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走過驚濤駭浪的年代—陳永興七十省思(14)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走過驚濤駭浪的年代—陳永興七十省思(14)

 2020-03-24 16:07
左起林誠一、彭明敏、李登輝、陳永興。圖/作者提供
左起林誠一、彭明敏、李登輝、陳永興。圖/作者提供

我從柏克萊讀書返台後,擔任「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發起二二八平反運動、從事台灣社會人權的工作,一方面是精神科醫生,也從事並關懷台灣社會改革。一直到90年代台灣進入一個政治與憲政改革的關鍵年代,就是蔣經國死後,李登輝在其副總統任內接任總統。

在那個時候,國民黨內部有很大的鬥爭,尤其以宋美齡、郝柏村、李煥、王昇等人最不甘願讓李登輝接任總統。也因此當時發生國民黨主流與非主流的政爭。國民黨外省權貴集團推出林洋港與蔣緯國要來競選總統,宋美齡也從美國飛回台灣在背後主導想阻擋李登輝接任總統。

當時台灣民間的反對運動以民進黨為主,他們與很多民間團體開始要求憲政改革。李登輝雖在國民黨驚險政爭中暫時繼承總統職務,惟任期很短就要改選,當時需要由國大代表所組成的國民大會來投票選總統。眾所周知當時的國民大會大部分都是兩蔣時期由中國來台的老代表,就算是少部分在台灣選出也是國民黨佔絕對多數,所以,當時李想要勝選實在非常驚險,李一一去拜訪國大代表。當時國大代表也都利用機會要求很多好處,甚至有延長任期……等各種不合理的要求。李登輝去拜訪李煥時,李煥還演出閉門羹不開門讓李登輝進入的這種侮辱人的戲碼。


1990年3月,大學校際會議通過「野百合」為三月學運的精神象徵。「野百合」象徵學生對台灣本土的認同。圖/邱萬興

推動總統直選靜坐七天六夜

當時很多大學生看不下去,就在中正紀念堂廣場發起「野百合運動」,眾多大學串連在那裡靜坐抗議,要求廢除國民大會並呼籲將憲法重新修訂,總統由人民直接選出。

我在該運動中也扮演重要的角色,當時民進黨內重要領導者也都進入國民大會內要來廢除國民大會推動「總統直選」運動。我被徵召擔任國大代表,包含黃信介、張俊宏、姚嘉文……等也都進入國民大會。簡而言之,民進黨檯面上重要人士都要推動憲政改革,所以,很多民間學者如李鴻禧、張忠棟……很多研究憲法的學者都在起造憲法草案。當時民間也有很多人寫憲法的草案,如許世楷發表〈台灣共和國的憲法草案〉,另如林義雄也有〈憲法草案〉。

當時大家都因李登輝接任總統時受到不合理的對待中感受到國民大會已無選總統的代表性,所以想在憲政改革中廢除國民大會,但要國大代表自廢武功是不可能的。學生因此要求召開「國是會議」。當時我是民進黨國大黨團的總召,黃信介是民進黨黨主席,很多事都交由我處理。那時,我呼應學生訴求提倡召開「國是會議」,我與黃信介與民進黨秘書長張俊宏共同去總統府會見李登輝,並要李登輝總統召開「國是會議」呼應學生訴求。而且那時由民進黨國大黨團發起最大型的一場示威在台北車頭忠孝西路前,進行「廢除國民大會要求總統直選」的訴求。動員群眾佔領台北車站與忠孝西路,靜坐七天六夜,這是台灣史上最長時間的群眾運動。國民黨出動鎮暴部隊包圍,最後動用水車以水柱與棍棒威嚇抓人,我們都被扛到警備車,國民黨動用大量軍警一一扛走示威者。當時台灣社會對總統直選已有很高的呼聲與共識。

當時對於參加「國是會議」,民進黨內也有兩種主張,新潮流為主的代表是反對參加「國是會議」,他們當時認為讓學生給國民黨壓力讓李登輝難過關,要看李登輝如何應對局面,看他是否有能力處理危機。但當時我與黃信介、張俊宏、姚嘉文等從美麗島出獄等政治前輩的想法是要靠國民大會修改憲法,或讓國民大會自我廢除,將選總統的權力回給台灣人民,這是不可能的,所以要用體制化的「國是會議」來決定廢除國民大會,我知道李登輝也有此意。所以,我認為民進黨要參加「國是會議」,一方面幫忙李總統廢除國民大會;另方面爭取總統直選,這是符合台灣人民的利益,透過總統直選,我們才可能造成政黨輪替。而且,我那時的想法很簡單,不要因為李登輝是國民黨黨主席,所以他要做的事民進黨就要反對,應該要就事論事。

