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淚流已乾,怎會含淚投票?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淚流已乾,怎會含淚投票?

2019-06-17 09:40
大家努力了半輩子,政權轉移,拉下虎豹豺狼,卻迎來另一群衣冠禽獸。滿腹憤怒,只能期待人民的覺醒。淚流已乾,怎會含淚投票?圖/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大家努力了半輩子,政權轉移,拉下虎豹豺狼,卻迎來另一群衣冠禽獸。滿腹憤怒,只能期待人民的覺醒。淚流已乾,怎會含淚投票?圖/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數字漂亮到難以置信。多看警匪偵探片就知道,警察偵訊嫌疑犯,通常會將兩名可能的共犯隔開。要是說法太過於口徑一致,甚至於連用字遣詞都一模一樣,一定是事先演練過台詞串供。曾經聽中研院李壬癸院士說,紐西蘭毛利人語言相通,原因是幾百年前來自同一個地方。當然,五家的結果太相似,未必是執行技術問題,而是母體跟抽樣環節。如果不是公辦初選,就有種種疑點。

二十多年前想要升等,平常搭校車不講話的外系資深教授,下車不經意地趨近「好意」提醒,「施老師,不是寫很多論文就可以升等,時間到了就會讓你知道」。後來,有去院教評的隔壁系主任偷偷地告訴我,「我們這裡通常以3:2不讓人家過,因為你實在太強了,所以必須以5:0處理」。不信邪的我,終究還是乖乖地去行政大樓人事室,一個人把幾個沈重的三孔夾抱回來。

相較於對人的好惡,我比較關心的是程序正義、以及科學真理。十賭九輸、願賭服輸,相當阿Q。先前,我跟坐在一旁的金恆煒說,人家床頭吵架床尾和,說不定就是一場戲,終究,我們很可能就是豬頭。無頭蒼蠅般,老是為人作嫁、缺乏自主性,要當人家的側翼、小綠,注定被牽著鼻子走,還要被鄙夷為打死不退的小三。這是台派、獨派的悲哀,尤其是面對公投權被限縮無動於衷。

公投綁大選天經地義

公投既是直接民主的體現、也是人民的最後一道體制內自衛機制,對內用來督促顢頇消極的政府、對外用來向世人宣示意志力。因為門檻過高,『公投法』一向被譏為「鳥籠公投」。經過修法降低門檻,卻是排除前途公投,無異剝奪人民的自決權,實質淪為「狗籠」。公投綁大選天經地義,民進黨政府以去年九合一選舉亂象為由,竟然要修法脫鉤,擺明就是只給人民「鼠籠」。

拉下虎豹豺狼 迎來衣冠禽獸

真正的台獨信徒,是想辦法要讓台灣內部所有的人接受台灣法理獨立、同時又能在國際社會跟大家平起平坐,不是對外委曲求全、更不是對內製造對立。基本上,民進黨只想要取代國民黨、享受榮華富貴,不惜擴大族群、階級、甚至於世代矛盾。不知道什麼叫做「天然獨」。一句「老獨派根本是第五縱隊,專搞潛伏的」、加上「老獨派」,難道真的代表年輕人的心聲?

面對批判,連這樣的指控也說得出來:「不要一直罵民進黨!你是國民黨的打手嗎?」這是怎麼樣的民主?只能說,這是一群滿嘴仁義道德、卻是邪惡的一群人。看著暗黑的太平洋、想到齷齪的政治人,令人生氣。大家努力了半輩子,政權轉移,拉下虎豹豺狼,卻迎來另一群衣冠禽獸。滿腹憤怒,只能期待人民的覺醒。淚流已乾,怎會含淚投票?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