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台灣樸素畫家之十:劉麗玉——彩繪阿嬤的生活影像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台灣樸素畫家之十:劉麗玉——彩繪阿嬤的生活影像

2022-01-07 09:40
劉麗玉身影。圖/蘇振明提供
劉麗玉身影。圖/蘇振明提供

「挽面」、「彈棉被」、「溪邊洗裳」等等過去老台灣的歷史影像,似乎很難在平常的生活中找到。即使在傳統鄉村,面對現代化的影響,昔日種種也已難再見。很遺憾的,有許多人樂於傳送中國的歷史故事,但台灣的過去甚少人願意去描繪,台灣在地這些往日的記憶也很難在台灣的歷史攝影或是繪畫中看見。

很幸運地,在基隆的小鎮上,我們發現了一位一直用心描繪著台灣早期人們的生活記憶的劉麗玉女士,用她的真情畫下了這些影像記憶,這些溫馨的記憶,著實令人感動與懷念。

劉麗玉於1951年出生於基隆,小時候因為頑皮喜歡捉弄父親的寶貝兒子,加上舅舅尚未成婚,外婆擔心無香火可傳,於是年僅三歲的劉麗玉就被過繼給舅舅了。一直到了十二歲的時候,因為舅舅成婚也有小孩,劉麗玉在此時才得以回到日思夜想的家人身邊。將近十年的養女生涯,是劉麗玉一段不願意面對的痛苦回憶,因為思念家人的緣故,劉麗玉時常偷偷跑回家,躲在角落偷偷望著家人與正在廚房工作的母親,但被發現時除了會被家人打罵,回到舅舅家也是一頓罵,對家人的思念換來的卻是痛苦的回應,劉麗玉每每想到童年此段回憶,時常不禁地留下傷心的淚水。

小學畢業以後,因為家貧無法升學,於是就留在母親新開的小吃麵攤幫忙,直到二十七歲結婚才離開基隆搬到汐止,此後便專心在家料理家事照顧小孩。在1994年,當時就讀小學的女兒告訴她說,學校公佈傅玲玉想籌組「汐止阿公阿嬤繪畫班」的構想,聽到此訊息的劉麗玉,便將此事告知住在台北喜愛畫畫的父親,生性內向的父親婉拒了此事。「既然老父無想欲參加,不如家己去試一下。」劉麗玉這樣想著,於是就加入了這個繪畫班,由於成員都是阿公阿嬤,劉麗玉就成為最年輕的會員了。

婆婆一開始就相當支持劉麗玉的選擇並時常加以鼓勵,而一開始觀望態度的丈夫,後來因為被她的繪畫感動,工作之餘還幫忙買畫具並親手打造裝畫的畫架和畫框。在繪畫的道路上,丈夫和婆婆是她的繪畫好助手,而小女兒則是忠實的聽眾,因為劉麗玉的每一幅畫都是一個相當精采的故事。善用水彩作畫的劉麗玉,用寫實的方式繪下了早年的台灣記憶,泛黃的色調猶如陳述著過往的斑黃老照片一般,一幕幕都打動了人心。


《寄藥包》水彩,40*54cm,1999。圖/蘇振明提供

劉麗玉的繪畫題材皆是以童年的生活記憶為主。初次拿起畫筆時,為無法將想要描繪的畫如拍照一樣複製出來感到相當的挫折,原本已有放棄的念頭,直到受傅玲玉女士的鼓勵及筆者告訴她「汝的腦海中有足濟的錄影帶,茲攏是珍貴的人生經驗,將茲提出來畫,攏畫未了。」於是劉麗玉便將過去往日的生活記憶一一呈現在圖畫上。

劉麗玉的畫作一一訴說著台灣的常民生活歷史:《彈棉被》是古早台灣一個常見的行業;《挽面》是女孩要出嫁時,在抹上新娘粧之前必做的潔面步驟,《溪邊洗裳》則是將婦女在溪邊洗衣和小孩在溪邊玩耍的畫面重現在你我眼前。另外,《染布坊》則是描繪染布的過程;眾多村人圍觀的《賣豬仔》,《江湖走唱的人》為小小寂靜的村落帶來了一夜的熱鬧,描寫小時候幫母親賣麵的《麵攤》,和那剛出山洞吐著烏黑雲霧的《蒸汽老火車》等等,這些無一不是早期台灣人共同的記憶。劉麗玉的作品眾多,作品皆是重要的歷史記憶,其中也包括了台灣重要的民俗祭典,如《山頂的廟仔生》那絡繹不絕上山祭拜的人潮,還有另一個重要祭典《放水燈》等等。具有獨特地方色彩的畫作除了蒸汽火車以外,還有《煤礦工人》和《撿煤灰的人》等等。


《阿嬤的八腳眠床》油畫,72*89cm,2000。圖/蘇振明提供

說起劉麗玉女士的作品真是說不完,凡是古早台灣人的生活記憶,幾乎能裝在她的畫作中找到相同的故事。當然她的作品也有屬於自己獨特的生活故事,如《海邊游泳》,在美麗的大海中有好多人高高興興在戲水,然而卻出現了一個差點滅頂的小孩被另一個較大的小孩救起,這一段就是發生在劉麗玉身上深刻的記憶。

在台灣,鮮少有畫作可以喚起大多數台灣人共同的記憶,但是劉麗玉的畫作卻是做到了,她的圖畫宛如一張張泛黃的照片,見者無不喚起自己心中那久遠的記憶,那段古老的記憶,雖是刻苦但永遠是令人回味的。


《兄弟爭吃母乳》油畫,60.5*72.5cm,2000。圖/蘇振明提供
 
《公背婆》油畫,60.5*72.5cm,2004。圖/蘇振明提供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