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不信公道與正義喚不回!─郭正典給選民的一封信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不信公道與正義喚不回!─郭正典給選民的一封信

 2019-11-29 11:00
這場選戰是人情義理之爭,也是價值與原則的戰役。希望台灣是一個有是非與對錯的社會,人人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圖/林冠妙
這場選戰是人情義理之爭,也是價值與原則的戰役。希望台灣是一個有是非與對錯的社會,人人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圖/林冠妙

各位市民,各位鄉親,大家好:

我是郭正典醫師,畢業於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也是國立陽明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博士。我曾在紐西蘭奧克蘭醫院重症加護醫學科進修一年,獲益良多。我曾任台北榮總胸腔部住院醫師、呼吸治療科主治醫師、臨床訓練技術中心主任、醫學研究科主任,及陽明大學醫學院急重症醫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陽明大學急重症醫學研究所是我和李建賢教授一起創立的。

我在行醫的同時,也潛心研究,共發表學術期刊論文150多篇,包括數十篇心率變異度分析論文,及數篇理論物理論文。我有許多篇論文是該領域的世界首篇。我也和嘉義大學,台北馬偕醫院合作研發出NOC15和NC15這兩種全新的抗癌藥,及一種免疫調解劑O6。這三種藥物已分別獲得台灣和美國的專利。可惜由於欠缺經費支持後續的研發,這幾樣藥物無法變成可用於治病的新藥。

我發明的「三維心電圖表示法」曾得到2002年臺北榮總醫療技術創新獎首獎,及2009年臺北榮總五十週年院慶「創新性醫療技術與服務重大成就獎」。這是我在學術領域的榮譽。

保障醫師合法權益

我首先將在紐西蘭進修時學到的「無對錯補償(no-fault compensation)」引進國內(2001年),間接促成「生育事故救濟辦法」的試辦,及將紐西蘭的「治療的限制與撤除(withhold and withdrawal of treatment)」引入國內(2002年),促成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的修訂,將心肺復甦術或維生醫療的終止或撤除納入法條中,減少無效醫療對病人的傷害,也減少醫療資源的浪費。此外,我也首先為文主張醫師應納入勞基法(1997年)、已登記願意器捐者有優先獲得他人器官的權利(2001年)、子女有從母姓的自由(2005年)等。

醫療消保法鬧得沸沸揚揚時,我曾向東吳大學法律教授林世宗請教破解之道。我依其建議找醫師公會理事長吳運東,由其請立委修改醫療法第82條,增列「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2009年),一舉解除消保法「無過失責任」對醫界的威脅。

長期以來,我一直行醫濟世,不太過問醫院以外的事情,可是2012年9月到2103年4月間,我協助陳水扁總統在北榮就醫,2013年5月20日接到陳水扁總統民間醫療小組成員聘書。這二件事,改變了我的一生。

主張無罪釋放阿扁總統

阿扁總統曾多次表示,感謝民間醫療小組的醫師們,大家合力救了他的健康,但對我而言,我只是做了一名醫者應該做的事而已。陳水扁當總統時並不認識我。他從總統職位下來後不久就被扣上手銬關入牢裡,我秉著關心「家裡大哥」的心情到牢裡去探望他兩次,給他精神上的支持。阿扁總統後來被送到北榮總檢查,我白天有空就去病房探視他,晚上也曾在病房地板打地鋪睡覺,及在椅子上睡覺陪他,給他一點安全感。

我一直主張阿扁總統應該無罪釋放,因為他被關在監獄裡是替台灣人揹十字架。國民黨從二二八事件到白色恐怖時期,都是用威權的方式統治台灣。縱使是一名受刑人,每天也要有一小時的運動時間,且有床可以睡覺,可是阿扁總統沒有。這是很不人道的虐待;國際人權法規定,即使一個人失去自由,他固有的人權、身分、尊嚴也該加以維護。可是阿扁受到不合人道的迫害,這促使我挺身而出,因為醫師該保護其病人。

人情義理之爭 價值原則之戰

親愛的市民們,我打的這場選戰,是人情義理之爭,也是價值與原則的戰役。我希望台灣是一個有是非與對錯的社會,人人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我透過選戰來伸張正義,在未來這一個多月的時間,我請大家不要讓我孤軍作戰,請與我同行,共同打完這一場聖戰。

有人形容我這次的選戰是在打一場「美女與野獸」的戰役。《美女與野獸》(英語:Beauty and the Beast)是一部於2017年上映的美國迪士尼公司的浪漫奇幻歌舞電影,裡頭的故事告訴世人要學會不將眼光侷限於對方野獸般的外表,而是牠溫柔的內心與靈魂。我希望透過這次選舉,讓大家在我木訥及不句言笑的外表之下,了解我也有溫柔的內心與靈魂。

親愛市民們,我懇求大家支持我,用手中的選票,支持社會的公道與正義。改變台灣的政治文化,重建「行公義、 好憐憫、 存謙卑」的社會,就由我們投下手上的這一票做起!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