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美中台三邊關係在美國大選後的可能走向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美中台三邊關係在美國大選後的可能走向

2020-10-29 10:24
2015年時,習近平訪美,曾親口對當時的美國總統歐巴馬表示,中國在南海島礁上不會搞什麼軍事化,但現在事實證明,毛共中國的保證,沒有一點信用。圖/擷自維基百科,聯合國,民報合成
2015年時,習近平訪美,曾親口對當時的美國總統歐巴馬表示,中國在南海島礁上不會搞什麼軍事化,但現在事實證明,毛共中國的保證,沒有一點信用。圖/擷自維基百科,聯合國,民報合成

我相信大家一定都有同樣的感覺,那就是,現在這個世界一方面天災很多,一方面又有人禍,天災人禍交織在一起,看起來實在很亂糟糟,幾乎讓人有點忍無可忍的感覺。

但其實,只要我們能夠靜下心來,仔細梳理,就會發現,這其中,有大約一半的問題可以說是逐漸自然演變的結果;另外大約一半,則直接跟毛共中國有關。

在逐漸自然演變的部份裡,包括了地球暖化、森林銳減、海洋污染、大氣污染、塑膠垃圾、以及目前還正在流行,最近更有死灰復燃趨勢的武漢瘟疫全球大流行,等等。

其實說實在,這些包括地球暖化、森林銳減、海洋污染、大氣污染、塑膠垃圾、武漢瘟疫等等在內的自然演變,也或多或少和毛共中國的崛起,有直接間接的關係。

由於毛共中國不顧一切不擇手段地發展經濟,以十三億人巨大貪婪的胃口,直接間接掠奪了全世界有限的資源。像前陣子新聞報導才指出,毛共中國有幾百艘漁船,關掉衛星定位系統,偷偷摸摸地進入全世界最珍貴的海洋生態保護區「Galapagos」外海,偷偷獵捕那裡包括鯊魚在內的海產。所以曾經有一種說法,叫做「地球養不起中國」。

至於直接和毛共中國有關的部份就更不用說了,南海問題、台海問題、新疆集中營問題、中印邊界問題、香港問題、美中貿易戰問題、一帶一路問題、軍備競賽問題,武漢瘟疫問題,等等,可以說,沒有一項不擾動全世界自二次大戰以後的既有秩序。

下個星期二就是美國總統大選的投票日了,雖然這次選舉的選情格外激烈,大家都非常關心,但是我們今天這裡,暫且不談美國大選的選情,我們只集中來討論一下,在這次美國大選過後,和我們台灣密切相關的「美中台三邊關係的可能走向」。

迫使大部份美國人覺醒

我要跟各位討論的第一個部份是,「如果川普成功連任,會對美中台三邊關係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記得川普在上一次2016年競選總統時就提出的口號「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當時很多人就感覺有點奇怪,美國不是已經很強大了嗎?不是自蘇聯解體後就已經是全世界唯一的超強嗎?為什麼還要喊出這樣的口號?而且,這個口號為什麼還能夠吸引這麼多美國人?原來,關鍵就在毛共中國!

現在看來,川普及其團隊很顯然有他們的一整套想法。

因為,自尼克森總統打開中國大門,把毛共中國拉進自由世界貿易體系以後,不但原來所指望,毛共中國會因此受到國際秩序的約束規範,融入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為宗旨的現代文明的希望落空;相反,懷抱秦王國式大一統野心的毛共中國,倒過來利用西方自由世界的開放體系和資本家貪圖利益的心態,對美國/西方進行掠奪。

這其中所使用的手段,包括了強制性技術轉讓,公然盜版,公然剽竊,以及層出不窮的商業間諜、工業間諜、甚至農業間諜。使得美國FBI局長最近在國會作證時都不得不坦承,美國司法部門現在平均每十個小時就需要處理一宗有關毛共中國的間諜案,而這也就是為什麼美國最近會將毛共中國駐休士頓總領事館關閉的原因。

換句話說,在過去半個世紀時間裡,毛共中國對美國/西方有計劃的滲透,對美國/西方有計畫的蠶食鯨吞,終於迫使大部份美國人覺醒,據皮尤研究所今年8月所做的最新調查,美國人現在對中國持反感態度的,高達百分之七十三。

