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我們的島】穿梭島嶼20年討山篇——毀林只為水?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我們的島】穿梭島嶼20年討山篇——毀林只為水?

 2019-01-01 20:40
2010年雲林湖山水庫。圖/公視《我們的島》
2010年雲林湖山水庫。圖/公視《我們的島》

台灣,是個多山的島嶼。為了在山上討生活,蘋果、水梨上山,茶樹、高麗菜也跟著攻城掠地。為了在山上拚觀光,一家家溫泉旅館興建,與水爭地。為了拚水源,政府開發淺山,淹沒八色鳥棲地。人與山相爭半世紀,誰輸誰贏?該如何和解?讓我們搭乘時光機,看見山林的美麗與哀愁。

2018年2月,興建十多年的湖山水庫,終於開放參觀。入口意象,站著一隻精巧的八色鳥,說來諷刺,湖水淹沒的區域,曾經是全台灣最好的八色鳥繁殖地,現在從這裡,只能看著冰冷的雕像。從前,並不是這樣…

庫址位低海拔森林基因庫 八色鳥與食蛇龜數量驟減

湖山水庫位在雲林縣斗六市與古坑鄉的交界,從濁水溪的支流清水溪引水,屬於離槽水庫,集水面積6.58平方公里,淹沒面積2.02平方公里。水下,曾經有座很特別的森林,住著316種植物,81種鳥類,22種哺乳動物,魚類與蛙類各有20多種,物種豐富,被視為低海拔森林的基因庫,其中最受矚目的是八色鳥。


八色鳥是亞洲鳥類紅皮書瀕臨絕種鳥類,在國內被列為第二級保育類、珍貴稀有的野生動物。圖/公視《我們的島》

斗六丘陵中有一處幽情谷,兩側山壁垂直,長滿植物,溪水在平緩的坡地流動,構成一個健康的生態。稀有的八色鳥,也選在這裡繁殖後代。八色鳥是亞洲鳥類紅皮書瀕臨絕種鳥類,在國內被列為第二級保育類、珍貴稀有的野生動物,每年四到九月來到台灣繁殖下一代。雲林的斗六丘陵,是全台灣最大、最好的八色鳥繁殖地,國際鳥盟將這塊棲地,與黑面琵鷺度冬的七股,同樣列為A1等級,全球性受威脅鳥種的重要棲地。

八色鳥因為珍貴稀有,環團曾以牠為名,擋下湖本村陸砂開採,然而這個珍貴物種,在2000年通過的湖山水庫環評書中,隻字未提。被忽略的還有另一種保育類動物,食蛇龜。


瀕臨絕種的珍貴物種食蛇龜。圖/公視《我們的島》

隨著湖山水庫動工,森林陸續被挖除。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與中興大學緊急搶救食蛇龜,遺憾的是在研究人員進駐時,主壩已經開挖。十多年後,農委會進行保育類野生動物名錄修訂,食蛇龜從珍貴稀有調整為瀕臨絕種。棲地消失是族群繁衍的致命傷,研究人員推測湖山水庫用地可能是全台食蛇龜分布密度最高的地方。


隨著湖山水庫動工,森林陸續被挖除。圖/公視《我們的島》

現在,土石壩攔住溪流蓄水,山谷被淹沒,草皮取代大樹,沒有森林,生物也不見了。

根據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的調查,全台灣的八色鳥數量,減少了50%,鄰近湖山水庫的湖本村,八色鳥數量減少70%,湖山水庫讓兩種瀕臨滅絕的生物,失去最重要的棲地,那麼,當初為什麼要蓋它?

減緩地層下陷的解方?原計畫供水離島工業區 

經濟部水利署中區水資源局表示:「如此能減緩地層下陷,完工後與集集攔河堰聯合運用,提高雲林供水穩定性,帶動區域發展。」真的只有這個目的嗎?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回憶,當年環境影響說明書,湖山水庫是為了提供離島工業區的用水,台塑煉鋼廠與國光石化預計要蓋在那裡,有大規模的用水需求。

多年後,台塑煉鋼廠與國光石化沒有蓋成。中區水資源局主任工程司汪平洋表示,湖山水庫的水,完全沒有供應離島工業區,水會進到自來水公司的湖山與林內淨水場,供應雲林民生用水。


回顧當年環境影響評估,湖山水庫是為了提供離島工業區的用水。圖/公視《我們的島》

湖山水庫目前進入第三階段蓄水,每天能供應十多萬噸,根據水利署的資料,雲林地區近二十年來的地層總下陷量,內陸地區已經超過160公分,顯著下陷面積366.2平方公里,由於高鐵經過下陷區,減緩下陷變得更急迫。問題是,由湖山水庫來供應雲林地區每日二十萬噸的民生用水,取代抽取地下水,就能有效減緩下陷嗎?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雲林分會理事長張子見表示,全台灣下陷最快的地方,是在雲林的土庫、元長與彰化二林,正好是濁水溪沖積扇的扇央,在扇頂水源都被攔走,地下水補注不足的情況下,地層下陷反而會更嚴重。中區水資源局主任工程司汪平洋回應,這需要時間的驗證,地層下陷沒辦法反映得那麼快。

湖山水庫在爭議中誕生,當年環評承諾將以兩億經費進行生態保育措施。在水庫北面設置了植物保存園區,將淹沒區中受波及的部分樹木移植,針對稀有植物圓葉布勒德藤與岩生秋海棠,從五十六處原


水庫北面設置了植物保存園區,將淹沒區中受波及的部分樹木移植。圖/公視《我們的島》

樟湖國小校長陳清圳反問,低海拔的生態體系複雜,是人可以做出來嗎?台灣環境保護聯盟雲林分會理事長張子見表示,我們得到一個非常慘痛的教訓,生態系要複製是幾乎不可能的。

蓋水庫攔水毀森林 水資源運用需整體評估

在台灣森林生態系中,湖山水庫是近年最大規模的低海拔森林破壞,從這樣遺憾,該學到什麼?樟湖國小校長陳清圳說,設置工業區,需整體評估當地水資源狀況,包含生態基流量、農業用水、工業用水、地下水補充等,否則工業區不斷擴張,會一直殺雞取卵。


台灣已經有九十五座水庫,研議中的還有好幾座,但水庫對環境會造成一定傷害。圖/公視《我們的島》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雲林分會理事長張子見認為,政府推動前瞻計畫,應該著重在軟體與制度的建立,建構節水的社會,提供節水的誘因,另外目前漏水率非常嚴重,只要能減少5%自來水漏水量,就可能省下來兩、三個水庫。

台灣已經有九十五座水庫,研議中的還有好幾座,水庫對環境的傷害大,應該是取水的最後手段而非優先考量,以湖山水庫為例,代價絕對不只帳面上的185億。

森林能涵養水源,餵養萬物,這二十年拿森林換水庫,湖山水庫能否減緩地層下陷,留待時間驗證,此時唯一能確認的是,不論花多少時間心力,都難以重建失去的一切。

我們的島 穿梭島嶼20年討山篇——毀林只為水?

※本文轉載自:【公視《我們的島》節目—穿梭島嶼20年 討山篇專題報導】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