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瑞典人爭什麼?──哥炫耀的不是錢,是態度!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瑞典人爭什麼?──哥炫耀的不是錢,是態度!

文/吳媛媛

2017-06-04 08:50
而對一般大眾來說,瑞典的薪資透明,每個人的繳稅資料都攤在陽光下,收入有多少可以輕易推算出來,在這種情況下沒必要錦上添花或打腫臉充胖子。圖/取材自pixabay
而對一般大眾來說,瑞典的薪資透明,每個人的繳稅資料都攤在陽光下,收入有多少可以輕易推算出來,在這種情況下沒必要錦上添花或打腫臉充胖子。圖/取材自pixabay

有天和幾個瑞典媽媽聚會,到了吃中飯的時間,媽媽A拿出一瓶嬰兒食品,她說這個品牌只用在地、有機的食材,雖然不便宜,但是她很推薦。媽媽B拿出一個洗乾淨的果醬瓶,裡面裝著她親手做的離乳食,當然也全是嚴選有機食材。她說,還是自己做最安心,而且不浪費包裝材料。這時媽媽C抱著孩子去換尿布,臨走前不忘解釋:你們知道,棉布尿片不像市售的紙尿片吸收力那麼強,必須頻繁更換。

我先生在高中教書以前,曾經在愛立信當工程師。我們那時住得離愛立信很近。有天他走路去上班,經過公司停車場時,看到同事A剛停好他新買的BMW,他們就一起走進公司。這時同事B從後頭跟了上來,他和A說:我剛剛看到你的新車,好帥!他們問同事B開什麼車,B說:我開的車是Hybrid電油混合,這樣「綠」一點。他們一同走進辦公室,只見體格健壯的同事C剛淋浴完走出浴室(瑞典的公司大多設有浴室供員工在運動後使用),他說:早上騎20公里自行車來上班,沖個澡以後再開始工作,真是舒爽!

▋我炫耀的跟你不一樣

瑞典電視台曾經製作一個紀錄片,追蹤採訪兩個瑞典的富人,其中一個是瑞典傳統富豪世家的後代,另一個是一手開創上市公司的成功企業家。這位白手起家的新貴開最名貴的跑車,坐私人飛機,喜歡在豪宅舉辦鋪張的宴會,投資時只問利潤,不問社會影響。而富豪世家的後人只開國產Volvo,在歐洲旅行時總是坐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少的火車,她在投資時也一定選擇永續環保或發展社會的專案。

這兩個富人都很在意他人的評價,新富想要彰顯自己的財力,鞏固自己在上流社會的地位。而豪門世家的財力已經家喻戶曉,如果還繼續炫富,就有失格調了。「富不過三代」這個警世寓言在今天幾乎已經成為神話,現在富人能給予後代的,除了有形的財物,更重要的是知識、情報和人脈這些能不斷開源的無形資產。我們都愛看無能紈絝子弟敗家的好戲,但也不能否認有數不清的上流子弟累積了代代的經驗和優勢,更容易養成一般人難以達到的實力和眼界。這種難以避免的階級複製,如果是朝著正面的方向累進,養成更有胸襟和社會責任意識的後人,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

而對一般大眾來說,瑞典的薪資透明,每個人的繳稅資料都攤在陽光下,收入有多少可以輕易推算出來,在這種情況下,沒必要錦上添花或打腫臉充胖子。我的瑞典朋友說小時候她的鄰居突然買了一艘嶄新的遊艇,停在院子裡好不拉風。那天她媽媽對鄰居依然有說有笑,但一轉身就打電話到國稅局,說這兒有可疑的消費行為,請你們查一查。「瑞典很多逃漏稅東窗事發,都是被鄰居舉報的。」她笑著說。

瑞典人也是愛炫耀的,只是炫富的尺度不好拿捏,一不小心就會失了格調或是惹禍上身。與其如此,還不如炫耀自己有時間培養人生熱情(have a live),或是炫耀自己有知識,有體魄,有關懷。瑞典人聊天的開場白常常是:你讀了哪本書,哪篇報導嗎?他們開Hybrid,騎自行車上班,用純天然洗衣粉每天清洗棉布尿片,站在知識和道德的制高點上對著我微笑。他們追求的「正確」沒有惡意,卻總是凸顯了我的不正確,讓我覺得難以招架,想為自己護航。

▋你今天「政治正確」了嗎?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一年情人節,我和先生剛好在市區購物,心血來潮買了一束玫瑰,想說應應景。捧著玫瑰走到轉角,兩個年輕人趨前來和我們說情人節快樂,正當我們微笑回應時,他們說:「你們知道歐盟玫瑰養植產業的勞工處境嗎?」 我們的笑容僵在臉上,他們又問:「願意借我們5分鐘了解目前糟糕的狀況嗎?」我先生欣然答應了,我只好站在那聽兩個小夥子告訴我剛剛買的這束玫瑰有多「不正確」。

當他們離開,我悻悻然地跟先生說,在情人節談這個也太殺風景了!而且你有看到其中一個小夥子拿著iPhone嗎?他們憐惜玫瑰養植的勞工,怎麼就不顧富士康的勞工處境?我先生聳聳肩,說:「以後我每一次想買玫瑰,就會想起今天這件事。我覺得他們的策略很聰明啊。」

