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訪】呂秀蓮:憲法侷限了國家的正常發展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訪】呂秀蓮:憲法侷限了國家的正常發展

─ 專訪二O二O總統被連署人呂秀蓮(3)

 2019-10-12 09:00
呂秀蓮前副總統接受《民報》專訪時表示,如果總統只能選一任,沒有連任壓力,也許會有更好的表現,她要大家來思考總統連任制度如何修改。圖/陳惠卿
呂秀蓮前副總統接受《民報》專訪時表示,如果總統只能選一任,沒有連任壓力,也許會有更好的表現,她要大家來思考總統連任制度如何修改。圖/陳惠卿

二O二O總統被連署人前副總統呂秀蓮接受《民報》專訪時表示,台灣許多不合理的狀況,其實都是受到憲法的限制,未來她將依據現實狀況,為台灣量身訂做一部新憲法。

她強調,修憲不要意識形態化,過去談到修憲總是立即談到統獨、國家定位。她將會從制度面去改革,她要大家來思考總統連任制度如何修改。如果總統只能選一任,沒有連任壓力,也許會有更好的表現。

總統限一任 人情壓力低

呂秀蓮觀察民選總統現象,只有李前總統因為沒有連任問題,所以他可以很瀟灑地進行改革,在歷史上留下好的紀錄。接下去陳水扁選上總統,剛開始的前兩年都還在學習如何經營國政,因為不懂的東西還非常多。一年半以後又變成總統候選人。若沒有連任的壓力,只有一任,就不會有太大壓力。特別針對有政治捐獻的人,若要連任,下次還要拜託對方,必然有許多牽絆,甚至要接受對方的任何要求。只能有一任,或許可以考慮延長任期,也會因為只有一任的機會而認真執政在歷史上留下好的紀錄。

呂秀蓮表示,面對國際外交,絕對不能分藍綠。斷交是我們大家的事,不可嘻笑怒罵。不去指責中國,反而嘲笑執政的民進黨,這種心態需要調整。

呂秀蓮在內部智庫研究台灣可能出現零邦交狀況,「我已經在做最壞的準備,我要挑戰整個外交體系及人民對外交的看法」。呂秀蓮語氣堅定地表示。面對許多擁護「中華民國」的朋友,呂秀蓮表示,尊敬他們的歷史情感,他們一直認為我們要消滅「中華民國」,但請注意幾個問題:

一、當年若中華民國沒有被趕出聯合國,這個問題今天就不會存在。「中華民國」若繼續堅持叫「中華民國」邦交國一定越來越少,成為國際上的孤兒。而多年來綠營有許多人推動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卻換來他們的嘻笑怒罵,「我建議他們明年領軍以『中華民國』名義加入聯合國」。

二、當我們又減少一個邦交國時,藍營人士似乎總在「放鞭炮」,他們似乎忘記,邦交國是與「中華民國」斷交,每斷一個邦交國,就是像是「中華民國」在國際上失去手腳一樣,有甚麼值得高興?這樣的心態實在需要反省。

形塑新國家意識 共禦外侮

呂秀蓮指出,這次她大膽接受挑戰,願意在統獨對立、藍綠對立的情況下出來,就是希望藉此讓大家融合在一起,重新反省,形成新的國家意識、國家認同,是她最大的心願。也唯有這樣才能真正抵禦外侮,繼續往上提昇,達到和平中立的目標。

呂秀蓮認為,在短期中,因為中國的強勢,大家都不願意得罪它。不過目前趨勢正在改變,很多國家因為自身利益,開始對中國有不同意見,這是我們的契機,該如何以新的面貌呈現在國際社會中,若總是出現國會互相謾罵的影像,或是為了國號總是出現極大分歧,國際怎麼看?過去她曾邀請藍綠立委一同出國,每次一提到國名,就當場吵起來,這不就讓外國人笑話嗎?作為一個國家領袖應該要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兩岸之間的關係應該要正常化,因為中國的關係,讓我們的國家一直處在不正常的狀況,在國際上備受欺凌,這次香港的民主運動對我們的年輕人有很好的啟示機會,過去很多年輕人會認為政治跟自己無關,最近這幾年發現不可停留在過去,30年前中國比我們落後 國民黨很可惡,但是現在國民黨已經變成在野黨。中國以前貧弱,但現在連美國都怕它。面對現在強大的中國,要正面但有智慧的看待。

呂秀蓮主張和平中立,為此也辦過三次國際會議「東亞和平論壇」邀請許多國際學者來討論,今年8月是第三屆「東亞和平論壇」,也是最盛大的一場,有40多位外賓來參加,他們都很感動。台灣對東亞要有貢獻這是第一步。台灣周邊國家過去都害怕中國,所以刻意疏離台灣,政府也一直墨守成規,無法突破。既然政府有困難,就由她出面來辦。2018年三月是第一次辦「東亞和平論壇」,當時與會的韓國代表與菲律賓代表後來都先後當選該國的國會副議長,在政治上很有影響力。而且韓國立即在2018年12月主辦第二屆「東亞和平論壇」,對於國際性的論壇在一年當中有兩次在不同國家舉辦是很罕見的。第三屆還是回到台灣來辦,希望讓台灣成為和平的推手。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