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台獨烈士陳智雄的遺書玄機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台獨烈士陳智雄的遺書玄機

 2016-03-11 09:50
1963年4月1日,陳智雄寫給妹妹陳秀惠和好友吳振南的遺書。其中給吳的第一句就是「我是為台灣人而死」。(取自台灣大地基金會網站--聖山日記20151201)
1963年4月1日,陳智雄寫給妹妹陳秀惠和好友吳振南的遺書。其中給吳的第一句就是「我是為台灣人而死」。(取自台灣大地基金會網站--聖山日記20151201)

1963年4月1日,台北獄中,陳智雄提筆寫遺書。
寬大的橫格紙上,他用中、日文寫了三封信。細瘦蒼勁的筆跡,簡潔平淡的幾行文字,力圖掩蓋他胸中的波濤萬丈。

兩封日文信,一封請託友人照顧他的遺孤,另一封給妹妹的信交代了後事。中文信是兩封信的中文翻譯,寫給獄方看的吧,字裡隱藏了一些機關。

死期已不遠,他雖不甘願卻坦然無畏。因為心裡很清楚,為何選擇了這條會讓自己走向死亡的道路。

然而這三封信卻一直被嚴密鎖起來。在軍方機關陰暗無光的箱櫃角落(幾十年後才轉交給檔案管理局)裡,寂靜地躺著。直到信中託孤的好友與妹妹都過世了,信,還未寄出去。

2013年6月,60多歲的印尼女子陳雅芳,第七次來到台灣,試圖替從小破碎的父親身影拼湊出比較完整的圖像。母親口中的父親是個身材壯碩,俊秀瀟灑,穿着體面又浪漫的情人。

但她自小對父親有一份深沈的怨恨。怨他在她兩歲時,便拋下年僅20歲的母親和三個幼小的兒女遠走台灣。年輕的母親不得不改嫁,三個小兄妹只能被送去曾祖母家裡寄養。

她最後一次看到父親是六歲的時候,父親回印尼看他們。短短的一個小時,父女四人在動物園歡聚的快樂時光過後,父親轉身離去,連同往後漫長歲月的所有訊息,一併走出他們的生命。

2013年3月,台灣「檔案管理局」終於和她聯繫。半個世紀,50年的歲月過去了,父親的遺筆總算交到她的手裡。她痛哭失聲。遺書上短短幾行字,三個兄妹的中英文名字,工工整整的寫在上面,懇請友人替他照顧。

她才知道,這個長期被她認為無情無義的父親,臨終時其實多麼惦掛遠方的他們。

父親的臉孔,終於完整浮現了。

陳智雄先生,屏東人。第一位為台灣獨立的理念而被國民政府從日本誘捕回台,槍殺處決的台灣精英。

軍法審判之際,法官對全程以台灣話回答的他怒斥:「為何不說國語?」他是毫無懼色,以「台語就是我的國語」回嗆的英勇漢子。

在毫無人道待遇的獄中,他是終日面帶笑容,樂觀鼓舞同志的豪氣領袖。

獄中禁唱台語歌曲,他於是每日領導獄友高唱日本歌自娛,即使因此被獄卒一日毆打數次,亦屢打屢唱,面不改色 。

處刑當日,他是傾生命最後的氣力用台日語,大聲高喊「台灣萬歲!」「台灣獨立萬歲!」直到子彈貫穿胸膛的神勇烈士。

陳智雄,一個台灣人應該記住的名字。
49歲的壯麗生命被殘酷斬斷。只因他犯了一個當時的滔天大罪:思想和掌權者不同。

他給友人的遺書只有短短四句話。
第二句:「請照顧我的兒女。」
50年後,他對子女深刻的愛,他們終於收到了。

第一句話:「我是為台灣人而死。」
這句遺言,不知什麼時候,才能讓所有熱愛這塊土地的人都看到?
何時,台灣人才能收到這位台獨英雄,以鮮血為祭禮,對台灣發出的「生為台灣人,死為台灣魂」的壯烈民族愛?

第三句話則暗藏玄機。
中文版上,他特意寫的是「請向各位問候。」然而日文信上,這句話的真正內容卻是:「請代我向諸氏復仇。」
而「諸氏」是誰呢?這兩字的日文發音和「蔣氏」極似。莫非陳智雄是巧費心思,試圖突破官方嚴密監控,努力向後人傳達出他最後生命裡的最強烈的心願?

即將於3月12日舉行的「陳智雄烈士百年冥誕生命慶典」前夕,謹向陳烈士鞠躬致敬:「安息吧!你用生命發給台灣人的訊息,五十年後,我們終於收到了。」[/nop]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