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滿洲獨立運動參與者被中國國安部門逮捕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滿洲獨立運動參與者被中國國安部門逮捕

滿洲國協和會警告滿洲人不要去淪陷區旅游

 2019-05-21 10:42
滿洲國協和會被捕會員蕭博宇由於為滿洲獨立做宣傳,並為滿洲國協和會發展組織被扣押。圖/滿洲國協和會
滿洲國協和會被捕會員蕭博宇由於為滿洲獨立做宣傳,並為滿洲國協和會發展組織被扣押。圖/滿洲國協和會

東北人主張滿洲獨立,組織成員遭中國國安部門大舉拘捕

針對網路上日漸擴散的「滿洲獨立」運動(主張東北脫離中國獨立,建立民主自由國家),日前已引來中國國安部門警戒。

「滿洲獨立」 也被支持者稱為「滿洲復國」,意指恢復滿洲1945年以前的國家地位。因為發展過於快速,中國國安部門在4月初發動大規模拘捕,一舉逮捕中國境內多名參與滿洲復國倡議與相關組織的民間人士。

「中國政府本來大概以為所謂『滿洲獨立』只是在網路流傳的年輕人玩笑話。現在政府緊張了,發現這不只是個玩笑,越來越多不同階級的人是真的對中共統治的東北絕望了,轉而相信東北靠自己能過得更好。」今年2月底已經在美國注冊為NGO的滿洲復國組織——滿洲國協和會(Concordia Association of Manchuria)的副會長Shumuru Angguri這樣分析。  

出生于1995年的遼寧瀋陽人蕭博宇,是滿洲國協和會奉天省本部長。由於為滿洲獨立做宣傳並為滿洲國協和會發展組織,在2019年4月9日遭到中國國家安全局人員扣押,所涉罪名是「分裂國家破壞統一」、「勾結外國勢力危害主權」,至今生死不明。

出生于1981年的黑龍江哈爾濱人張立明於4月9日在哈爾濱家中遭到逮捕,受捕原因不明。立明已婚,育有一女,事發不久後也與外界完全失去聯繫。立明在網路上與滿洲獨立支持者有許多互動,經常以化名發表支持滿洲復國之言論,並積極參與協和會組織的許多復國活動。

出生于1999年的吉林長春人李冠松,是滿洲國協和會的技術顧問。由於為滿洲國協和會提供IT技術支持,李冠松于4月16日,在吉林延邊被中國國家安全局人員抓捕,罪名是「勾結境外勢力」,至今生死不明。李冠松在這次被抓捕之前,就曾經因爲在就讀的大學宣傳滿洲獨立而被大學政工幹部談話。他就讀大學的政工幹部甚至威脅李冠松:如果繼續參與滿洲獨立運動,將不允許他出國留學。

目前在南京工作的黑龍江黑河人雲鵬塔爾(微信名),也在4月9日當天在南京遭到國安部門人員逮捕。雲鵬塔爾在滿洲國協和會擔任支部長,因此也被扣上涉嫌勾結境外勢力的罪名。

就連僅僅是弘揚滿洲文化的遼寧瀋陽人韓哲(微信名韓社長),都在4月9日當天被國安部門逮捕。韓社長是瀋陽高級土司馬斯俱樂部(toastmaster club)的職員,常在網路上宣揚滿洲本土文化,表達對東北現狀的不滿。

5月9日,在美國參與滿洲復國運動的某消息人士指出。約在4月9日當天失聯的滿獨支持者,還有住在大連的高田良(化名)、承德的李向東(化名)、呼倫貝爾的大黑貓(化名)、赤峰的羅凱(化名)等共18人,這其中有的人還只是在校學生,目前全都未能與外界恢復聯繫,恐怕也已遭到拘捕。

滿洲國協和會等滿洲復國運動團體對此高度警戒,擔憂中國政府會再進一步搜捕中國境內的滿洲獨立支持者,並擔心已經遭捕的人士遭受非人道待遇,希望外界關注此事。協和會中央本部已經要求中國境內組織成員進入潛伏狀態,並警告海外獨立運動支持者避免入境中國!


