的機會,這樣要求是必然措施,可以想見,對方處理事情,相當隱密,不希望這件事對外曝光,阿敏也一口氣同意這樣安排。

阿敏在馬來找好工人,辦理護照後,直接從高雄入境,我安排他們進駐飯店,等候驗貨通知,在高雄盤桓兩天,對方終於來電約定在台中梧棲港見面,因為事先約定條件,不准台灣人加入驗鈔工作,所以,我用兩部車子,一部旅行車,送阿敏和工作人員到達梧棲港,在梧棲一家旅館入住,第二天,一大早,對方安排一部中型巴士到旅館接人,直接進入境外倉儲中心,事前,我要求阿敏把驗貨過程用手機拍下,以便向IMF報告,台中境外中心貨櫃有三百個,進口報單的品項登錄為紙張,但是,每一只貨櫃上面的物品說明,有台灣貿易公司名稱,單單從這些公司的進口報單,無法了解貨幣是進行哪一種交易,才會運送到台灣,為甚麼牽涉到台電,隱藏在貨幣後面的影武者,仍然密不透風,比較可以猜測的一點是,能夠有辦法運送這些貨櫃進入台灣,肯定是台灣大型的船運公司,當天晚上,我和阿敏在旅館看著他所拍的照片,開始分析起來,阿敏說:「對方全程監督我們驗鈔,很小心,進出時候還要搜身,很擔心我們把錢夾帶出去,做完工後才說,驗完這些貨幣,下一次要到基隆港的境外中心倉庫,哪裡還存放幾百個貨櫃,但是,有幾個貨櫃在大水災時候,被水沖走,裡面物品比較潮濕,另外,新加坡境外倉庫也存放數百個貨櫃,只能陸續安排時間進行檢驗。

六方會談談判籌碼

阿敏和馬來工人在梧棲港工作了三天,我循著原路帶他們回高雄,當天就辦理離境,等待下一次驗貨,並且向阿布杜通知進度,如果數量和IMF的資料吻合,就可以確認這些藏身在台灣貨櫃的北韓幣,就是當年美國政府為了收買北韓,所印刷貨幣,美國尋找這些貨幣回籠,做為六方會談的經濟援助工具以外,如果可以贖回黃金,也可以大賺一筆,因為當年印鈔所質押的黃金,每盎司已經上漲好幾倍。

其次,美國同意在北韓依協議完成棄核的動作,同意可經濟援助和補貼,但是,經濟援助將以美國所印刷北韓幣為主,這些貨幣可以在中國,南韓,日本,俄羅斯,美國進行匯兌,最後完成半島非核化之後,才會撤除經濟制裁,這是美國自己單邊設想的計畫發展,但是,六國會談的國家,卻不想和美國同步,這也是半島非核問題,一直沒有進展的原因。

單單驗鈔問題就拖延了一年,2004年,一個新的問題又出現了,阿布杜代表國際貨幣組織,以專案經理身分到台灣,和對方進行多次會談,阿布杜要求對方要找一位「擁有者」出面簽訂合約,而且地點必須是紐約的世界銀行總部,但是,對方卻沒有人願意出面擔任擁有者,一來不理解國際法律,二來擔心這些被制裁國家貨幣的擁有者,可能吃官司,所以,事情無法解決,就開始擱淺,當時,我已經隱約猜到這批貨幣幕後應該是國民黨的投資公司,後來在2019年,經由劉泰英先生證實,當年是國民黨和北韓金正日談判後,才把北韓貨幣取回,作為欠款的抵押,由劉泰英先生派到北韓的談判代表是馬愛珍女士,當年是擔任中央投資公司旗下中港貿易公司的總經理。

台灣和北韓交往超過20年,檯面上,透明的貿易額度很小,但是,不透明的貿易數字卻無法曝光,從貨櫃的貨幣數量分析,應該是很大的欠款,這一點日後將由政府追查。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