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海外黑名單闖關回台的故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海外黑名單闖關回台的故事

 2016-06-10 12:58
台獨聯盟製作「黑牢身,建國志」的救援傳單。(圖片:邱萬興提供)
台獨聯盟製作「黑牢身,建國志」的救援傳單。(圖片:邱萬興提供)

「黑名單」是國民黨對付海外異議分子的策略。 
然而,一個人要回他自己的家是天經地義的事,「回家」更是全人類共同的基本人權。
堅持台獨建國理念的海外台灣人,前仆後繼偷渡回台,即使付出坐牢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台灣威權統治時期,不少被迫流亡海外的政治異議分子,都是國民黨眼中的黑名單。他們必須利用各種管道才能偷渡回台,但政府都會以「違反國安法」之名加以逮捕或是驅逐出境。

自1988到1991年之間,出現一波波「海外黑名單闖關回台」行動。一些在海外從事台灣獨立運動而被國民黨當局禁止入境的人,不計成敗,不計後果,即使被捕也毫無畏懼。如陳翠玉、羅益世、陳昭南、陳婉真、許信良、郭倍宏、李應元、王康陸、張燦鍙等人,都陸續「翻牆」回家。

1991年前後,共有二十幾位海外「台獨黑名單」及國內台獨人士被捕入獄,被捕的異議分子都以刑法一百條「預備顛覆政府」的叛亂罪名起訴。一百條(內亂罪)規定條文:「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謀者,處無期徒刑。」

持續不斷的「海外黑名單闖關回台」
1983年底的中央民意代表選舉,在風聲鶴唳的情勢下(當時陳文成事件才過兩年),11月6日,許瑞峯勇敢闖關回台,大膽演出第一個黑名單返鄕的故事,驚動海內外。警政署官員聲稱許瑞峯在台「發佈不當文字」,限期12小時離境,許瑞峯最後被國民黨驅逐出境。

1986年11月30日,為了迎接「黑名單」許信良的闖關返鄉:許信良、謝聰敏、林水泉等黑名單人士,從日本成田機場搭機返台,上萬人前往桃園機場接機。國民黨動用軍警鎮暴部隊嚴陣以待,封鎖機場道路,出動鎮暴裝甲車來回不停穿梭,並以紅色水柱和催淚瓦斯對付接機群眾。許多民眾被消防車的強力水柱和催淚瓦斯所傷,引爆流血衝突,史稱桃園機場事件。

1988年7月24日,陳婉真從美國搭機返鄉回台。因為朋友畫錯桃園機場的出境大廳地圖,讓陳婉真跑錯方向,硬是被航警局人員當場攔截,陳婉真被警員用四腳朝天方式扛出機場,驅除出境,讓她飽嚐有家歸不得之苦。

1988年8月起,返鄉運動再掀高潮,陸續有不少列入「黑名單」的海外台灣人,千方百計回到台灣。台灣婦女參與國際公共事務的先驅——陳翠玉,為了返鄉參加世界台灣同鄉會(世台會)舉辦的第十五屆年會,成為這波返鄉潮的第一個犧牲者。因為國民黨讓陳翠玉在八十高齡還為入境台灣之事全球奔波,以致身體不堪負荷而過世,凸顯黑名單的荒謬。黑名單的張丁蘭、羅清芬、葉明霞、吳信志、莊秋雄等人,則以改名護照紛紛偷渡返鄉。

1989年,陳婉真成功「翻牆回家」,突破國民黨對黑名單的封鎖,並出現在5月19日鄭南榕的出殯現場。國民黨一直抓不到陳婉真,乾脆來個「相應不理」。陳婉真要求設籍,內政部卻說,她沒有入境許可證,表示法律上她人還在美國,拒絕辦理。陳婉真和獨子久哥(張宏久)由於政治因素久久無法在台灣設籍落戶,也拿不到身分證,為此和國民黨周旋數個月之久,陳婉真甚至帶久哥到內政部絕食抗議,發起「有路無厝」的抗爭。

1989年8月11日,第十六屆世台會年會在高雄市舉行,海外黑名單「榜上有名」的世台會會長李憲榮、副會長蔡銘祿與台獨聯盟中委蔡正隆紛紛偷渡闖關回台出現在會場,並在高雄市與鄉親一起示威遊行,要求廢除黑名單,受到高雄鄉親熱烈歡迎,這是世台會在台灣島內最具震撼效果的一次行動。

為了回到台灣而奮鬥10年的前桃園縣長許信良,終於在1989年9月27日,以漁船偷渡的方式返鄉。許信良搭「金滿財號」漁船偷渡,被高雄港緝私艦在外海查獲,立即被國民黨抓進黑牢,押送土城看守所。民進黨發起萬人「迎接許信良回家」土城探監活動,隔天深夜遭到警方強力驅離。12月23日,台灣高等法院宣判,許信良被以「叛亂罪」判刑10年。

1989年11月,台獨聯盟美國本部主席郭倍宏,成功偷渡回到台灣。當時行政院長郝柏村發出12張通緝令拘票,懸賞金額高達220萬元,並出動上千軍警荷槍實彈全台追捕這位「欽命要犯」。11月22日,郭倍宏於大選前為「新國家連線」立委候選人造勢,在盧修一、周慧瑛台北縣中和體育場演講會上公開露面,並召開中外記者會。演講會後,郭倍宏在「黑面具」及群眾掩護下「金蟬脫殼」,擺脫上千名軍警的重重包圍,順利返回美國。國際媒體美聯社與路透社形容郭倍宏彷彿是來無影去無蹤的「蝙蝠俠」。

