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台灣建國聲勢為何弱化消失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台灣建國聲勢為何弱化消失

2020-01-13 16:02
因只要中華民國體制繼續維持,台灣會處於被北京政府併吞繼承的危險狀態,也不可能成為獨立國家。目前竟然有85%的台灣人認同中華民國,各政黨也都喊出捍衛中華民國。若無法拆除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引信,台灣隨時會引爆的危險如何化解?圖/取自韓國瑜臉書(資料照)
因只要中華民國體制繼續維持,台灣會處於被北京政府併吞繼承的危險狀態,也不可能成為獨立國家。目前竟然有85%的台灣人認同中華民國,各政黨也都喊出捍衛中華民國。若無法拆除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引信,台灣隨時會引爆的危險如何化解?圖/取自韓國瑜臉書(資料照)

早期,為了鼓勵台灣人民,我們常常會強調北京政權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各國並沒有積極的承認。台灣人民應該勇敢的站起來宣布獨立,追求建立主權國家。當時提出的口號就是,「追求台灣主權、建立新而獨立國家」。

民進黨承認中華民國體制是國家

1994年,民進黨施明德主席與高層開始強調,「台灣絕對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主權屬於台灣人民」。企圖改變「追求」建立主權獨立的台灣共和國黨綱,轉化民進黨路線為:因為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只要修憲、民主化、國會全面改選、廢省、總統直選,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也可以成為獨立國家。如此就可以不必再背負建立台灣共和國的重擔,去除台獨黨的陰影,容易獲得更多的選票。

1996年5月10日,民進黨文宣部副主任周奕成、民進黨選舉對策委員會副執行長陳俊麟、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秘書長田欣與民進黨國大代表鄭麗文、鍾佳濱、段宜康等人聯合發動100多人連署,公布《台灣獨立運動的新世代綱領》,作為團結鞏固中華民國現狀的政治論述。綱領第5條指出:「台灣已經獨立,不必以『台灣』為國家的名稱。國號、國旗、國歌的變更,不是台獨運動的主要目的。台灣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最好能名實相符,以台灣為國家的名字。但是當國際現勢不允許時,應當接受暫時以中華民國名稱,維護實質獨立的成果。」

台灣的名稱,事實上也不能令『台灣』人民接受。不要以為用台灣的名字,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民進黨即使立刻執政,也不可能立刻宣布台獨。第一,黨綱規定要經公民投票,如果公投否決,民進黨即使是執政黨,也要接受現有中華民國國號。第二,國際局勢不可能允許台灣立刻宣布獨立。第三,台灣獨立是一個不需要宣布的事實。因此,1996年民進黨開始宣稱,台灣已經成為主權獨立的國家,不需要再宣布獨立,遵守中華民國憲法,國號為中華民國,這既是歷史事實也是現實狀態。

當時為了使民進黨能醒過來,因此我們開始在建國陣營內部與學界,論述「台灣地位未定」、「台灣不屬於中國」、「台灣主權屬於台灣人」,這些說法是有問題,會被惡用成為中華民國體制的護身符,只要中華民國體制繼續維持,台灣是不可能成為獨立國家。

「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運動受阻

1996年的第一次總統直選,1995年初期曾經參與民進黨候選人彭明敏的選舉策略會議,主張選舉勝敗選票考量在其次,應該以向台灣人民宣傳:「為何必須廢棄中華民國體制,才能使台灣成為獨立國家」,作為選舉運動的核心。然而,幾乎所有在場人士都反對,這種以否定中華民國是國家為主軸的選舉策略。結果失去一次全面性宣揚台灣尚未獨立,鼓勵台灣人民站起來,勇敢的宣布獨立,建立自己國家的機會。

1997年之前,香港與九龍界限街以南的主權是屬於英國,所以97年才會使用「香港主權移交中國」這樣的稱呼。1842年中英《南京條約》將香港永久割讓給英國,1860年中英《北京條約》又將九龍永久割讓給英國。所謂1997年的歸還99年租借地,應該只是1898年中英《拓展香港界址專條》所租借的九龍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地方及附近200多個離島,到1997年6月30日屆滿。

