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我沒有政治立場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我沒有政治立場

2019-08-09 12:20
 「我沒有政治立場」,有很多可能的意思。不管哪種理由,都很糟不是嗎?不是環境很糟,不容許個人表達自己的想法,就是個人的人格糟糕。圖/網路合成
「我沒有政治立場」,有很多可能的意思。不管哪種理由,都很糟不是嗎?不是環境很糟,不容許個人表達自己的想法,就是個人的人格糟糕。圖/網路合成

每次,聽到那句台灣社會的重要名言:「我沒有政治立場」,我就五味雜陳。

人,不論年齡大小,都有感覺想法。有的人善於表達,有人則有困難;有人喜歡發表自己的意見、談自己的感受,有人則不喜歡。總之,不管表達能力好不好,喜不喜歡或想不想談自己的想法,人,每個人,都有自己對人事物的感覺和觀點。所以,「我沒有政治立場」,是假話。

以前,從事兒童工作,一個經常要處理的問題,就是說謊。其實,說謊是很大很重的詞彙,孩子一聽到人家這樣說他,幾乎都會有很大的情緒反應。不過,我們比較關心的是,為什麼孩子不說真話,所以我們會努力去了解孩子不說真話的原因,因為,知道了原因,就能幫助孩子看到問題、面對問題和處理問題。也因此,我們會視孩子說謊為孩子有一個他無法處理或面對的情況。

不過,要讓孩子願意說出說謊的背後原因,還真是不容易。因為,大部分的孩子都知道,說謊就很糟了,再說原因,鐵定要被處罰。因此,建立一種信任的關係是重要的,也就是孩子知道我們會願意好好地聽他說明解釋,而且不會聽完他說明事情始末緣由後,就爆炸生氣亂罵他,甚至打他。孩子說謊後,會不知道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嗎?知道的,所以他們其實很焦慮不安。所以,他們會需要一種溫柔的理解和接納,也就是,不論事情有多糟,我願意聽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陪你看到問題、面對問題和處理問題(包含適切的處罰,是為自己言行負責的學習)。一次、兩次、三次......先是,孩子在說謊後,會比較願意說出問題,接著,也開始懂得學習想辦法處理問題或求助,所以可以不必說謊。

孩子不說謊後,也慢慢變成能夠清楚表達意見和感覺的人,這是一種在良好的成長和學習環境下所養成的能力。而且,漸漸地,孩子也能夠願意認真聽聽他人的想法感受,就像老師們專心聽他們說話一樣。然後,是與非、對與錯,就在「聽人說」和「說給人聽」的過程中,慢慢落在他們的心底。這時候,我們也常會發現,孩子變得從容自在、快樂自信,臉上有明亮的光彩。有人可能會說,因為不說謊了,所以無心事、無罪惡感,當然就輕鬆快樂起來。是如此,但是,更重要的深層原因是,孩子因為感受到被尊重、接納和信任,所以開始能夠好好思想事情,也不害怕表達自己的看法和感受,感覺自己像個,人。

說謊是獨裁年代求生或升官的手段

除了沒經歷過二二八、白色恐怖的新世代,在過去,哪個台灣人不曾害怕表達自己對國家社會的看法?很少、很少人,因為,無懼而言,就會受嚴厲懲罰,即使是中國國民黨黨員的雷震和殷海光,說實話,後果是那般地悲慘。於是,不說話、說假話、向獨裁低頭,就成了一種求生或升官發財之道的社會文化。

所以,是的,民主精神、正直誠實、苟且偷生、逢迎拍馬、說謊作假等氣質人格,皆可養成。不過,民主素養、正直誠實等重要價值,養成不易,說謊虛偽作假、向獨裁威權低頭或靠攏,卻是輕而易舉,比較像是天性的直覺反應。哦,那麼,民主和威權,是後天與先天之戰嗎?

關心兒童發展與教育的我,相信是教養與學習之戰。看看中國的「再教育營」,或是想想台灣過去的「黨國教育」,就知道教育的影響力和重要性。經由教育,獨裁威權的國家要你,閉嘴遵命、說謊逢迎、忠貞賣命;經由學習,民主自由的社會要你,發表意見、誠實正直、重視公平正義、追求自己的幸福和夢想。在政治上,台灣走過獨裁專制,有民主選舉,越來越重視人權,但是我們的家庭、學校、社會到底民主自由了沒?又多認真在教導孩子那些民主自由有人權的社會該有的重要價值呢?還是,「賺錢」仍擺在教育目標的第一位?如果是,當吳寶村、一芳水果茶在為賺錢而去卑躬屈膝討好中國、踐踏羞辱生育他們的台灣時,憤怒之餘,我們更該來想想,台灣的教育該怎麼繼續走下去。

其實,「我沒有政治立場」,有很多可能的意思。可能,因為我和大家的政治立場不同,害怕被排斥,甚至被批判攻擊,所以說「我沒有政治立場」來自我保護;可能,我所擁護的政治立場是弱勢,即使是正義的,我害怕,所以說「我沒有政治立場」;可能,我所支持的政治立場是邪惡的,知道會被唾棄,所以說「我沒有政治立場」;可能,我想賺錢,所以說「我沒有政治立場」來表示自己的中立純淨。不管哪種理由,都很糟不是嗎?不是環境很糟,不容許個人表達自己的想法,就是個人的人格糟糕。

日前,「紙風車文教基金會」的執行長李永豐說:「我確實有政治立場啊!但請批評的朋友到現場看看劇、看看孩子,政治沒那麼偉大啦,我絕不中立,我一生努力都導向孩子,我還希望未來台灣所有選舉場都不要辦造勢大會,改讓孩子有看大型演出的機會,政治不是就是在為這群沒有票的拚未來嗎?」老實說,那個「我確實有政治立場」,讓我像是忽見一朵美麗盛開的紅玫瑰,驚喜和感動。我真的不記得有哪位公眾人物在面對質疑時,能夠誠實地說,自己有政治立場。當然,也因為李永豐先生和他的工作夥伴們的理想和行動,是想要創造更好的社會文化,所以心能坦蕩。只是,許多台灣人似乎不懂或無法欣賞這種誠實與真誠,仍期待「我沒有政治立場」之虛假純潔的欺騙,無法理解「政治立場」與真心關心台灣未必有絕對關聯。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