1989年11月30日,世界同鄉會秘書長羅益世偷渡入境,國民黨不再採用驅逐出境的慣招,而是直接以「違反國安法」之名逮捕並收押。羅益世被台北地方法院士林分院判刑10個月,因為國民黨捉拿不到郭倍宏,惱羞成怒,決定找一個黑名單開刀,羅益世因此成了代罪羔羊。1990年6月24日,海外的黑名單陳昭南,因參加「台灣革命黨」,返國後也被收押。

1991年5月9日,國民黨製造「獨台會案」,逮捕獨台會成員陳正然、王秀惠、林銀福、廖偉程等4人。知識分子強烈反彈,學生、教授紛紛加入救援。學生、教授與社運團體,以佔領台北火車站數日的方式向國民黨抗爭。5月17日,立法院終於在龐大的社會壓力下廢除《懲治叛亂條例》,並將陳正然、王秀惠、林銀福、廖偉程等4人交保釋放。

1991年5月16日,台灣建國運動組織(簡稱台建組織)在台中成立,由陳婉真擔任召集人,林永生擔任總幹事,強調台建組織直接主張「台獨結社權」。國民黨以超快速度發出「偵字第一號內亂罪」的傳票給陳婉真,要她四天後出庭應訊,陳根本不理會,堅持不出庭。6月22日,「刺蔣案」主角鄭自財闖關回台,在台中市陳婉真的「叛亂餐會」現身。作風強硬的台建組織,開始組成「台灣建國自衛隊」,行使為期21天的抵抗權,向國民黨展開激烈的抗爭。

100行動聯盟要求廢除刑法100條
國民黨在1991年底之前,製造一次又一次的政治獄,開始逮捕台獨聯盟闖關回台的郭倍宏、李應元等人。10月中,國民黨大肆逮捕台建組織的幹部、台獨聯盟盟員,先後把台灣島內的陳婉真、林永生、林雀薇、賴貫一、鄒武鑑、江蓋世、許龍俊,以及自海外返台的王康陸等人,以不同的名義逮捕、收押、禁見。12月7日,台獨聯盟世界總本部主席張燦鍙自東京闖關搭機返台,也在桃園機場被捕。

中研院院士李鎮源對於箝制自由及人權的惡法深惡痛絕。在翻牆回家的黑名單郭倍宏與李應元被捕後,李鎮源院士親自前往土城看守所探視他以前的台大學生李應元。隨後,李鎮源即與台大教授林山田、陳師孟成立「100行動聯盟運動」,在1991年10月10日發起「反閱兵、廢惡法」行動,挑戰保守勢力,與行政院長郝柏村正面對決,要求廢除刑法100條,釋放所有政治犯。李鎮源並以高齡之身,四處陪著受難家屬請願抗爭。

直到1992年5月16日,刑法第100條條文才修正公布,終結「言論叛亂罪」的法源。過去被以此法法辦的思想犯與黑名單人士,如黃華、郭倍宏、李應元、陳婉真、林永生、鄒武鑑、江蓋世、許龍俊等人都被釋放,台灣人民不再因主張台灣獨立以叛亂罪而被起訴。從此,台灣社會才真正擺脫「白色恐怖」的陰影。

1992年7月7日,政府正式取消海外黑名單返台禁令。黑名單解禁後,11月初,離開台灣21年之久的前台大政治系主任彭明敏回國。11月25日,離開台灣34年之久的台獨聯盟總本部副主席黃昭堂博士返台,「黑名單」禁令至此告一段落。


1983年許瑞峯勇敢闖關回台,大膽演出第一個黑名單返鄕的故事。


1986年11月30日,許信良、謝聰敏、林水泉等黑名單人士要闖關回台,在日本成田機場搭機返台,被國泰航空拒絕登機。


1988年,為返鄉而死的台灣女英雄—陳翠玉。


為了抗議國民黨黑名單政策,聲援海外黑名單的傳單。圖中可見陳婉真被機場警員以四腳朝天的方式抬出機場大廳。


闖關返台成功的陳婉真,於1989年帶著獨子「久哥」,及民進黨同志一起前往內政部抗議,為黑名單人士回台設籍問題抗爭,強調台灣人有權返鄉設籍,落葉歸根。


1989年8月11日,「世台會」在高雄市舉行年會。世台會會長李憲榮、副會長蔡銘祿與台獨聯盟中委蔡正隆闖關回台,在高雄市參加黑名單返鄉大遊行。


1989年,高雄余家班舉著余登發的遺像與布條:「信良老弟:登發哥來探望您!」聲援闖關回台的前桃園縣長許信良。


神出鬼沒回台一年多的台獨聯盟美國本部副主席李應元,處處留下「到此一遊」的存證照。不幸仍於1991年9月2日,在台北市被捕。


1992年5月23日,刑法100條條文修正公布後,左起郭倍宏、林永生,李應元、鄒武鑑出獄,24日再度投入「廢國大、反獨裁」大遊行。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