其他西方主要國家的民意也大同小異,像英國,對毛共中國持反感態度的佔74%、法國佔70%、德國佔71%、澳洲佔81%、韓國佔75%、加拿大佔73%、日本最高,高到86%。甚至連參加一帶一路項目的意大利,對中國持反感態度的民意,也佔了62%。

換句話說,川普現在帶頭反中,可以說正是這種覺醒的最具體表現。

再加上,過去幾年來,川普政府已經和毛共中國公開叫罵,公開撕破臉,川普一旦連任成功,可以想見,一定會對毛共中國繼續施加壓力。而在這施壓的過程裡,加強與台灣的聯繫,跟台灣更緊密地交往,尤其是,協助台灣強化自我防衛能力,大概會是川普政府對毛共中國施壓過程裡,最重要的環節之一。


中國對美國/西方有計劃的滲透及蠶食鯨吞,終於迫使大部份美國人覺醒,據皮尤研究所今年8月所做的最新調查,美國人現在對中國持反感態度的,高達百分之七十三。圖/民報合成(資料照)

「重返亞太」的新戰略 

第二個我要跟大家討論的部份是,「如果拜登當選下一屆美國總統,可能對美中台三邊關係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雖然傳統上美國民主黨的對外政策比較溫和,但這個溫和其實也是有限度的,當然還是以美國利益為第一優先,只是操作的手法不同,比較顧全整個世界的穩定。

換句話說,在目前大多數美國人對毛共中國反感,普遍認為毛共中國騙取美國太多利益,又掉過頭來與美國爭霸的情況下,拜登即使溫和,顯然也無法偏離這個大方向、大趨勢。

各位應該不會忘記,在歐巴馬執政後期,當時就已經提出了「重返亞太」的新戰略,要把美國百分之六十的軍事力量部署在亞太地區,而拜登可就是當時的美國副總統。

但是當然了,在實際操作上,拜登的手法可能會比較溫和,因此,在美國與台灣的交往上,也會變得比川普政府隱晦一些,含蓄一些,不會像川普那麼高調。

不過,我這裡要補充一點的是,在與毛共中國這種最擅長耍陰耍狠、最擅長說一套做一套、最擅長打打談談談談打打、最擅長虛虛實實實實虛虛的「毛周混合體」來說,究竟是民主黨拜登這種比較溫和的手法比較有效呢?還是共和黨川普這種單刀直入的做法比較有效呢?也許這是一個很值得我們去仔細思考玩味的課題。

我個人喜歡把毛共中國的外交手段,比做是中國式的劍術;把川普對應毛共中國的手段,比做是美國西部武俠式的槍法,或日本武士的劍道。

我們都知道,中國式劍術的特色就是,不斷地快速揮舞手裡頭的劍,讓對手眼花撩亂,然後在對手眼花撩亂中乘虛攻擊;而美國西部武俠式的槍法和日本武士的劍道,則講究的是快、狠、準,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尋求致命的一擊,勝負立判。

換句話說,在對付毛共中國這種死纏爛打、不守信用、渾水摸魚、糾纏不清、專打泥巴仗的外交作風面前,是否美國西部武俠式的槍法或日本武士的劍道比較有效呢?還是謹守外交禮節的理性談判比較有效?似乎已經可以不言而喻。

恐怖小三 

我第三個要跟大家一起討論的部份是,「在美國西方和毛共中國交往半個世紀後的今天,如果說要脫勾,那麼,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夠辦得到?」

自美國放棄對毛共中國的圍堵政策,讓毛共中國於1971年進入聯合國,與自由世界接觸以來,到明年,即將整整五十年了。

在這半個世紀時間裡,自由世界與毛共中國起初可以說是互相好奇,互有好感。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更興起一片所謂的「中國熱」。尤其是美國,憑藉當時自身無與倫比的雄厚國力,滿以為可以像提攜一個小老弟般地提攜中國,加入世界大家庭,冀望經由利益共享的和平手段,把毛共中國催化成一個民主國家,或至少不致於危害世界。

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經過毛澤東一而再再而三殘酷的政治運動,已經扭曲了絕大部份中國人的內心,換句話說,毛共中國內心裡對美國西方的仇恨與取而代之的野心,遠遠不是美國/西方所能想像的!

