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江南」與「白狼」的對峙依然在持續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江南」與「白狼」的對峙依然在持續

2014-06-23 10:12
余杰新書《中國教父習近平》(圖片:網路資料)
余杰新書《中國教父習近平》(圖片:網路資料)

我的新書《中國教父習近平》雖然成功在香港和臺灣出版上市,但這場艱苦的戰役並未全部結束。在香港和臺灣都出現了通路的問題:在香港,有中資書店拒絕銷售此書,也有非中資的書店因畏懼中共的壓力而把這本新書放在讀者難以發現的角落裡;在臺灣,有書店婉拒了出版社借用其場地舉行新書發表會的申請,並明確表示是因為「理念」問題。

在我寫作《中國影帝溫家寶》、《河蟹大帝胡錦濤》和《中國教父習近平》這「中共獨裁者三部曲」的過程中,中共的恐嚇從中國國內一直追蹤到美國。他們放話說,不要以為你到美國就安全了,美國還發生過江南案件呢。

江南案並沒有成為翻過去的一頁歷史。江南案的涉案者之一、竹聯幫頭子張安樂,為躲避臺灣的通緝,避居中國多年。他成功贏得中共的信任後,又被派遣到臺灣,成立「中華統一促進黨」,執行中共交付的「統一大業」。在「太陽花學運」如火如荼之際,張安樂率領諸多黑幫人士前去「踢館」,政府治安部門卻假裝沒有看見。「江南」與「白狼」的對峙,言論自由、民主憲政與黑道治國、專制獨裁的對立,在另一個時空中繼續呈現。習近平、周永康、馬英九和張安樂們不能擅自決定我們該過什麼樣的生活,在海峽兩岸的中國與臺灣,都面臨著「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的歷史轉折關頭。江南、陳文成、鄭南榕、林昭、李旺陽、曹順利為自由和公義而獻身的事業,我願意與千千萬萬「因真理、得自由」的朋友們一起參與其中。

在臺灣版的《中國教父習近平》的扉頁,編輯鄭清鴻設計了一個一系列的「關鍵字」漸漸淡去、變得模糊不清的小圖示,其中有自由、民主、憲政、劉曉波、天安門母親、習馬會、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等字樣。這個小圖示形象地折射出那些真實的聲音如何在中、港、台三地被「消音」的過程。我以自己的切身體驗忠告臺灣的朋友們:絕對不能主動將頭顱伸到對方的案板上。鄭清鴻在《我在出版業,我支持學生》一文中指出:「服貿對台灣出版業的衝擊很明顯:台灣出版業如果不先自我割舌,否則無法進入高度言論箝制的「中國市場」;台灣的印刷業如果被中資掌控,他們可以透過國家補助進行削價競爭,再加上通路一旦被滲透,出版業的消亡乃至質變也是遲早的事。……然而,言論自由、知識體系、文化價值的失喪,是無法像其他產業一樣可以用數據量化評估的。如果再不摘掉服貿的馬賽克,台灣的民主、自由、文化、歷史乃至於認同,也將同樣被扭曲、變形。」,這也是我的心裡話:如果中國資本大舉進入臺灣的印刷業,以血汗工廠出產的原料和驅使的奴隸勞工,必能迅速一統天下。這不是自由貿易,這是以劣幣逐良幣。然後,像《中國教父習近平》這樣的書,即便有出版社願意出版,也沒有印刷廠願意印刷,那不就是言論自由和媒體自由的「安樂死」嗎?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