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英倫瞭望】 獨立的號角吹響聯合王國的情與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英倫瞭望】 獨立的號角吹響聯合王國的情與仇

 2014-09-17 12:58
蘇格蘭的公投活動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而蘇格蘭的獨立史卻是一波三折,卻鮮少人願意瞭解與關注。(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蘇格蘭的公投活動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而蘇格蘭的獨立史卻是一波三折,卻鮮少人願意瞭解與關注。(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蘇格蘭的公投活動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蘇格蘭統派與獨派陣營的辯論與遊行也越來越激烈,所有的政治與社會議題幾乎都已經被深入的討論與報導,現在只剩下蘇格蘭選民的最後抉擇。近日,英國首相卡麥隆也用「離婚」(divorce)做為比喻,因為蘇格蘭若獨立成功就回不去了。然而,蘇格蘭民族詩人Robert Burns寫道:「為了英格蘭的黃金,我們被買也被出賣。國家竟有這些無賴 ( We are bought and sold for English gold.  Such a parcel of rogues in a nation.)」。這場獨立公投已經吸引世界各國媒體的關注,不同國家的「民族主義者」(nationalists)與「分離主義者」(separatists)羨慕英格蘭的民主風範,能夠在民主的制度下讓蘇格蘭人透過公投決定自己的命運,但是,蘇格蘭的獨立史卻是一波三折,卻鮮少人願意瞭解與關注。

蘇格蘭兩次獨立戰爭的爆發

西元843年,皮克特人肯尼思 (Kenneth I of Scotland) 建立蘇格蘭王國。西元1296年,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一世進攻蘇格蘭,第一次蘇格蘭獨立戰爭爆發。西元1328年,英格蘭軍隊敗退,雙方簽署《愛丁堡-北安普頓協議》(Treaty of Edinburgh–Northampton),該協議屬於和平協議,結束了自西元1296年英格蘭入侵蘇格蘭以來兩國的敵對狀態,英格蘭也承認蘇格蘭獨立地位,該條約由蘇格蘭國王羅伯特一世於西元1328年三月十七日在愛丁堡簽署,同年五月月一日英國國會在北安普頓批准並產生效力。

西元1332-1357年,羅伯特•布魯斯(羅伯特一世)去世,五歲的大衛成為蘇格蘭國王,稱大衛二世。愛德華•巴里奧獲得了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三世的暗中支持,帶兵進入蘇格蘭,自稱自己家族才是蘇格蘭真正的國王,第二次獨立戰爭一夕爆發,大衛二世在英格蘭溫莎城堡被關押了十一年,直到西元1357年達成協議,第二次獨立戰爭結束。大衛二世被放回蘇格蘭,但是,蘇格蘭王國必須繳納高額贖金。大衛二世回國後,發現貧窮的蘇格蘭王國根本擔負不起,他曾試圖與愛德華三世協商,指定英格蘭的某王子為蘇格蘭王位繼承人為交換,試圖免去支付贖金,這樣決議也受到蘇格蘭政府的強力反對。

英格蘭與蘇格蘭聯邦時代與聯合王國的來臨

西元1603年,英格蘭女王伊利沙白一世駕崩,並於死前指定由蘇格蘭國王詹姆斯六世繼位,英格蘭和蘇格蘭共侍一個國王,形成「聯邦體制」,但兩者仍是各自獨立國家。西元1642-1651年,英國內戰,英格蘭一度考慮廢除君主制,成為共和國,引發蘇格蘭主權歸屬問題。西元1707年,蘇格蘭跟英格蘭簽署《聯合法案》(Treaty of Union),以「共主聯邦」的方式組成「大不列顛聯合王國」,但彼此的議會機構卻是獨立運作。西元1979年,蘇格蘭就成立議會舉行公投,議案遭否決。西元1997年,蘇格蘭第二次就成立議會公投,議案通過,成立「一院制議會」。西元2011年蘇格蘭國家黨大選勝出,英國首相卡麥隆翌年(2012)同意讓蘇格蘭人於2014年九月十八日舉行蘇格蘭獨立公投。

從「獨立戰爭」到「獨立公投」:英蘇決定用民主方式解決歷史的爭議

英國首相卡麥隆不斷地對外宣稱,英國不該被分裂,但若從歷史的發展而論,蘇格蘭和英格蘭就是兩個獨立的政治體制,蘇格蘭和英格蘭可能根本不曾是「一個國家」,準確地說是「聯合王國」,而歷史的癥結與矛盾就在於西元1603年「英蘇聯邦體制」的確立與西元1707年的「聯合法案」的簽署。蘇格蘭有獨立的語言與文化系統,除了經濟上對英格蘭的高度依賴之外,蘇格蘭的認同問題也受到格外的關注。對於蘇格蘭民族主義者來說,英國首相卡麥隆「離婚」的比喻就有爭議,蘇格蘭與英格蘭的「聯合法案」是否意味著彼此有結婚的事實,還是只有訂婚而已,或是根本沒訂婚也沒結婚,只是一種婚姻的承諾,因為如果沒有結婚,離婚的比喻根本是不合理的說法。

西元2014年四月的蘇格蘭人身分認同調查中,蘇格蘭人認為「自己是蘇格蘭人也是英國人」占30%,認為「自己是蘇格蘭人多於英國人」占25%,認為「自己是蘇格蘭人不是英國人」占24%,認為「自己是英國人不是蘇格蘭人」占9%,認為「自己是英國人多於蘇格蘭人」占5%;因此,從數據可以發現,過半數的蘇格蘭人還是能清楚地區隔「蘇格蘭」與「英國人」的差異。另外一個有趣的發現是,投票者的出生地和認同意向產生複雜的關連性。依據BBC的調查,目前非蘇格蘭出生且有投票權的蘇格蘭人有四十七萬三千多人;然而,在蘇格蘭出生但沒有投票權的蘇格蘭人卻有七十一萬八千多人,這兩者的差異是否影響最後的結果,也可能是另一觀察重點。

這場蘇格蘭的民主的戰爭,除了蘇格蘭人自己解決自身的歷史問題之外,也考驗著蘇格蘭人「認同/愛情」與「經濟/麵包」的政治智慧。從歷史的角度而論,蘇格蘭的獨立公投有其歷史文化與政治的正當性,公投的結果也將會衝擊到蘇格蘭王國爾後的發展。蘇格蘭統派支持者將會宣稱,若獨立成功,蘇格蘭的經濟與福利制度將被瓦解,外交與描述 : 點國防將會受到嚴重的衝擊,蘇格蘭人民將會是最大的受害者;獨派的支持者駁斥統派的偏頗說法,仍然深信蘇格蘭獨立王國將可以度過全球資本主義的危機,並積極維護蘇格蘭人的勞動條件與福利制度。到底是誰說真話,是否有可能「愛情」與「麵包」都兼得,或許也只有上帝知道。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