造成的結果是,毛共中國一方面對美國/西方表面上笑臉相迎,一方面利用美國/西方的開放制度和資本家的貪婪,大肆偷搶騙扒拿,來壯大自己,演變至今,終於演變成公開向美國挑戰世界霸權的地步!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們必須說句公道話,在美國/西方與毛共中國交往換來眼下得不償失的結果之前,美國/西方,包括台灣在內,也的的確確從與毛共中國的經貿往來的過程裡,賺取了大量經濟上的好處。

如今,一方面是物極必反,毛共中國所能提供的經濟好處似乎已經到頂;另方面,毛共中國的狼子野心也因為經濟上的崛起而展露無遺。

巧的是,就在這個時候,川普總統也正好應運而生,力圖扭轉美中之間這種危險的不平衡態勢,於是掀起所謂的貿易戰,雙方你來我往,一路發展下來,演變至今,美國方面甚至公開表明,要打算重建全球供應鏈,與毛共中國徹底脫鉤的地步!

有些人將這種現象比喻成當年的美蘇冷戰。但是我認為,這種比喻有點不倫不類,因為,毛共中國與前蘇聯東歐集團其實是無法相提並論的。

當年的蘇聯東歐集團和美國西方是平起平坐的兩大陣營,雙方不僅沒有貿易往來,而且從輕重工業產品,到軍事武器,到能源供給,甚至到農業糧食,前蘇聯東歐集團基本上完全依靠自己,是個十足與美國/西方抗衡的板塊。

今天的毛共中國則不然,今天的毛共中國外表看似強大,但其實完全像吸血蛭一樣,是依附在美國/西方身上,靠吸取美國/西方的血液來壯大自己,莫說基礎工業尖端產品的核心零組件半導體完全依賴美國/西方;甚至連餵飽十三億人口的糧食,也有高達五分之一需要從美國/西方進口;甚至毛共中國的那些達官巨富,也無不把他們的貪污所得窩藏在美國/西方。就憑這一點,哪裡能夠跟前蘇聯東歐相提並論呢?

換句話說,經由過去這半個世紀的交往,毛共中國與美國/西方的關係可以說已經是,千絲萬縷盤根錯節地糾纏在一起,如今一下子要全面脫鉤,真是談何容易啊?

我看,即使用不了五十年,可能也免不了要花上很長的一段時間。光是未來四年的總統任期,顯然是不夠的。

有人形容,美國/西方現在要跟毛共中國脫勾,而毛共中國堅決不肯的這種現象,就像是一個婚外情裡的小三,一聽到男方打算分手,要回歸正常家庭,就立刻尋死覓活,威迫利誘,但就是拒絕分手。換句話說,毛共中國現階段在面對美國/西方打算脫勾的壓力前,其實正扮演了這種「恐怖小三」的角色。

暫時放下身段,堆上笑臉,繼續提供好處 

接下來的這一部份,我要跟大家一起討論的是,「在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後,毛共中國對美國/西方的可能走向。」

相信在座的各位一定都還記憶猶新,在尼克森當年打開毛共中國門戶的時候,毛共中國的實力與美國/西方相比,可說是絕對落後;相反,美國/西方與毛共中國相比,則是絕對領先。如今回看,美國/西方當年可說是犯了嚴重的過度自信。

因為,美國/西方這種以基督教精神為基礎的國家,不可能想像毛共中國的秦王國式野心 – 他們要的不光光是稱霸,他們甚至還想吞滅所有國家,來實現他們心目中的神聖目標 —「大一統」。

與東歐和前蘇聯不一樣的是,前蘇聯東歐主要強調他們自己的社會主義制度比較優越;但毛共中國的心態,卻是奠基於一種受迫害妄想所延伸出的誇大屈辱,強調復仇,因此美國西方冀望拉他一把、扶他一把,希望能夠軟化他,甚至指望他感恩圖報,會完全落空!

