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注意中國內部不穩的風險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注意中國內部不穩的風險

 2016-03-04 09:45

最近北韓悍然試爆核彈及試射飛彈,說明了「維持現狀」之不易,國內某親中學者在《風傳媒》附和大陸學者于迎麗的一項電視訪問說,如美國對北韓進行軍事干預,大陸也可能以武力手段處理兩岸問題,他還說,中國「能以台海與朝鮮掛勾,就能以南海與台海掛勾」。「掛勾」是暴力集團用語,好像台灣已成為中國對抗美國的人質,可以任人宰割似的。

很多人以為,中國之所以敢和美國對抗,甚至威脅動武、升高地區衝突,是因為「中國強大了」,實情正好相反:中國若對外動武,不會是因為她強,而是因為她弱。中國是在內部不穩的時候,才會對外軍事冒險;如果是國家強盛,反而會持盈保泰,不輕易破壞國際秩序,包括兩岸現狀在內。

中國表面上看起來很強,實際上卻是很弱。表面上,中國擁有世界最多人口,土地遼闊,經濟規模全球第二,外匯存底全球第一,國防預算全球第二,常備部隊世界最大,有能力送人上太空,有航空母艦,有世界最長的高速公路網,也有世界最新的高速鐵路網。中國還是世界最大貿易國、最大能源消費國、最大溫室效應污染國、第二大外國直接投資受惠國、第三大外國直接投資來源國以及許多產品的最大生產國。

實際上,中國經濟根基脆弱且日趨惡化。自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以來,歐美市場對中國製造品的納胃,已不再是永無止境,中國靠房地產及政府投資硬撐起來的經濟榮景,已到強弩之末,股市崩跌,房市泡沫化,銀行信用擴充超過GDP,GDP成長率官方說法是2015年6.9%、2016年6.5%,但依據某些西方金融機構的預估,去年及今年可能低到只有3.7%,有的由2015年加值稅只增加0.8%來推論說,中國經濟根本已經停滯,資金外流嚴重,人民幣貶值壓力沉重。

中國為了支撐人民幣,外匯存底由2014年6月的4兆美元,逐月遞減到2016年初的3兆2,000億美元,中國外匯存底的組成被列為國家機密,更讓市場沒有信心,法國興業銀行說,中國可用於支撐人民幣的外匯準備約1兆美元,這個數字對人口13億8,000萬的中國來說,夠不夠用來抵擋金融危機的爆發,相當令人擔心。

當中國在世界各地展現國力、擴充軍備之際,她自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賴以維繫其統治正當性的高速經濟成長,已變成了她的痛處。

今天的中國與1990年經濟開始停擺的日本,有很大的不同。中國不僅比那時的日本貧窮許多,鄉下地區生活艱困、沒錢醫病的人,起碼還有6、7億,加上威權政治腐敗,人民的不滿、不平與痛苦,也更甚於日本。中國崛起的結束,對中國共產黨的傷害,遠超過「失落20年」對日本菁英階層的衝擊。

中國經濟動盪,必然引發內部不穩。在社交網路及民調普及的年代,即使威權主義者如習近平,也要顧及人民的感受。中國的「人多」、「地大」看來已不是什麼優勢,而是統治者沉重的負擔。

去年秋天發生的廣西爆炸事件,顯示維吾爾恐怖份子作亂的地點,已不限於西部偏遠地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像敘利亞、伊拉克這種中小型國家,她們的種族、宗教及政治動亂,便已構成了嚴重的地緣政治危機。如果像中國這麼龐大的國家發生類似的動亂,其危險性更不可想像。

尤有甚者,中共政權的決策模式,比以前更集中、更威權,在面對「黨國存亡」之際,也會比過去的集體領導更可能大膽冒進。共產黨要救「黨國」,沒有比利用民族主義以轉移人民的不滿,更有效的了。

美國面對中國可能的軍事冒進,一向是「原則」、「交往」與「巨棒」(Big Stick)三管齊下,最近她能夠讓中國接受對北韓實施聯合國制裁,也是因為她以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及制裁與北韓往來的中國企業,作為嚇阻所致。相比之下,馬英九卻只一昧追求「兩岸和平」,在執政2008至2014年期間,幾乎凍結了台灣的國防需求,而同時期中國的軍費則成長了236%。對中國而言,「兩岸和平」即吞併台灣、消滅中華民國。

520之後即將成為三軍統帥的蔡英文,必須修正馬英九失衡的國防政策。台灣要有打一場現代化戰爭的準備。一個國家打現代化戰爭的能力,幾乎等於她的高科技能力。中國內部不穩是真實存在的風險,這是一個動亂的時代,台灣與中國一面「交往」,仍須一面備戰,「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