比如說,當時李登輝有釋放政治犯、解除海外黑名單,過去國民黨執政,在兩蔣時期很多海外台灣人因為反抗國民黨或主張台獨就被國民黨視為黑名單當作叛亂犯禁止他們返台。所以很多海外留學生或留學後留在國外的教授、醫生、工程師……等台灣優秀的人才有三、四十年都不能回台灣,甚至連自己的父母親過世也無法回來參加告別式。這款的黑名單的政策在國民黨戒嚴時期毫無改變,直到李登輝上任才宣布解除黑名單,這是一個很重大的突破,是對海外被列為黑名單的人士人權的保障,像這樣的事我認為就要支持贊成!李登輝所做之事若對台灣人有利,當然要支持。

還有,我推動二二八平反運動,李登輝上任後也有正面回應。他要求中研院重做二二八調查報告,也要求時任行政院長的郝柏村舉辦二二八紀念音樂會、接見二二八家屬……等等對二二八平反的正面回應,他這樣的作為我們當然要支持。

所以,那時我們主張要召開「國是會議」,最後獲得實現。我也邀請海外台灣優秀過去被列黑名單的台灣人士如彭明敏教授、廖述宗教授、蕭欣義教授、張富美博士……等返台參加「國是會議」。在「國是會議」召開後,當然代表在野或說民主運動海外人士也還不是占多數。國民黨代表仍是占多數。甚至對於總統直選的訴求連國民黨的代表也還不敢反對甚至是贊成。


民進黨中央黨部於1990年3月18日,在中正紀念堂同時舉辦「除老賊、解國難」群眾大會,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在廣場上演講,吸引數萬人潮將廣場擠得水泄不通。圖/邱萬興

不屈不撓達成總統直選目標

針對「國是會議」討論總統直選或委任直選,有好多次在小組會議中國民黨想要強行表決,我們就退出,讓「國是會議」開不成,以此來抵制。當時的保守派如馬英九、施啟揚等非主流要求委任直選,但委任就是仍然交由國大代表選,這是騙人的手段!當時,李登輝透過國民黨秘書長宋楚瑜與海工會鄭心雄與我們協商。宋與鄭奉李登輝指示,不敢讓「國是會議」破局。所以「國是會議」都不敢用表決,將總統直選與委任直選兩者並存。直到最後決論時,當時輪到無黨籍的吳豐山主持,他突然宣布:「總統由人民直接選出是大家共識」,大家立即鼓掌通過。結果,那些主張要委任直選的人來不及反應,氣的直跳腳!但主席團隨即通過散會。所以,就在「國是會議」將總統直選定案通過。這是台灣憲政運動關鍵時刻。我也因參加「國是會議」達成總統直選的目標,深感對台灣民主憲政運動做了一個很大的貢獻。

因為有總統直選,才有第一次由人民直接來選台灣總統的選舉,當時李登輝代表國民黨出來選,而民進黨推出彭明敏教授,兩個都是日治時代很優秀的台灣知識份子。彭明敏流亡海外,在蔣介石時代,因提出〈台灣自救宣言〉指台灣與中國是一邊一國,台灣不需要去代表中國,台灣應用台灣名義留在聯合國。這種先知在戒嚴時期當然會被國民黨抓去關!他和學生謝聰敏與魏廷朝被抓去關,後因美國壓力,彭明敏假釋出來後「軟禁」很長的一段時間二十四小時在特務監視下,彭明敏教授竟然有法度透過一位日本人的幫忙,伊用日本人的護照偷渡出境成功逃亡瑞典取得政治庇護再赴美國並在大學教書。掀起並成為國際矚目的話題,也在海外對台灣獨立運動有很大鼓舞,惟彭明敏成為黑名單不能返台。

李登輝召開國是會議促成「總統直選」與「解除黑名單」,讓彭明敏教授終能返台並代表民進黨出來挑戰他,雖然最後是他當選,但這是第一次台灣人民直接選總統。

台灣人直接選總統,代表咱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能選出自己國家的領導者。在當時中國當然對台採取文攻武嚇。惟台灣接續有陳水扁代表民進黨選贏連戰與宋楚瑜完成政黨輪替、和平的政權轉移,這可說是李登輝對台灣民主憲政一個非常重大的貢獻。台灣人未經過流血革命,用選票完成和平的政權轉移。這是過去大家無法想像的。

延伸閱讀:【專文】走過驚濤駭浪的年代--陳永興七十省思(13)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