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古剎流落他鄉成片場! 3百年北斗媽祖想回家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古剎流落他鄉成片場! 3百年北斗媽祖想回家

 2016-07-23 15:00
祖廟拆遷前夕謝瑞隆還是小學生特別拍下這張珍貴的照片,是奠安宮最有紀念價值的一張照片。圖/謝瑞隆提供
祖廟拆遷前夕謝瑞隆還是小學生特別拍下這張珍貴的照片,是奠安宮最有紀念價值的一張照片。圖/謝瑞隆提供

已有三百多年歷史的北斗奠安宮,是和鹿港天后宮及彰化南瑤宮,並列為彰化縣三大媽祖廟,也是南彰化歷史最悠久的媽祖廟,香火鼎盛。前兩者都被列為古蹟,只有奠安宮是新建的,完全看不出有三百多年的歷史。

原本奠安宮其實也被指定為古蹟,可能因為北斗位處彰化縣南端,讓北斗人感覺比較不受政府重視。1974年台灣開始經濟起飛的年代,地方倡議在古廟後面興建後殿,歷時10年;等後殿興建完成後,前殿因屬古蹟,受限於法令很難修復,在建物安全的考量下,地方分為保存與拆除兩派,1988年拆除派在地方政治人物的運作下獲勝,先解除古蹟再予拆除。

剛好位在花壇的台灣民俗村遊樂中心在前一年成立,創辦人施金山在全台各地搜尋古老特色建築,或買或請對方贈送的情況下,遷移了好幾棟深具歷史意義的建築到民俗村裡,奠安宮古廟也在縣府的撮合下,移居台灣民俗村,古廟所在地的前殿,地方人士又費時14年,從1989年動土,到2003年才全部完成。

台灣民俗村初期的營運情況非常好,參觀人潮經常擠爆花壇山路,奠安宮媽祖雖然流落他鄉,依然接受參觀人士的敬拜,媽祖靈驗依舊。可惜台灣民俗村因為九二一大地震,中部地區遊客銳減,及經營方針改變等因素而結束營業,目前產權改由大佛山股份有限公司接手。

由於新業主的經營方針不同,和奠安宮相同命運的新北投火車站在北投地方人士的奔走下,業主同意捐贈給台北市,已解體運回台北市保存,等決定好重建地點後,即可把老車站蓋回來。

受到新北投車站回捐的激勵,北斗地方人士也積極向大佛山公司爭取,同樣得到對方善意的回應,於2013年6月20日正式以公文函覆,同意無償贈與奠安宮管理委員會。


大佛山來函同意捐廟。圖/奠安宮提供

管理委員會開始積極運作「祖廟」遷回的事宜。由於原來的前殿已改建,無法原地重建,只能選在北斗牛墟舊址的奠安宮停車場,作為祖廟的新家。但因該地屬都市計畫內農業用地,必須先辦妥地目變更才能建廟,而地目變更程序繁複,又因祖廟在台灣民俗村原被列為暫定古蹟,不久改列歷史建築,因此,在彰化縣政府的層級,就涉及建設處、農業處、民政處、文化局等四個局處,再加上在地的北斗鎮公所,這麼多不同單位,以奠安宮管理委員來自各行各業,各有自己的事業,和政府機關打交道本已不易,只要有一個單位不配合,推動起來更是加倍困難。

2014年初,協助送新北投火車站回家的知名社運人士何宗勳,在民俗村現場看到奠安宮古廟,突然感覺讓古廟孤單在山裡,媽祖好寂寞,一時心血來潮跑進去廟裡抽支籖,問媽祖要不要回家?得到的竟然是肯定的答案(見右圖)。

何宗勳很熱心的邀請新北投車站回娘家的伙伴,於2015年1月23日,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到北斗,和奠安宮主委陳在及管理委員們交換意見,相約大家互相合作,把媽祖回娘家的事,不只當作一件地方大事,也把它當作地方人士共同參與的工作,賦予它更深刻的文化意義。

直到那個時候,大家還是對於祖廟回娘家抱持樂觀的想法。等到真正開始跑公文時,卻發現各單位互踢皮球,或是表面上說要協助,實際上卻讓申辦者原地繞圈圈,始終看不到有真正的進度。

讓奠安宮人員感受深刻的是,最初接觸到的建設處承辦人員剛好是北斗人,深知祖廟遷回的意義,處處給予協助,辦起來就很順利,接下來就一直看不到進度了。

家住奠安宮對面,從小看著祖廟被遷走的明道大學中文系副主任謝瑞隆教授說,像這種古蹟遷移的事,最理想的方式是由文化局主導,所謂主導並不一定要文化局補助多少錢,對於奠安宮而言,遷建經費應不是大問題,反而是如何將古廟遷回時,連同周邊環境與文化資產作整體規劃,那才是地方所欠缺,也是文化局最重要的任務。

特別是北斗近年剛修復完成的街長宿舍、保甲事務所等,再結合北斗原有的相當豐富的文化資產,像這些整合工作,非文化局主導莫屬,要靠奠安宮是絕對無法勝任的。

例如預定遷移的現址,既是著名的台灣三大牛墟之一「北斗牛墟」遺址;也是早期濁水溪的渡船頭附近,如果可以把這裡作複合式用途,配合周邊環境的規劃,讓它成為一個文化園區,就會有很大的加分作用。


奠安宮祖廟成為拍戲背景,媽祖好可憐。圖/謝瑞隆提供

又如要從民俗村現址,把祖廟一磚一瓦拆下來、運回來,再蓋回去,任何一個環節都不能出錯。以同樣由民俗村移回去的新北投火車站為例,就是由台北市文化局主導,事權才能統一。

據北斗奠安宮人士說,祖廟在花壇現址,一位管理人員常夢到媽祖托夢說想回家,卻又看不到進度,管理人員心生不忍,經常自動幫祖廟油漆,讓它看起來不會那麼「落魄」。

曾經幫彰化縣內好幾個鄉鎮寫鎮史的謝瑞隆說,他因為工作上的關係,常看電視劇「戲說台灣」連續劇,發現全台灣曝光率最高的廟宇就是奠安宮祖廟,因為該地現在經常出租作為拍片場景,每有廟宇的鏡頭,必定就是這間還不知何時能順利遷回的祖廟。

讓祖廟成為拍戲道具背景,不只謝瑞隆於心不忍,知道這故事的人都會對想家而回不了家的北斗媽祖心生同情吧,彰化縣政府的官老爺們,你們忍心再讓我們的歷史建築繼續在外流浪回不了家嗎?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