但是在英中談判1997年6月30日租借地屆滿問題時,基於英國與中國之間的利益交換,英國竟然完全忽視香港民意,決定把永久割讓的香港島與九龍半島南端的主權移交中國。英國既然會把永久割讓的香港島與九龍半島南端的主權移交中國,那麼即使「台灣地位未定」,國際社會也可以把「地位未定」的台灣移交中國。

1997年7月1日香港移交北京時,為了警惕台灣人,「今日香港、就是明日台灣的命運」,應該早日廢棄中華民國體制,建立台灣共和國。因此結合有志之士發起「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運動。

但是運動受到中國國民黨李登輝政權的扭曲,民主進步黨與台灣獨立建國聯盟又同時在1997年6月28日,舉辦「628反對中國併吞大會」,分散「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運動的焦點。民進黨領導人與許信良、陳水扁又在會中強調:「台灣完成了總統選舉,所以台灣已經獨立是一個主權國家,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收回香港主權,不等於可以併吞台灣主權。」他們完全無視英國把永久割讓的香港島與九龍半島南端的主權移交中國,也忽視沒有建立台灣共和國的情況下,即使「台灣地位未定」,國際社會也可以把「地位未定」的台灣移交中國。

結果使台灣尚未獨立,鼓勵台灣人民站起來廢棄中華民國體制,勇敢的宣布獨立,建立自己國家的機會又再次受阻。

2000年5月20日,陳水扁在中華民國第10任總統就職演說中宣示四不一沒有:「只要中共無意對台動武,本人保證在任期之內,不會宣布獨立,不會更改國號,不會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會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也沒有廢除國統綱領與國統會的問題。」民主進步黨再一次公開宣布,放棄建立台灣共和國的目標,開始主張「中華民國」是國家,台灣已經獨立,不需要獨立建國運動。

21世紀開始,許多台灣民眾已經被中華民國病毒感染。民進黨完全不提「獨立建國」才是台灣的有效藥方,反而只會反對北京政府消滅中華民國,還要繼續捍衛中華民國。就連中國國民黨的草包們,也因為感染中華民國病毒,還主張捍衛中華民國這個國家的主權,假裝不知道如果這樣就是「兩個中國」,還主張「一個中國」,整天胡說八道、不知所云。

中華民國病毒遍及台灣

21世紀開始,各政黨已經使中華民國正當化、合法化,在國家認同方面,目前對中華民國在台灣是國家的認同度高達84.7%。因為台灣已經獨立,也不需要獨立建國運動,台灣建國聲勢當然弱化消失。一方面,中華民國在台灣既然是國家,所以維持與中國和平交流,投資中國,喪失敵我意識,所謂的兩岸一家親等,也就理所當然。

今年的總統候選人韓國瑜高喊捍衛中華民國、中華民國萬歲,宋楚瑜說台灣獨立不可能,只能靠中華民國保護台灣,蔡英文說愛中華民國,她現在就是中華民國第14任總統,現在在選中華民國第15任總統,所有候選人都宣布要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

這些總統候選人都被中華民國病毒傳染,完全不知道維持中華民國體制,台灣共和國就無法建立,台灣根本不可能已經獨立。同時北京政府也很希望在台灣內部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只要台灣的中華民國不去聯合國或國際社會爭中國代表權,北京政府就很安心。因為只要是中華民國的一切,北京政權就有權利繼承,屬於中華民國的台灣就是北京政權的台灣。

國際社會認定的事實是,台灣維持中華民國現狀,北京政府就有權合法主張領有台灣,我們一再主張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台灣就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北京政府從來不是要消滅中華民國,而是要繼承中華民國。這些由聯合國與世界各國的對應都証明,北京政府可以合法代表與繼承中華民國。事實上,中華民國名號對北京政權並非禁忌,依據聯合國憲章第23條,中華民國仍為中國之國號,北京政權在聯合國就是堂堂正正代表中華民國出席開會。中華民國的一切,包括國旗,國號,外匯,大使館及財產,北京政府都有權繼承使用,當然也包括中華民國台灣。