換來的是,利用美國/西方的開放,巧取豪奪,蠶食鯨吞,如今在壯大自己後,開始反過來打算遂行他們的復仇心願,要打敗美帝,要宰制全世界—這,才是毛共中國的本質,也是支那自秦始皇以後,歷朝歷代從上到下的共同心願!共同價值!

但是話說回來,在目前這個階段,在美國/西方猛然覺醒開始抵制的情況下,毛共中國發現自己的真正實力還不足夠,因此我相信,他們會暫時放下身段,堆上笑臉,繼續提供好處,繼續迷惑美國/西方的投機政客和資本家。而這也就是最近有消息傳出,毛共中國打算進一步對美國/西方開放它的金融市場,以及習近平最近在聯合國大會上會說出,「中國絕對不稱霸,也沒有意願尋求霸權」這種話的根本原因。

至於美國/西方現在會不會再次上當?那就得看美國/西方的主流階層是否能夠從過去五十年與毛共中國的交往當中,真正得到教訓,對毛共中國真正看清看穿了。

我這裡姑且舉幾個例子,2015年時,習近平訪美,曾親口對當時的美國總統歐巴馬表示,中國在南海島礁上不會搞什麼軍事化,但現在事實證明,毛共中國的保證,可有一丁點信用?

再往前推,像國共內戰時和國民黨簽署的幾次和平協議,1959年和西藏簽署的和平協議,收回香港前和英國簽署而且在聯合國備案的《中英聯合聲明》,乃至2002年和東盟十國簽署的《南海行為各方宣言》,等等,試問,毛共中國遵守過哪一項?

如果說,受過這麼多慘痛教訓,有些教訓現在都還墨跡未乾,美國/西方的主流階層就再度遺忘,或者說有意視而不見,那將來的結果,也只能說是自作自受了。

蒙古大軍在日本沒有內應 

接下來的這一部份,我要跟大家討論的是,「美國大選後,毛共中國對台灣的可能走向。」

不容諱言,在美國/西方對抗毛共中國的大趨勢裡,台灣由於地理位置和歷史背景的緣故,必然處在最前線的最中心位置。

像是最近,毛共中國頻繁派遣軍機擾台,甚至聲稱沒有所謂的海峽中線存在,很顯然,這一切都是在向台灣方面施加壓力。據台灣國防部表示,光是自今年9月份以來,毛共軍機擾台次數就超過五十次,台灣空軍為緊急攔截而出動的架次則高達一百架次以上,額外耗資超過一億。

但是偏偏在台灣內部,還有為數相當多的一部份人,缺乏現代國家的觀念,無法擺脫儒家所宣稱的「民族大義」與「大一統」思想,因此,也就給了毛共中國威脅利誘台灣的可趁之機。

我這裡順便舉個例子,大家都知道,曾經席捲整個歐亞大陸的蒙古帝國忽必烈大帝,也打算征服東方島國日本,因此,先後兩次,派遣數千艘戰艦,從朝鮮半島出發,跨越64公里寬的對馬海峽,向日本發動攻擊,但是最後都以慘敗收場,這是為什麼呢?

歷史學家們分析原因,一致同意,主要原因有三:第一個是,蒙古大軍擅長陸戰,但是不熟悉水性;第二個主要原因是,適時而來的颱風,也就是日本歷史上所稱的神風,幫了日本一把;第三個原因,可能也是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蒙古大軍在日本沒有內應,使得登陸的蒙古軍很快地在登陸的灘頭就被日本消滅。

換句話說,台灣今天如果要能夠有效抵抗毛共中國的入侵,必須很嚴肅認真地面對本身內部有多少人甘願充當毛共中國內應的問題!

不過,在目前狀況下,我認為,毛共中國對台灣的做法,還是會繼續原來的兩手策略,一手威脅、一手利誘,而在利誘方面,可能還會進一步加碼,以便利用台灣來和美國西方討價還價!因此,可能在利誘方面,會無所不用其極地拉攏台灣!

