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人道精神的曲歌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人道精神的曲歌

——談東方白(浪淘沙)的崇高主題

2019-02-11 12:00
轉型正義的當政者沒有教育人民「知道台灣史」,所以不知道獨立自主這個東西原本是自己、是台灣人的東西。(圖為中正紀念堂遭潑紅漆)。圖/民報資料照
轉型正義的當政者沒有教育人民「知道台灣史」,所以不知道獨立自主這個東西原本是自己、是台灣人的東西。(圖為中正紀念堂遭潑紅漆)。圖/民報資料照

在文化部長鄭麗君被無恥之徒鄭惠中打巴掌後,筆者偶然看到昔日明道大學餐飲系學生鐘崇文、陳俞靜、陳昱蓉、李宛蓉繳給筆者的期末報告〈人道精神的曲歌——談東方白(浪淘沙)的崇高主題〉,其中有三段意涵,頗能反映鄭惠中這類人的無知緣由,很值得台灣當政者深思。

其一:《浪淘沙》字裡行間所隱藏的台灣意識,東方白說明,「這不是說台獨,而是屬於我們的東西。」他所描述的是生長在台灣這片土地上、這個空間的東西,絕非排外,是教你認識自己,東方白認為,這些東西本屬台灣人的,而從前的教育讓我們輕視自己,教我們感到不值得。就如同丘雅信面臨在動盪的時代下,對於身為台灣人卻夾雜在國家主權不確定的無奈下,在異鄉終老,而丘雅信一生追求正義、追求自己理想的勇氣更值得時下年輕人學習。

其二:故事情節特別針對在爭議的年代對二二八事件的描述,東方白解釋道,他的文章著重於「慧的無形」,給予讀者想法,冥冥之中給予智慧,提升精神境界,不是激起動情,而是化悲憤於智慧中。《浪淘沙》的故事背後,其實是在敘述「寬恕」的意涵,本省人對外省人的愛,外省人對本省人的愛。東方白強調,「我不是在激起仇恨」,而是更進一步,想得更遠、看得更遠。東方白無意探究歷史的對錯功過,但「生長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卻不知台灣的歷史,絕對是一種悲哀。」

其三:東方白花了人生最精壯的十年,寫了一部一百五十萬字的台灣大河小說《浪淘沙》,起於乙未之役,終於二二八事件後的台灣,以三個家族在此段時期隨著歷史發展的境遇轉變,道出近代歷史台灣在世界歷史的洪流裡,隨著外浪不斷地衝擊,卻「愈磨愈圓」。「國家不因外族侵略國勢增強,而是一種內在心靈的淘洗:悲情控訴的沈澱,宗教情懷的昇華,身份認同的釐清」——走過歷史的坎坷路,作者所欲表達的是台灣人學會了以宗教信仰的愛迎向未來光明的台灣。

不同以往的台灣大河小說,東方白的《浪淘沙》與其他如:鍾肇政的《台灣人三部曲》、李喬的《寒夜三部曲》雖處相同時代背景的歷史台灣,然而在地域、族群、與主題訴求方面與此兩部小說,已有較多不同的著墨與跨越。如在地域方面,從台灣、日本、中國、美加到南洋,族群則概括閩南、客家、外省與原住民,其所欲表達的主題也由台灣人的抵抗控訴,到《浪淘沙》中對歷史悲情的釋懷。 從為自己而戰的乙未戰爭到被逼上戰場為日本人而戰的二次大戰,「台灣人自戰爭中走過來,所祈求的不是從暴力的手段獲得和平,而是學會了去除種族、國家與宗教界線後的人心和平。」以戰爭為主要背景,以和平為追求的目標,可謂台灣的「《戰爭與和平》」

認識自己 珍視自己

這四段的精華,反映出台灣目前的困境和解決之道,也蹦出為什麼台灣已經民主化了之後,竟然還有鄭惠中這樣的不知歷史真相和認知偏頗的人。

這四段是:「這不是說台獨,而是屬於我們的東西。」、「生長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卻不知台灣的歷史,絕對是一種悲哀。」、「國家不因外族侵略國勢增強,而是一種內在心靈的淘洗:悲情控訴的沈澱,宗教情懷的昇華,身份認同的釐清」、「台灣人自戰爭中走過來,所祈求的不是從暴力的手段獲得和平,而是學會了去除種族、國家與宗教界線後的人心和平。」

首先,東方白要說的是:「生長在台灣這片土地上、這個空間的東西,絕非排外,是教你認識自己,東方白認為,這些東西本屬台灣人的,而從前的教育讓我們輕視自己,教我們感到不值得。」

不錯,經歷了數十年,台灣人民竟然還有奴隸心態的看輕自己,不認識自己。所以會有鄭惠中這樣的自以為是的大中國主義者,還存在著殖民心態藐視供養它們的台灣人。原因就轉型正義的當政者沒有教育人民「知道台灣史」,所以不知道原本是自己的東西,也就是獨立自主這個東西是台灣人的,台灣人因無知,竟然以為是外來的恩典,所以會有鄭惠中這種「乞丐趕廟公」的人。

而第三和第四段則在描述外來的殖民統治淬鍊了:「國家不因外族侵略國勢增強,而是一種內在心靈的淘洗:悲情控訴的沈澱,宗教情懷的昇華,身份認同的釐清」,以及,台灣人悲天憫人的胸懷,「學會了去除種族、國家與宗教界線後的人心和平。」

沒有錯,台灣人經歷了數百年被奴歷史的苦痛,沒有怨天尤人,反而提升了身心靈。可是,歷史苦痛淬煉出的聖潔靈魂,卻被外來者認為懦弱可欺的顛倒是非,不知道珍惜台灣人民的和善。這不就是因為沒有轉型正義去導正是非觀;沒有正確的歷史與人文教育的結果嗎?

鄭惠中的這一巴掌,打醒了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正義感和是非觀了嗎?這一巴掌,打醒了台灣人民和台灣政府對轉醒正義的正確認識了嗎?若是沒有,那麼,台灣人理所當然繼續做奴隸;外來的高貴統治者吃飽喝足繼續當惡人,不就各安其分了嗎?還有甚麼好抱怨。悲哀。

筆者的這四位學生,讀書能讀到精華、看戲深入體會(東方白的浪淘沙曾改編成連續劇),因而對台灣史和當前台灣處境有感觸、有心得。回頭看看鄭惠中,吃台灣米,喝台灣水,在電視圈混那麼久,卻一點也沒長進,不知感恩,真是白活了幾十年。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