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最細微的尊重!納粹受害者重獲尊嚴 「顯微遺骸」安葬柏林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最細微的尊重!納粹受害者重獲尊嚴 「顯微遺骸」安葬柏林

 2019-05-13 17:17
1948年時的柏林普洛成西監獄(Plotzensee jail)已走入歷史成為遺跡。圖:擷圖自British Pathé
1948年時的柏林普洛成西監獄(Plotzensee jail)已走入歷史成為遺跡。圖:擷圖自British Pathé

在德國人12日歡慶蘇聯解除對西柏林物資封鎖的行動屆滿70週年之際,柏林今天(13日)將舉行另外一項罕見的安葬儀式,將在二戰期間遭納粹處決的政治犯所遺留的300多件、被放在顯微鏡玻璃片上的人體組織樣本,予以安葬。

這些人體組織樣本,每一片的厚度只有百分之一毫米,大小為1平方公分。這些組織樣本是由納粹第三帝國(Third Reich)的解剖學教授史提夫(Hermann Stieve)的後代,在一批顯微鏡的玻璃片上發現的。

史提夫當時對在柏林普洛成西監獄(Ploetzensee jail)遇害的女性囚犯屍體,包括遭處決的反抗軍戰士,進行解剖、研究,以觀察女性在經歷恐懼時對身體的影響。

這些受害者的遺骸將在格林威治時間今天下午1點鐘(台灣時間今天晚上9點鐘),在柏林中區的多羅帖恩史塔特墓園(Dorotheenstadt cemetery)安葬,將有天主教神父、基督教牧師,以及猶太教的拉比出席,預料這些受害者的後代也將出席。

柏林的夏里特(Charite)大學教學醫院院長艾因哈波(Karl Max Einhaeupl)表示:「在埋葬這些顯微鏡樣本時,我們是要採取步驟,讓這些受害者重獲他們應有的尊嚴」。

艾因哈波表示,這場葬禮是該醫院歷史計畫的一部分,以面對這所醫院過去在醫療專業方面與納粹的困難關係下,所曾經扮演過的角色。

德國抵抗紀念中心(German Resistance Memorial Centre)主任杜謝爾(Johannes Tuchel)表示,「這些人體組織樣本,是納粹不公正司法系統下受害者的最後遺骸,他們當時無法獲得安葬,因此,今天為他們舉行葬禮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根據瞭解,在1933到1945年之間,柏林普洛成西監獄有超過2,800多名囚犯被送上斷頭台或是遭到絞死,多數屍首被送到柏林解剖學研究所(Berlin Institute of Anatomy)進行解剖、研究。

史提夫在1935到1952年擔任這個研究所的主任,負責進行了這項極具爭議性的婦女生殖系統研究。後來在史提夫房產中,發現這300多件來自女性屍首的組織樣本,因此,用顯微鏡的玻璃片予以安置,以為紀念;不過,在受害者家屬要求下,並沒有標示姓名。

(本文轉載自中央廣播電台)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