台灣在這種有點身不由己的處境下,如何站穩腳跟,走出自己的活路,在在考驗執政者的智慧和勇氣,而截至目前為止,蔡英文政府的所作所為,我個人的看法是,稱得上可圈可點!

一種詭計,一種圈套,一種陷阱 

接下來的這一部份要跟大家討論的是,「台灣在面對毛共中國步步進逼面前,能夠做什麼?」

前面已經提到,在目前美國/西方已經對毛共中國覺醒,開始反擊的情況下,台灣由於地理位置和歷史背景的特殊,必然被推上雙方交手的最前線,而且是,最前線當中的中心點。

換句話說,台灣遭受毛共中國的直接壓力,可說是最多最大,而且肯定還會越來越大。

在這種情況下,為了台灣本身的最大利益,也為了整個東亞區域的最大利益,為了整個世界的最大利益,很顯然,蔡英文政府「維持現狀」的做法,不給毛共中國發動戰爭的藉口,應該是最穩健成熟的政策。

反過來,如果毛共中國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侵略台灣,那麼,台灣方面做出強有力的反擊也就名正言順,自然會獲得美國西方的大力支援,屆時美國西方的軍事介入,也就是順理成章可以預期的反應。

這裡我要順帶一提的是,最近有網上傳言,在美國總統大選過後,為了緩和兩岸緊張,海峽兩岸不妨開展正式的和平談判。

在我看,這可又是毛共中國的一種詭計,一種圈套,一種陷阱,萬萬使不得也!台灣方面萬萬不能上這個當!我必須在此大聲疾呼,萬一台灣真的和毛共中國走上談判桌,將會是台灣陷入萬劫不復的開端,千萬使不得也!

欠台灣一個公道

接下來要跟大家討論的這一部份是,「台灣對美國或自由世界能夠做什麼?」

在過去幾十年裡,台灣一方面在國際外交上受盡委屈,一方面在國內政治經濟上不斷提升進步,現在已晉身為全世界少數富裕發達的民主國家行列,這一切,看在美國/西方眼裡,大家都心知肚明,欠台灣一個公道。

因此,毫無疑問,台灣只要延續目前這樣的做法,默默耕耘,為世界和平發展貢獻心力,就像這次應對武漢肺炎疫情一樣,隨著美國西方的覺醒,世界政治格局的改變,台灣的角色也必然會越來越重要。

而更重要的是,台灣內部必須先自己準備好,達成盡可能多數的共識,等一旦形移勢轉,是「中華民國」重返聯合國也好,是以嶄新的「台灣共和國」名義加入聯合國也好;是「中華民國」和美國以及其他西方國家恢復邦交也好,是以嶄新的「台灣共和國」名義和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建立邦交也好,都不是沒有可能的!

國家目標和意志力 

最後,我要格外特別強調的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比拼,從長遠來說,國家目標和意志力,扮演了一個絕對重要的角色。

從現階段來看,毫無疑問的,美國/西方不論在政治上、經濟上、軍事上,文化上、教育素質上、價值觀上,樣樣都遠超過毛共中國。但弔詭的是,在國家目標和意志力這方面,美國/西方比起毛共中國又如何呢?

我這話的意思是,由於美國西方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公民社會,強調人性,人性至上,主要追求的是個人幸福,絕大多數人所追求的也只是自我提升。

反過來,毛共中國經過過去幾十年政治運動的殘酷捏塑,已經把十三億人都捏塑成像秦王國人民一樣,一個個都成為沒有個人思想,一個個都成為貫徹國家意志的兵卒。

對照之下,美國/西方目前對毛共中國的覺醒對抗態勢能夠維持多久?就成了一個關係全局的大問號。

總之,翻看支那的春秋戰國歷史,各位會很驚異地發現,現在的毛共中國正在重複,或者說,希望重複,當年秦王國所走的路數,美國/西方必須熟讀支那當年的春秋戰國歷史 -- 尤其是秦王國如何消滅六國完成大一統的歷史,才能對毛共中國的本質、現在、與未來,有更清楚的認識,也才可能培養出對抗毛共中國更持久的國家目標和意志力!

(本文為作者2020年10月27日在華府台灣同鄉會網路視訊演講摘要)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