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我與「台灣國戰士」許昭榮的因緣故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我與「台灣國戰士」許昭榮的因緣故事

 2015-07-21 18:56
許昭榮生前攝於「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前。(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許昭榮生前攝於「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前。(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7/25(六)下午在草屯聖山,台灣戰士許昭榮和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將立碑,因家父也是同一天告別禮拜,無法前去致意,特簡短書寫與許昭榮前輩的幾次因緣故事。

許前輩告訴我,他是在加拿大當政治難民(他出國考察時,因聲援當時施明德的獄中絕食,而參與靜坐,事後被吊消護照)。許昭榮後來告訴我,他在加拿大時,看到自立早報我寫他的綠島難友曾國英病逝的消息,很難過。

曾國英在綠島和綠島百合蘇素霞的愛情故事,曾拍成電視劇〈台灣百合〉,1997年許前輩和我與洪隆邦去綠島找到蘇素霞的父母。他們怨女兒倔強和癡心,也怪曾國英未出獄,不該和他女兒私下訂婚,反而讚賞他女兒不愛的劉覺生政戰官,因為後來劉覺生介紹蘇素霞弟弟到公家機構工作。

但不久,許昭榮查出蘇素霞的骨灰,放在台東海山寺地下室,已是家屬失聯的無主骨灰罈,許昭榮為蘇素霞在海山寺請道士做法事,也繳清費用給寺方,不少政治受難前輩都到場,但蘇素霞親人卻不高興,連當時的台東市長賴坤成,也受到蘇家人的觀點影響。

1997年8月15日,我在台北市228紀念館推出「為何而戰,為誰而戰--台灣兵的回顧展」,得到許昭榮前輩的大力協助。他帶我、洪隆邦、劉明新、涂建豐、林惠滿等人,去採訪多位從中國回台不久的台灣兵,每個人的故事都讓人心酸。

在一家高雄仁武的療養院(當時附近剛發生彭婉如命案,而有黃色封鎖帶)見到帶妻兒回台不久的謝瑞生。他是麻豆人,堂哥謝瑞仁在1950年代被槍決(與關34年的林書揚同案同鄉),他的堂弟謝瑞智是警察大學校長。

他自己是日本軍醫,又變成國軍軍醫,國民黨敗給共產黨後,他又變成解放軍軍醫,文革時被批鬥是漢奸和國特,1993年左右,他由妻兒陪同回台時,已經精神失常,有時吃自己的大便,說是藥丸,常懷疑被人下毒。餵給他吃飯的妻子(從中國跟他來台),常被他當壞人毆打。

許昭榮帶我們去探望他時,他以為我們是中共派來查問他的人,故意罵台灣和國民黨政府的不好,對自己的返鄉,也多抱歉,一直要我們救他,他兒子,妻子都沒他辦法。

許昭榮前輩只有搖頭,好好的一位台灣醫生,歷經日本,國民黨,共產黨的戰爭折磨,約50年,回到台灣老家。沒有別的醫生的賺錢過好日子,卻已精神失常。

他比起另一位從海南島回台的陳增昌醫生,張壬妹護士兩夫妻,在1993年回台,情況更慘。

所有的台灣老兵的悲慘情形,許昭榮都是第一個採訪和去找資源慰問他們的人,記得台灣兵的鮮為人知的歷史,就要去透過與認識台灣國戰士──許昭榮。記得7/25下午2點到草屯台灣聖山,參加他和無名戰士的立碑。

 

許昭榮紀念碑(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