因此,只要中華民國體制繼續維持,台灣會處於被北京政府併吞繼承的危險狀態,也不可能成為獨立國家。目前竟然有85%的台灣人認同中華民國,各政黨也都喊出捍衛中華民國。這次選舉過程有550萬人拿著中華民國國旗上街頭,企圖利用中華民國體制維持台灣屬於中國。如果無法改變550萬人與817萬人的想法,台灣內部是有一顆危險的傾中未爆彈。若是無法拆除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引信,台灣隨時會引爆的危險如何化解,這是台灣建國陣營必需面對的重要課題。

由此可知,台灣建國聲勢弱化與建國運動出現錯誤的認知和主張有關,尤其是控制媒體話語權的政客與各政黨,都製造錯誤理論、訊息,誤導台灣人相信「中華民國是國家」。加上長久以來台灣內部,為了強調台灣本土意識,從歷史、語言、文化,甚至包括血統、種族等,說明台灣和中國沒有關係、台灣不是從屬於中國。這些有助於台灣意識與民族形成,但是並非現代國家組成要件,也不能直接等同於「台灣必然是國家」。

以上結果導致許多台灣人,將中華民國政府與台灣是國家混在一起,相信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也可以使台灣獨立,不需要獨立建國運動。中華民國的正當化、合法化,使台灣人誤認中華民國在台灣是國家,認為「中華民國」是國家的結果,台灣就被認為已經獨立,當然就不需要獨立建國運動。

台灣社會完全沒有免疫力,一旦被中華民國政病毒傳染立刻精神錯亂,明明「不是國家」,卻說成是不正常精神錯亂的「國家」。如此的演變、發展,卻與獨立建國運動一再強調,「台灣地位未定」、「台灣不屬於中國」、「台灣主權屬於台灣人」,這些說法有密切關係。因此,台灣建國聲勢是否能再次壯大,對於台灣地位未定問題,維持中華民國現狀問題,都有再分析檢討的必要。

民視台灣建國學非常珍惜建國資源與舞台,雖然有來自各界的批評,還是忍辱負重的希望傳達正確的建國理論和觀念。目前播出已經將近3年,很遺憾,民視突然通知自2019年11月29日開始,停止錄製「台灣建國學」與「台灣憲法學」節目。

後續所有劇本文稿已經準備齊全,雖然不能在民視播出,繼續宣揚台灣獨立建國的理念。但是台灣獨立建國理念很重要,很多重要的理論和觀念還是有必要一再的分析探討。例如:「台灣地位未定」、「台灣不屬於中國」、「台灣主權屬於台灣人」,這些說法就是其中之一。因此,只要有機會也應該繼續宣揚,台灣維持中華民國現狀的危害,面對現實的說明台灣尚未獨立,鼓勵台灣人民站起來,勇敢的宣布獨立,建立自己的國家。

本文發表之後,將陸續探討:「台灣地位未定問題再分析」、「台灣地位未定之後的發展與事實證據」、「如何從現狀的台灣地位獨立建國」,繼續論述台灣建國理念。

最後常有人會問,到底有多少人真正了解、支持許教授的建國理論和觀念?過去李鎮源院士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高俊明牧師,都曾經在熱心的討論之後認同我的說法:「中華民國的正當化、合法化,使台灣人誤認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已經變成國家,台灣已經獨立。」但是他們在經過多次與建國陣營其他領導人與學者爭論後,也無法再傳達這些理論。

然而,反對的雖然占多數,但是都沒有指出,本人建國理論和觀念的錯誤之處。特別是都沒有針對90年代修憲、國會全面改選、廢省、總統直選之後,為何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已經變成是國家,台灣已經獨立的說法,提出有效的理論論述。因為了解、支持者很少,又沒有機會與反對者辯證,所以至今對於自己主張的建國理論和觀念還是很心虛。因此本人也無能為力直接指出,建國陣營、民進黨內部與學界,誰的建國理論和觀念有問題,誰應該負起台灣建國聲勢弱化消失的責任。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