被逮捕的滿洲愛國者韓哲,因為在網路上宣揚滿洲本土文化,表達對東北現狀的不滿被捕。圖/滿洲國協和會

經濟沒落加貿易戰衝擊,海內外滿洲獨立思潮暴漲

滿洲獨立思想大約從2011年開始在中國人人網上興起,主張讓原滿洲國領土(包括東北三省、熱河及内蒙古自治區境內部分地區)在内的整個滿洲地區以民主自決方式再次脫離中國,並提倡使用「滿洲」此一舊稱取代具有從屬意味的「東北」,用「滿洲人」泛稱包含漢族、滿族、蒙族、朝鮮族在內的所有東北地區居民。

支持者援引1945年以前滿洲全土在滿洲國統治下的繁榮與文明,對比到今日中共治理下的經濟沒落、文化喪失、失業率高升與人口外移,懷念滿洲人民自主、自治的年代,將對民主與自由的期望寄託於歷史符號中。

滿洲獨立的支持者遍及漢、滿、蒙、朝等各民族,遍及全區各地,職業遍布工人、商人、學生等各行各業,其中更包含許多旅居海外的留學生與僑民。東北在改革開放以後一直是經濟發展相對弱勢的地方,受到不景氣影響,當地人前往南方或出國謀生已成大趨勢。中美貿易戰爆發以來,東北經濟受到嚴重衝擊,讓不少基層民眾與藍領階級也開始尋思滿洲獨立建國的可能性。

劉曉波「被病逝」,讓東北同鄉對中國民主化絕望

同為東北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出生在長春)在2011年於監禁中癌逝,導致更多東北年輕世代與知識份子對中國的民主化前景感到絕望,轉而支持尋求東北自身的獨立。

目前規模最大的滿洲獨立團體——滿洲國協和會,其海內外成員已經超過4千人。滿洲國協和會曾經舉辦長春圍城死難者紀念式,以及滿洲傳統節日「頒金節」的慶祝活動,追尋滿洲本土的歷史記憶與文化驕傲,希望喚起新世代的滿洲認同。

2018年5月,爲紀念長春圍城70周年,該團體的海外成員曾率團到美國舊金山的中國領事館前抗議,揮舞滿洲國國旗,向中國政府表達抗議。

2018年11月22日,爲慶祝滿洲傳統節日「頒金節」,該團體的國内成員曾組團到瀋陽附近的滿清祖陵(昭陵、福陵、永陵)進行祭拜活動。

引起中共緊張,加大打擊「滿獨」力道

為保護成員人身安全,滿洲獨立運動者鮮少公開暴露身分,多採取祕密方式聯繫與活動,組織方式相當嚴密穩健,不曾採取過任何暴力、激進的行為。

由於滿洲獨立思想對東北年輕世代的影響越來越深,觸及層面也不斷擴大,近來已經引起中國治安單位的緊張,被迫嚴肅看待新興的滿洲獨立問題。

北京當局先前曾透過駭客攻擊滿洲國協和會的臉書宣傳主頁以及滿洲國協和會會長Sartak Arslan的臉書帳號,現在更透過各種方式對有意關注滿洲獨立運動的網友發出威脅。執法人員恐嚇參與者稱,支持「滿洲獨立」的人依據中國法律最高可判處死刑。中國希望藉由恐嚇來壓下滿洲獨立思潮,甚至抹黑支持滿獨的活動者是「偽裝成滿族的漢族」,藉此挑動族群矛盾。實際上,滿洲獨立運動的組織者與倡議者兼有漢族、滿族、蒙古族、朝鮮族、俄羅斯族甚至大和族(戰後遺留在東北的日本孤兒),海內外的八旗後人更是重要支持者,但他們早已放下狹隘的民族觀,轉而共同認同滿洲地區這一塊土地為自己的祖國。

面對中國經濟惡化與政治緊張,打壓滿洲復國運動的力道可預見正在加強,儘管前方挑戰重重,但他們會設法找出抵抗方式,尋找一切可能的支持。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