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荒謬保密!滙款受款人不能知道滙款人是誰?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荒謬保密!滙款受款人不能知道滙款人是誰?

2019-05-25 10:41
實施不知已經幾年的滙款受款人不知滙款人是誰,也難以查證得知的荒謬現象,該是立刻中止了,此事不用修正銀行法,只要主事者腦筋轉個灣,把受款人解釋為滙款行為的當事人,而非無關之第三人,問題自然迎刄而解。圖/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實施不知已經幾年的滙款受款人不知滙款人是誰,也難以查證得知的荒謬現象,該是立刻中止了,此事不用修正銀行法,只要主事者腦筋轉個灣,把受款人解釋為滙款行為的當事人,而非無關之第三人,問題自然迎刄而解。圖/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銀行界通行數十年甚至百年以上的「滙款」業務,現已與時俱進到「X   Pay」的世代,但令人驚悚的,卻有一樣陳年陋規:透過銀行丶郵局滙款(郵政劃撥除外),受款人竟然「不能」知道滙款人是誰?根據金管會及所轄銀行局説法,是因為銀行法第四十八條有規定存丶放款及滙款資料,除了特定條件外,需要列入「保密」,所以銀行無法提供滙款人的資料(姓名丶地址丶電話⋯⋯等)給受滙人,至於受滙人如何能得知入帳款項是由何人所滙,如何聯絡有關滙款事宜,金管會的答覆是「自己想辦法」!

 銀行法第四十八條固然規定,銀行辦理存丶放款及滙款資料,除法律及主管機關別有規定外,應需「保密」,揆其立法宗旨,應是保護存丶放款及滙款存丶受款人之資料,不受隨便公開,以免滋生不必要後遺症,但其「滙款」資料,居然在實務上也解釋為包括「受款人」在內,於是滙款金額是有進了受滙人帳戶,但却是隱性的一串數字代號,不知道何人所滙,就連向受款行查詢,也以銀行法有保密規定而不可得,於是留下一大堆問號,錢是何人所滙,如需回報或開立收據,則茫茫然不可得,有如大海撈針一樣。

面對這樣的窘況,應以接受「政治獻金」的公職候選人,和接受「慈善捐款」的財團丶社團法人或基金會最多,常常帳戶上會出現一些小額捐款,但不明其所由來,尤其像韓國瑜在高雄市長選舉時,有上億元的「小額捐款」,透過銀行滙款的一定不下萬筆,按照選罷法及政治獻金法規定,是需如實開立政治獻金收據給捐贈人(即滙款人)的,但由於缺少滙款人姓名等資料,無從開立收據,縱使從別的迂迴管道,知其姓名,收據也缺地址而無法寄送,那銀行法的保密規定,豈不是要候選人違法將事,以「無名氏」來處理成千上萬的小額捐贈人?(大筆滙款應是知道來源),常接受會員或非㑹員捐款的法人團體或基金會,更是天天面臨此困擾而難以解決。

不過,面對此一曲解法律而造成受滙人天大不便的「解套」,金管會倒自有一套迂回妙招,那就是由受滙人依流水號向受款行申請,受款行轉而向滙款行申請,由滙款行再向原滙款人,詢問個資可否可同意給受款人知悉?如獲同意,再循原滙款管道通知受滙人,如此,就等於不違反銀行法保密規定了?此一迂回方法,繞了一大圈,才回到絕大多數滙款人的原始目的,豈非「脫褲子放屁」?金管會另有一解,謂牽涉到個資法,如同詢問某人手機時,應得到其本人同意的道理一樣,此譬喻實不倫不類,把銀行滙款比喻為手機個資,曲解個資法,莫此為甚。

其實,金管會(及銀行局)一開始就岔解了銀行法關於滙款「需保密」的立法原意,滙款人既要滙款給受款人,則受款人是滙款案的相對人,並不是無關的第三人,而滙款申滙單上也寫明滙款人之個資,並非空白,其意思表示是不對受款人有保密之必要,但銀行為何不主動每筆或一次多筆滙款皆通知受款人?實務上牽涉到「通知成本」,吾人通悉,國內一般銀行滙款手續費為卅元,其中由滙款行和解款行如何拆帳,外界並不得而知,假設是平分,則受款行分到十五元,還要負擔通知受款人之通知郵費,以平信而言是八元,那每天該行總丶分支行光通知郵費負擔,一天就在數十萬元之譜,每年多出億元以上郵費,還不算處理這些滙款所需增加人力、物力成本,一家中大型銀行通知成本總數在十億元以上,豈是經營之道?當然有保密藉口可循時,優先用以搪塞外界合理之質疑,外界不查,果掉入藉口陷阱,逆來順受,不進一歩探索法律規定立法本意,隨便就給假「專業」給呼嚨過去。

由上,銀行曲解銀行法及個資法規定,其來有自,用膝蓋想也知道,才會造成資訊流通應最快速和最先進的銀行,在滙款方面卻通通是「無名氏滙款」的荒謬現象,唯一例外的是郵局郵政劃撥,郵局會在用戶一段時間或金額以上,用劃撥單影本通知劃撥帳號受款戶,如此豈非違反了銀行法?金管會矛盾辭窮之餘,謂郵政劃撥是「特例」,因其劃撥單有一通知欄,郵局可據此影印通知劃撥帳戶,金管會此理由似是而非,屬強辯硬抝之辭,郵政劃撥亦屬銀行法「滙款」保密範圍之內,為什麼可以「特例」?乃郵政劃撥與郵政投遞業務同屬郵局,早先劃撥業務是屬於「郵政業務」免郵費的,後來如有更改,也是「自家業務,左手交給右手」而已,況非每筆滙款都通知,集中一段時間才通知,而銀行同一銀行通滙免費,卻要花至少八元的通知費,郵局劃撥卻有收費十五元。

 從郵政劃撥可以影印通知受款戶來看,銀行法第48條所謂滙款「保密」規定,是被銀行和主管的銀行局及金管會曲解了,造成一天有十數萬件,只知滙入金额不知滙款人的特異現象,恐怕先進國家,只有台灣特有吧!或謂,如每筆滙款皆由受款行主動通知,將增加為數龐大的通知負擔費用,折衷之道,應可改為銀行有「被動」吿知之義務,即受款人提出申請某筆滙款來源,則受款行不待透過原滙款行再詢問滙款人之可否,只要證明受款身份正確,即可告知滙金來源,若考慮萬中有一不願透露滙款人身份者,可在滙款申請單特別備註「保密」丶「不提供個資」等註記,則受款行當尊重其意願,受其拘束,但此為例外中的例外,不可拿來當保密的藉口,即以萬分之一機率,排除萬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便利性和合法性。

實施不知已經幾年的滙款受款人不知滙款人是誰,也難以查證得知的荒謬現象,該是立刻中止了,此事不用修正銀行法,只要主事者腦筋轉個灣,把受款人解釋為滙款行為的當事人,而非無關之第三人,問題自然迎刄而解,簡單若此,不欲行之?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