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司法改革最大挑戰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司法改革最大挑戰

2021-01-09 09:30
石木欽(左)所牽涉的司法黑暗貪瀆網絡事件越滾越大。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石木欽(左)所牽涉的司法黑暗貪瀆網絡事件越滾越大。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2020年年尾巴,監委王美玉巡視行政院,公開談到石木欽事件,蘇貞昌表示要查辦到底,這一件老案子又生出波瀾,也滾出一卡車司法界的惡劣舊習,這個案子已經過了十幾年,歷經三任總統,還無法處理,人民心中最恨司法沒有正義,每次遇到大選,總統候選人信誓旦旦要改革,可惜,從此案來看,司法改革已經淪為笑柄。

石木欽案件考驗司法

「鏡周刊」於6日刊出「石木欽案件」的後續調查,再度引出已經沉寂的翁茂鐘百利事件,以及3件炒股案,這些案件的涉案當事人,一路利用檢調司法官員掩護,玩弄法律,讓犯罪行為輕騎過關,這不只是司法界醜聞,更是黨國時代,司法人員道德淪喪,結黨營私的現形劇,驗證「有錢判生」的真理,也證明陪審制才能司法改革。

週刊形容,「佳和集團」的老闆翁茂鐘善於經營公關,政商司法界三吃,長袖善舞,堪稱台灣最大的「喬事中心」,這是司法黃牛升級版。

石木欽案早在2014年於台中法院任職時就黑函滿天,到了2019年引爆,但是,司法和監察兩院介入調查,卻在2020年才有初步結果,最離譜的是,第五屆監委王美玉在2019年提出彈劾案,第一次沒有過關,兩次流會,到了去年6月換屆,綠營提名監委上場,才以12票通過彈劾,第五屆立委多數是馬英九提名,國民黨是否應該出面說明,這裡面監察院出了甚麼問題,不要整天搞死一隻豬了。

司法院如何自圓其說

司法院的調查,更是雷大雨小,把石木欽案定義為,司法人員接受不當宴請,還宣稱許多案件當事人已經退休,法律時效已經消失,這個案子在調查中被曝光的27本記事簿,把翁茂鐘如何宴客,喬事情,給法官股票交易吃紅利,賺大錢,日期,金額,禮品,紀錄相當詳細,宛如大清帝國,雍正時代的任伯安所書寫的「百官行述」,翁茂鐘的動機到底是甚麼,費人疑猜,卻替這些被網羅的司法檢調官員,留下難看的證據,所以,司法院調查輕輕放下,把此案定位司法風紀事件,不涉及違法貪瀆,法官替商人提供法律諮詢而已,真的是這樣嗎?

回顧本案的緣起,1997年,「佳和紡織」集團老闆翁茂鐘向法國百利銀行投資衍生性金融商品,根據規定,必須質押一張一千萬美金本票,衍生性金融商品本身風險很高,但是獲利也很高,一開始,佳和獲利,但是,隨即開始虧損,最後虧損到9百多萬美金,依照規定,佳和集團必須以現金給付賠款,贖回抵押品,但是,翁茂鐘願賭不服輸,還企圖賴帳;百利銀行派出銀行經理諸慶恩,依法在台北地院向翁茂鐘提出償還債務,翁茂鐘找石木欽,共謀對策。後來,在石木欽指導下,由公司財務經理向台南地檢自首,表示這張本票是自己偷蓋章,與翁茂鐘無關,因此判決債權無效,翁茂鐘得以脫身,而偽造有價證券自首的財務經理,也可以緩刑過關,如此判決,法官根本把六法全書丟到地上踩爛;更扯的是,翁茂鐘不需要還三億台幣,也就算了,居然反過來控告諸慶恩。按理,諸慶恩只代表百利銀行提出訴訟,銀行才是本案當事人,翁茂鐘應該告銀行才對,就算諸慶恩有犯錯,也不應該找朱慶恩麻煩,因為訴訟纏身,諸慶恩還因為本案被判有罪,含恨加上壓力,感嘆台灣司法敗壞至此,壯年就含冤死亡,翁茂鐘還不停手,持續向諸慶恩的年幼子女求償五億,可以說是仗勢欺人,翁茂鐘雖然求償五億沒有成功,目前,法務部也要追查當初審判的檢調法官,是否枉法審判,入人以罪,逼死一位銀行經理,很巧的是,審判翁茂鐘的百利案件,幫他一路過關的貴人司法官員,都因為石木欽引薦,與翁茂鐘關係匪淺,組成一個司法黑暗貪瀆網絡,歷經十幾年歲月,石木欽從高等法院院長,被提拔到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長,27本記錄簿裡面,紀錄有不少涉案法官,也高升到更高地位,甚至幹上監委了。去年,案件爆發後,已經無法掩蓋,所謂天理昭昭,石木欽已經自請辭職下台,另外,翁茂鐘所涉及的3件炒股案件,翁茂鐘也可以無罪脫逃,這裡面的玄機,才令人稱奇。

台灣的司法陋習由來已久,法官心證權力太大,是主要原因,從國民黨黨國時代的訓練所學長制度衍生下來,這個體系從司法檢調到監察,說難聽叫做「大家自己人」,網路如同蜘蛛網密布各階層,一個商人施以小利,就可以網羅數百名司法官員為己用,成為超級大隻黃牛,此案若辦不下去,台灣司法難以清明,小英的司法改革就是空話。


作者指出,法官石木欽所涉及的司法黑暗貪瀆網絡,歷經十幾年歲月,讓他從高等法院院長,被提拔到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長,27本記錄簿裡面,紀錄有不少涉案法官,也高升到更高地位。此案若辦不下去,台灣司法難以清明。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