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紅色詐騙集團亂台灣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紅色詐騙集團亂台灣

 2019-03-14 18:34
趁著韓風吹起的粉絲團,已經是詐騙集團鎖定的肉票,這些詐騙集團看準政治狂熱掀起的商機,從中興風作亂,有人為了充當老共併吞台灣急先鋒,有人單純就是斂財,卻成了韓粉集團的肉票。圖/民報資料照
趁著韓風吹起的粉絲團,已經是詐騙集團鎖定的肉票,這些詐騙集團看準政治狂熱掀起的商機,從中興風作亂,有人為了充當老共併吞台灣急先鋒,有人單純就是斂財,卻成了韓粉集團的肉票。圖/民報資料照

有粉絲的地方就有騙局,尤其是網路時代,打著歌星演場會的假門票,可以騙倒一堆粉絲,同樣的,趁著韓風吹起的粉絲團,已經是詐騙集團鎖定的肉票,這些詐騙集團看準政治狂熱掀起的商機,從中興風作亂,有人為了充當老共併吞台灣急先鋒,有人單純就是斂財,有人因為喜歡湊熱鬧,卻成了韓粉集團的肉票。

就如同加拿大記者寇謐將所說,「韓流完全背離政治專業,走向紅衛兵式的動員,超越一切民粹,老韓和韓粉們一但和反韓粉衝突,將會是分裂台灣社會的毒藥」,老寇的見解,真是一針見血,這些70%來自境外的韓粉,手上沒選票,還到處瞎起鬨,只要不爽,就到處亂貼文,老韓的陣營就喊冤枉,是「壞韓粉」所為,問題是,「好韓粉」和「壞韓粉」根本無法分辨,比「兩種斯斯」還難分,這絕對不是愛台灣,而是害台灣,我也不清楚這些人如此政治狂熱,搭飛機到處亂跑,是錢太多?或者有人幫忙付錢,他們到底圖的是甚麼?

3月10日中午,老韓到高雄遠東航空的樺舍旅館,出席一場中國江蘇文峰集團的購買農產品簽約儀式,金額新台幣五億,消息剛一揭露,就被「民報」專欄作家曹長青踢爆,這家老共的黨營事業,是典型的詐騙集團企業,1999年,江蘇南通公司由國營改為民營,名字就是文峰集團,多數的股東都是中共黨員,2017年,實際的集團控制者徐長江,捲入一件股票詐欺案件,以共犯身分被判刑2年半,同時被剝奪董事長之職,但是,徐長江仍擁有文峰集團40%股權,所以還是實質老闆,只是無法出境而已,老共捧老韓的「貨出錢進」政策,還派出一家有案底的公司,這才令人擔心,到底安了甚麼心思,我們無法理解,希望高雄市政府不要錢沒賺到,就被迫捲入商業糾紛。

正當老韓在那一邊簽約時,國軍英雄館內,一大堆韓粉,正在翹首盼望老韓降臨,現場人聲鼎沸,主持人多次安撫,老韓不會放我們鴿子,一定到現場,讓大家喊一下「扶龍口號」,「老韓選總統」,很可惜,老韓還是放了韓粉鴿子,缺席了,缺席原因,自己去猜吧,但是,重點不是老韓敢不敢來韓粉場現身,而是,這場聚會的召集人太有來頭了,根據新聞報導說,「當天現場韓粉有300人,分別來自中國個個省分,還有海外的韓粉」,可以說是動員全球,這太厲害了,難怪有不少「壞韓粉」要害老韓,認為老韓幹市長,實在太屈材了,勸他直取攻登「中國國家主席」大位,反正現在正好是「你聾我聾」的時代,大家裝聾一下,說不定會成功,老韓一但登基,到時候不要說高雄發大財而已,中國14億人一起發大財了。

「孫文孫子」幫老韓拉抬造勢?

