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庫德族悲歌—難以擺脫的歷史與地緣政治糾纏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庫德族悲歌—難以擺脫的歷史與地緣政治糾纏

 2019-11-07 15:05
土耳其庫德族長期受打壓, 老一輩透過歌曲來保存他們祖先的故事。(張翠容攝)
土耳其庫德族長期受打壓, 老一輩透過歌曲來保存他們祖先的故事。(張翠容攝)

過去半個多月最令國際社會擔憂的是敘利亞北部戰事;由於土耳其公然揮軍清剿當地庫德族武裝力量,美國總統川普在國際指責他背信棄義的壓力下,只好出面調停,促使土耳其和庫德族武裝力量暫時達或停火協議,接下來,事態到底會如何發展,大家仍在屏息以待。

而對敘利亞來說,好不容易才從「伊斯蘭國」收復大部份失地,原以為可以稍作喘息,怎會料到現在又要面對土耳其的威脅,真是噩運連連!

土耳其與庫德族的恩怨情仇由來已久

說到土耳其和庫德族之間的恩怨情仇,可以追溯到土耳其立國初期。一戰後,土耳其獨立之父凱末爾在奧圖曼帝國的灰燼上推行一國一族。但是問題來了,分布在東南部的庫德族怎麼辦?當時官方的做法是推行高壓的民族政策,強迫庫德族成為土耳其人,於是激發了分離主義。

當上世紀六、七○年代左翼思潮湧現,土耳其庫德地區也催生了一個以馬克思列寧主義和庫德民族主義做為意識形態基礎的「庫德工人黨」 (PKK),主張武裝革命,建立一個獨立的社會主義庫德人民族國家,土地涵蓋的範圍包括土耳其東南部、伊拉克東北部、敘利亞東北部和伊朗西北部。

從此,土耳其政府與PKK戰事不斷,而PKK的暴力行徑也被土國及西方定調為「恐怖組織」。直到一九九九年PKK 首領阿卜杜拉.奧賈蘭遭到逮捕,被判終生監禁,PKK 才放棄獨立主張,轉而提倡民主聯邦主義,也就是爭取庫德族地區高度自治。


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孕育了中東古文明,也誘發各族群的爭奮戰。(張翠容攝)

二戰後庫德族傳統領域被各國割裂

庫德族的悲劇源自於二戰奧圖曼帝國瓦解,西方殖民者在中東地區強行劃界,分裂出多個民族國家,從阿拉伯人之下再細分不同族群,新生國家紛紛以民族主義口號來凝聚國力,弱勢的庫德族受到擠壓,又遭到西方出賣,分別被併入鄰國裡去。

國界把這個民族原來聚居的土地,分裂成被國際社會廣泛承認的四個主權國家,包括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如果還要創建一個獨立的庫德國家,勢必影響既存國家的領土完整,過去國際主流輿論以反對任何在非殖民化進程後重繪地圖者居多,儘管庫德人在其宗主國飽受打壓,成立自治區已經是底線,獨立機會非常渺茫。

伊拉克戰爭為庫德獨立建國帶來一線希望

歷史發展總是曲折難料。零三年一場伊拉克戰爭,使得伊拉克北部的庫德人因為助美國有功,而獲得美國和以色列的扶持,加上當地盛產石油,很快便成為親美、親以的富強之地,並有機會成立他們口中的「庫德斯坦」(Kurdistan),享有半獨立的自治區地位,建立軍隊、有獨立的經濟體系,還有自己的一套外交政策,成為伊拉克的國中之國。

到了二○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伊拉克庫德人更進一步宣佈要舉行獨立公投。對伊拉克來說,這簡直就是一場噩夢,政府剛從「伊斯蘭國」收復失地,現在又要面對庫德自治區獨立的問題。此外,伊拉克庫德人還一直想跟土耳其和敘利亞等地的庫德族人共同建國,連土耳其都備感威脅。

為保國家統一  土耳其揮軍敘北

就在土耳其密切關注伊拉克庫德族動向的同時,無奈敘利亞開始爆發內戰,敘利亞北部的庫德族趁著政府自顧不暇,以及助美對抗「伊斯蘭國」的機會,自立為國,叫「羅加瓦國」,這又更加刺激了土耳其庫德武裝建國的夢想。

以敘利亞庫德游擊隊為主的「人民保護組織」,與庫德工人黨關係密切,他們有聯合建立庫德國的雄心,而對這兩者土耳其都高度警戒,因此,土耳其過去經常藉由攻擊敘利亞境內「伊斯蘭國」作為煙幕,實則是打擊當地庫德游擊隊。並伺機瓦解「羅加瓦國」。

強鄰環伺 庫德族悲歌難止

本來按照現代世界民族國家的主流趨勢,庫德族擁有三千萬人口,聚居在版圖相連的地區,大有建國的理由,但就如前述,國際社會也有其理由不支持庫德族建國。加上庫德地區深處西亞內陸的高山上,高山的阻隔難以強化凝聚力,連交通發展都不易,很難進一步成為核心地區。

最要命的是,周邊強國各有其戰略上的需要,畢竟庫德族聚居區域分布於安納托利亞高原(土耳其)、伊朗高原(伊朗)、兩河流域(伊拉克)以及南高加索等最具地緣戰略的交匯位置,誰都不願意放棄自家境內的庫德地區,這也使得庫德族成為世界上最悲情的民族之一,不斷被出賣。在位處世界地緣夾縫中的大中東地區,庫德族可以說是夾縫中的夾縫。

(作者:張翠容/本文轉載自中央廣播電台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