後來我發現,越來越多人開始注意玫瑰花束的來源,現在就連在超市,都會販賣一般玫瑰和公平交易玫瑰。公平交易的玫瑰比一般玫瑰貴了一倍。不了解背景的人會驚訝於這個表面上的價格差異,而因為那兩個年輕人,我體認到的是資本主義在講求壓低價格時,以勞工為芻狗的無情效率。

現代社會結構複雜,每一天面對的道德抉擇不再是敬老尊賢熱心助人那麼單純,而是必須在不斷汲取知識的過程中獲得了解和同理。簡單的說,現在人美心美已經不夠,「腦」也要美才行。偏偏這種立基於知識和資訊的道德選擇,常讓人感到困惑與不適。

▋我們的原意,都不是想傷害人

就拿前一陣子在台灣引起辯論的婚禮儀式為例。我以前以為由父親牽著女兒走進禮堂交給丈夫,是一個普遍的西方傳統,後來才知道這是源自盎格魯薩克遜的古老習俗;在其他西方國家,包括瑞典,一直是夫妻攜手一起步入禮堂。

近幾十年來,可能是因為好萊塢影劇作品對這個儀式常有浪漫的著墨,現在瑞典每十對新人,就有一對和牧師表示想要這樣的婚禮,甚至有瑞典人以為這也是瑞典的傳統,讓瑞典教會十分頭痛。有許多瑞典牧師基於性別平權意識,明言拒絕主持這樣的婚禮,在瑞典也引起了一陣討論。

那時瑞典國家電台的社論節目請了兩位女性牧師,其中一位堅決不主持「give away the bride」的儀式,另一位則不特別介意。我對後者說的話印象很深,她說其實很多選擇這種儀式的瑞典女性,非常了解這個習俗將女性視為男性財產的古老起源,她們也常要面臨來自親友的批評和反對。曾有一位新娘反反覆覆,想了又想,直到親友們都已經坐在禮堂裡等待,她還拿不定主意。就在最後一刻,她毅然決然拉起了爸爸的手,說這段路她還是想和爸爸一起走。她爸爸從那一刻到婚禮結束,眼淚沒有停過。

這位牧師說,她認為每一對新人都必須對這個儀式的來源有透徹的理解,她也尊重新人們根據自己的生命經驗,去賦予此儀式新的詮釋。

父親牽起心愛女兒的手,走向人生的下一個階段,是多麼令人動容,怎麼會是父權社會視女性為隸屬的體現?情人買玫瑰送給對方,怎麼會成為剝削勞工的幫兇?小時候媽媽帶我去看海洋世界的表演,是我至今最美好的回憶,怎麼現在有人說那是對海豚和鯨魚的虐待?

還記得那天和媽媽一起看鯨豚表演,眼前正上演精彩的節目,我卻感到媽媽的眼神一直在我身上。後來自己也有了孩子,我才知道原來父母看著孩子開心滿足的笑臉,就能成為世界上最快樂的人。

玫瑰、儀式、海洋世界,這一切的一切,其實不都是為了一張笑臉,為了傳達情感嗎?我們從來不曾想傷害任何人,只想好好過活,然而在複雜多元的社會中,我們每一個選擇都可能在另一個時空造成負面的蝴蝶效應,讓我們一不小心就落入了知識和道德的下風,被人指出時,難免感到灰頭土臉,難免會想要反駁;就像我直覺的抓住了年輕人拿iPhone這一點,嘲諷他們自以為是的正義,雖然心裡獲得了一些痛快,但是無論對玫瑰產業或手機產業的勞工,都沒有絲毫助益。

▋用更溫柔的方式一起變好

時代社會不斷往前,我們今後也會持續被衝撞冒犯,被迫去檢視習以為常的一切。現在在台灣,「覺醒」和「正義」這兩個詞常被當作一種嘲諷,不少人認為「覺青」只是愛出風頭,想賣弄學問,甚至是為了名利。而我覺得就算真的是如此,又如何呢?人人都需要滿足內心自尊,也都多少想要追求名利,每個人的做法不同罷了。這些「愛出風頭」的人,讓我們在買玫瑰的時候能看到種玫瑰的人,在參加婚禮的時候能看到性別的過去與現在,在看鯨豚表演時能看到整片海洋。如果出了風頭,贏了名利,社會也與其俱進,何樂而不為呢?

環保、性別、歷史,現代社會的每一個議題都複雜難懂,沒有人有時間和精力去涉獵所有面向,必須仰賴社會上有人願意把生命投注在某種議題上。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我們有時候身處覺醒的一群,有時候落在後知後覺的一方,有時候在不同立場間徬徨。剛好在前方的人不用仗「識」凌人,一時在後方的人也不用覺得被冒犯,保持好奇和柔軟的腦袋,耐心傾聽,可以減少許多無謂的衝撞和撕裂。

人內心的自尊總是需要我們去填補去滿足,所以我們炫耀。在台灣的家庭聚會,人們炫耀孩子考上哪所學校,或在哪買了房子。在瑞典的家庭聚會,人們炫耀帶著孩子去難民收容所幫忙,或和兒子一起縫製小洋裝,讓兒子穿著去幼稚園。你的方式又是哪一種呢?

延伸閱讀:
瑞典人也有階層焦慮?
在瑞典談性就像談運動,沒什麼大不了
50%工作的人生,也可以有100%的快樂

本文由吳媛媛執筆,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謹此致謝。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