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人物】英年早逝的醫學史研究者 陳勝崑醫師(1951〜1989)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人物】英年早逝的醫學史研究者 陳勝崑醫師(1951〜1989)

 2021-03-13 10:00
陳勝崑醫師。圖/擷自http://humanisticmedi.blogspot.com/
簡介:

1951年出生於雲林北港的陳勝崑醫師,父親為陳瑞郎醫師於二次大戰末期在日本學醫,後被祖父召回北港懸壺濟世頗為鄉人敬重,自小父親即期望他長大能學醫繼承父志,他對自己父親的描述是「一位傑出的鄉土醫師與人道主義者」。

陳勝崑如願以償進入台北醫學院就讀,在學期間與北醫一些具有人文關懷的學長組成「醫學人文社」。北醫畢業後,陳勝崑在台北市立仁愛醫院接受了皮膚科和小兒科的住院醫師訓練,後來在板橋江翠地區自行開業,他是一個以「病人為朋友」的醫生,他不只關心病人的症狀和肉體病痛,也關心病人的家庭和心靈生活,他認為「醫學是藝術而非商品,是使命而非生意」,充分實踐他的醫學人文關懷精神。在行醫的同時又考進了師大歷史研究所,繼續他科學史與醫學史的探索。1989年正值英年,才39歲的他罹患了憂鬱症,竟然從高處躍下,英年早逝,留給台灣醫界和歷史學界無盡的惋惜。

1951年出生於雲林北港的陳勝崑醫師,父親為陳瑞郎醫師於二次大戰末期在日本學醫,後被祖父召回北港懸壺濟世頗為鄉人敬重,自小父親即期望他長大能學醫繼承父志,他對自己父親的描述是「一位傑出的鄉土醫師與人道主義者」。

陳勝崑如願以償進入台北醫學院就讀,在學期間與北醫一些具有人文關懷的學長組成「醫學人文社」編織著青年學生的美夢,他對「課堂老師所講授的醫學那樣的唯物論或機械論,絲毫沒有人性與人情」深感失望,他覺得「這樣的教員,…無法以人類健康、幸福為理想,而只注意於某些病症的臨床表現與實驗數據,或許他們心目中,一位病人與一隻實驗的天竺鼠沒有兩樣吧!」。為此他曾掙扎想要退學重考歷史系,在人文科學與醫學的矛盾中掙扎,直到閱讀了歷史學家李約翰的巨著《中國之科學與文明》深受感動之後,才找到醫學結合歷史的方向,立志要研究科學史與醫學史,又認識了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的郭正昭先生,開啟了他研究科技史大門,從此陳勝崑醫師廢寢忘食的進入《近代中國醫學史》的研究領域。

陳勝崑醫師北醫畢業後在台北市立仁愛醫院接受了皮膚科和小兒科的住院醫師訓練,後來在板橋江翠地區自行開業,他是一個以「病人為朋友」的醫生,他不只關心病人的症狀和肉體病痛,也關心病人的家庭和心靈生活,他非常敬業,體貼病人,經常夜間應診,即使半夜也不推辭,他認為「醫學是藝術而非商品,是使命而非生意」,充分實踐他的醫學人文關懷精神。更難能可貴的是他沒有放棄醫學結合歷史的初衷,在行醫的同時又考進了師大歷史研究所,繼續他科學史與醫學史的探索,他的論文一篇又一篇的發表,在1980年代他的著作「近代醫學在中國」、「中國傳統醫學史」、「中國疾病史」…等書,讓人對他的潛力和台灣科技史研究的未來寄予厚望。然而令人震驚的是正當他醫療工作和史學研究的結合正要步上人生高峰的時刻,1989年正值英年,才39歲的他罹患了憂鬱症,竟然從高處躍下,英年早逝,留給台灣醫界和歷史學界無盡的惋惜。我們由他的「近代醫學在中國自序」中片段,可以了解他的人文社會關懷的情操:

「近代醫學」與「古代醫學」不同的地方,精神方面它努力以客觀、實證為出發,脫離主觀的玄想,而以物理、化學、生理、解剖為基礎,建立「眼見為真」的科學醫學。在制度方面,它以嚴密的層層負責及輪流訓練制度著稱,這又與「古代醫學」的以「秘方」、「偏方」著稱完全不同,當然這精神與制度很容易流為機械論,而與一向主張天人合一的我國傳統思想不合,所幸近代精神醫學的發達已漸可挽回這偏向,「身心醫學」、「泛文化精神醫學」的興起,將更著重本土文化色彩與疾病的關連,而與社會學家、人類學家、心理學家、民俗學家更加密切合作。

從陳勝崑醫師的文章中,不難發現他對近代中國醫學史的關心和重視,可惜在台灣醫界中難得再找到像他這樣用心的醫學史研究者,令人不勝惋惜!

※本文轉載自《台灣醫界人物百人傳》(玉山社2021.2.25)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