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林肯的三民主義不是孫文的三民主義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林肯的三民主義不是孫文的三民主義

2015-12-12 14:55
美國第十六任總統林肯,他的《葛底斯堡(蓋茲堡)演說》內容: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被孫文譯為『民有 、民治 、民享的政府』,胡適認為孫文的翻譯不妥。(圖片: 維基百科)
美國第十六任總統林肯,他的《葛底斯堡(蓋茲堡)演說》內容: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被孫文譯為『民有 、民治 、民享的政府』,胡適認為孫文的翻譯不妥。(圖片: 維基百科)

古人有詩云:「暖風熏得遊人醉,直把杭州當汴州。」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訪問美國途中,大概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比馬習會後的馬英九還醉得厲害。朱立倫抵達華府時,恰逢孫文一百五十週年誕辰紀念日,在出席華府地區僑界晚宴時,他說美國民主的真諦來自林肯的名言「民有、民治、民享」,而這就是「國民黨所遵奉的三民主義」。

林肯所說的「民有、民治、民享」與孫文所說的「民族、民權、民生」豈可煮成一鍋粥。朱主席因為年年輕輕就赴美留學,沒有上夠作為「國父思想」、「總理遺教」的「三民主義」課程,才會如此「林冠孫戴」。若他是兩蔣時代的國中學生,如此胡說八道,一定會被教官拳打腳踢,乃至送到綠島管訓。不過,如今他已經貴為國民黨主席,即便對國民黨的「核心價值」含糊不清,旁人亦只好敷衍過去。

林肯的演說原文被翻譯成「民有、民治、民享」,確實是孫文的功勞。1921年6月,孫文在演說《三民主義之具體辦法》時說:「這句話的中文意思,沒有適當的譯文,兄弟就把它譯作:民有、民治、民享。of the people就是民有,by the people就是民治,for the people就是民享。林肯所主張的這民有、民治和民享主義,就是兄弟所主張的民族、民權和民生主義!」

然而,孫文的英文和中文都馬馬虎虎,他的翻譯並不準確。倒是在《胡適留學日記》中,胡適有這樣一段記錄:「趙宣仲(元任)寄書問林肯《葛底斯堡(Gettysburg)演說》中之『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一語當如何譯法。此語梁任公嘗以為不可移譯。今姑試為之:此吾民所自有、所自操、所自為之政府。然殊未能得原語之神情也。又譯:此主於民、出於民,而又為民之政府。」顯然,胡適的譯文雖有點拗口,但更加準確。

孫文將自己炮製的「三民主義」與林肯的講話相提並論,是「拉大旗作虎皮」。孫文只受過不完整的醫學教育,對西方民主憲政思想並無深入研究,大都是道聽途說、一知半解。同時,孫文長居海外,沒有受過完整的中國古典文化的教育,對中國的歷史和現狀都不甚瞭解。故而,其「三民主義」是東拼西湊、不成體統的學說,後來卻被國民黨奉為絕對真理、不二法門。

以「民族」而論,孫文初期的口號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這跟南明小朝廷抗清以及太平天國起義所憑藉的意識形態沒有什麽兩樣——恢復漢族為主體的統治,將作為「異族」(外國人)的滿族趕走。之後,孫文發現梁啓超提出「中華民族」的概念更具吸引力,遂偷竊過來「為我所用」,以近代民族主義的觀念打造出「五族共和」的遠景,此前要戮力驅逐的「韃虜」(管他是滿人還是胡人)亦被涵蓋其中。此種「民族主義」,當時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凝聚民心,而在趨向全球化和價值認同的今天,早已被淘汰。

以「民權」而論,孫文並不知曉現代人權觀念,他所說的民權只是指「人民來做皇帝」,甚至不倫不類地引用《三國演義》中阿斗與諸葛亮來形容人民與政府的關係。這跟《西遊記》中孫悟空的妄言「皇帝輪流做,今天到我家」有什麽差別?孫文的中國知識程度有限,僅僅局限於民間的演藝、小說、戲曲。他對未來中國的想像,是一個以忠義、君父的原則來建立的傳統帝國——他所依託的「黨」,不是現代意義上的因選舉而產生的政黨,而是對個人效忠的「會黨」(黑社會)。

以「民生」而論,孫文的想法更與世界潮流背道而馳。孫文在1924年發表的《三民主義演講》中開宗明義地指出:「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又名共產主義,即是大同主義。」而如今共產主義的「偉大實踐」早已在全球範圍內破產,惟有中國還在權貴資本主義的偽裝下苟延殘喘。孫文的經濟思想,一是「平均地權」,二是「節制資本」。所謂「平均地權」,其實是「土地黨有」;所謂「節制資本」,說白了就是「計劃經濟」。實行這兩大經濟政策的國家,哪一個不是奄奄一息呢?孫文還曾異想天開地說:「中國行了社會革命之後,私人永遠不用納稅,但收地租一項,已成地球上最富的國 。」今天看來,真是癡人說夢。

可悲的是,就是這樣一個無法自圓其說的「三民主義」,不僅在兩蔣時代成為大中小學的必修科目,而且還被列入中華民國憲法總綱第一條,就跟「四項基本原則」被列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一樣。兩者都是臭不可聞的裹腳布。

說到「三民主義」,還有一則跟「新三民主義」有關的趣事。胡錦濤執政時期,胡的智囊絞盡腦汁想出「三民主義」的升級版「新三民主義」,號召全黨全民熱情學習、深刻領會。後來應者寥寥,只好偃旗息鼓。

與此同時,一群自由派學者在青島召開一次以修憲和憲政為主題的民間會議。胡耀邦時代做過宣傳部長、很快又被趕下臺的朱厚澤,作為嘉賓到場發言。朱在會上非議了胡錦濤的「新三民主義」。他說,憲法關鍵要解決國家權力的授予和制約。「領導人要求各級幹部『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繫,利為民所謀』,被海外稱為『新三民主義』。那麽,靠甚麼保障它的實現?憑覺悟、憑良心嗎?我認為關鍵還在於『權為民所授』,這才是根本的制度保障。」

胡錦濤獲得線人告密,得知當年在貴州省委書記任上深得人心、讓作為繼任者的他黯然失色的朱厚澤,如今居然敢以戴罪之身於「畫蛇添足」。震怒之餘,胡不顧事實,指責朱厚澤是青島論壇的「黑後台」,目的是企圖改變中國現行制度,並且親自批示予以處理。於是,中共連續發佈三份檔,點名批評朱厚澤。

朱厚澤所說的「權為民所授」不是來自於孫文的「三民主義」,而是來自於林肯的演說。西方政治學所要解決的首要問題,就是權力的來源,也就是權力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對於中國的歷代皇帝和近代以來從孫文、蔣介石到毛澤東的形形色色的獨裁者來說,他們只需要宣稱「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就高枕無憂了。在國共兩黨看來,選舉從來都是「走過場」,人民則是愚昧無知的、需要加以規訓的對象。從孫文的「訓政」理論到共產黨的「人民素質太低、不能搞選舉」的怪論,百變不離其宗。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