能夠號召全球韓粉到高雄,這個人的實力就不能小看了,於是,我「股歌」(google)了一下,真的被嚇到,這個韓粉大會召集人,姓孫名武彥,「我們的國父」孫文的孫子,偉大的革命家孫文的孫子,替老韓招兵買馬,鞍前馬後,這未免也太嚇人了,這種級別人物,幹這種鳥事,算是淪落?還是高升呢?我都快混亂了,孫文地下有知,一定會跳起來大罵國民共三個黨,你們用我的名號有之,稱我是革命導師有之,把我的照片掛在牆上鞠躬有之,寫我的名字空一格有之,但是,卻故意糟蹋我的孫子,只有老蔣還算好人,對我的兒子孫科很照顧,還給他幹行政院長。

孫武彥這個人,突然在2015年橫空出世,打著「孫文的孫子」出現市面上,功夫果然不同凡響,一下子震動海內外,光看名片上的名號,就很可怕,「國際中山同盟總會會長」,「反獨大聯盟執行長」,「台灣社科院院長」,「中華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族繁不及備載。

要裝大人物的孫子,當然要有些本事,孫武彥說自己的家世,「1913年,先祖父老孫突然來到台灣,從台灣要轉到日本,為了掩護敏感身分,國民黨方面找了一位會說日語的泰雅族女子陪伴,假裝成一對夫妻,「很像拍間諜片」,兩人日久生情,到了日本後,1915年產下一子,取名孫建年,建立民國元年之意,1917年,孫建年被人帶回到台灣,把孫建年交給養父賴玉撫養,一直到孫建年過世之前,孫建年才把當年的隱密之事,告訴孫武彥,孫武彥才知道,原來自己的血統如此尊貴,「阿公是國父也」。

孫武彥高調現身後,第一個看不下去的是國父孫女孫穗芳,2016年,孫穗芳登報要求孫武彥一起驗一下DNA,這張澄清書上面,還掛上「美國孫中山和平教育基金會」的名號,證明我是正港孫文孫女,父親是孫科,如假包換,但是,孫武彥看到澄清函,一直不予回應,此事也就沒了下文,但是,裝孫子太大偉,也有麻煩了,2016年,一位名叫施峰陽的商人,以為偉人之孫出現了,想認識一下,所以捐給孫武彥1萬元,後來卻到監察院和內政部舉報孫武彥招搖撞騙,孫武彥不甘示弱,反告施先生,最後官司以和解結束,但是,挖孫武彥老底的人,越來越多,有人舉報2002年,孫武彥勾結「中華消費者協會」的會長沈德立,弄了一個「消費金牌獎」詐騙產商,2005年,沈德立也因為貪汙公款被起訴,但是,多年下來,打著國父之孫的名號活動並未減少,可見,造神力量太偉大,不但沾光一代,連第三代仍然受庇護。

孫武彥經常來往中國,許多老中看到孫武彥就驚呼,好像國父啊,太偉大,讚嘆,感恩,連小馬哥也和他一起合照過。問題來了,孫武彥是孫文的孫子,真的,或假的?我「股歌」了一下老孫的族譜,孫文的結髮妻子是盧慕貞,生下孫科,孫婉,孫延,有一位側室陳粹芬,罹患肺結核早逝,並沒有生子「舊中國壞習慣,買一送一」,1915年,盧慕貞為了成全孫文和宋慶齡的結合,主動要求離婚,但是,老孫花名在外,跟他有關係,而且生下孩子的有日本人大月熏,生了一個女兒名叫宮川富美子,富美子的日語意思就是文,另一位日本紅顏淺田香,照顧孫文起居翻譯,並沒有生子,但是,泰雅族女子卻從未聽聞,孫科比較像父親,娶了正老婆陳淑英,生了兩男兩女,還有小三嚴靄捐,生下孫穗芬,和小四蘭妮生下孫穗芳。

回到正題吧,孫武彥的來歷,其實並不差,甚至比一般人都要好,他頂著美國德州大學社會學博士學位,曾經在台灣很多大學教過書,而且出版過幾本心理學著作,算來也是著作等身的學者,就算沒有孫文的光環,在社會上遊走也不會太差,但是,這樣的人,卻突然變成孫文的孫子,就很耐人尋味了,更糟的是,孫武彥無法提出有力的證明,也不願意驗一下DNA ,也就更加啟人疑竇了,他似乎有點像孫文的外表,又喜歡穿中山裝,留著仁丹鬍子更像,如果要拍一部孫文的革命故事,找這樣的人當主角,應該還可以吧。

寫到這裡,我突然替老韓擔心起來,老韓在馬來西亞被放粉鳥,應知道味道不佳,現在,老韓居然放了「孫文孫子」的粉鳥,這實在太不尊重國父了,要知道,中華民國的江山,就是孫文打下來的,至少教科書都是這樣說的,我辛苦帶了全球韓粉,到高雄替你造勢,你還放了我的粉鳥,老韓市長,你嘛先查一下孫中山全球粉絲有多少嗎?比起你的韓粉還多更多,少說也有幾個億,這些票足夠你當選聯合國秘書長了。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