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兩階段電業自由化是注定失敗的電業改革 (上)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兩階段電業自由化是注定失敗的電業改革 (上)

2016-09-15 16:16
9月5日台電員工藉口「反對漲價式電業法」,發起全台南北徒步活動,其實是反對電業自由化。圖/取自網路
9月5日台電員工藉口「反對漲價式電業法」,發起全台南北徒步活動,其實是反對電業自由化。圖/取自網路

人民用選票讓台灣進行第三次政黨輪替,讓民進黨完全執政,就是寄望新政府,能對過去八年馬政府留下的爛攤子,進行徹底的改革,包括轉型正義、司法改革、年金改革、租稅改革、教育改革、能源改革等。而改革一定會遇到一些阻力,特別是原來既得利益者的反抗。為此,改革不僅需要周詳的規畫,更需要決心、魄力與毅力;如果碰到阻力就退縮或妥協,則改革必定失敗。

改革成功與否的關鍵,在於用對人、擺對位置;如果重用應被改革的人來進行改革,則無異是緣木求魚,改革便注定會以失敗收場。新政府在財經金融部門及所屬國營事業與行庫,仍重用前朝的政務官、董監事與高層經理人,就是要以應被改革者來進行改革!這是「真改革」還是「假改革」?同樣的,目前新政府提出《電業法修正草案》,要來進行「兩階段電業自由化」改革(屬於能源改革),也是注定會以失敗收場的電業改革。

台灣發展綠能最大的障礙,是制度性的障礙
新政府提出2025年達成「非核家園」及「綠電(再生能源發電)占總發電量的比重達20%以上」的目標。目標能否達成,在於電業能否完全自由化;若無法有效促使電業完全自由化,則目標將落空。因此,新政府乃提出《電業法》修正草案,要來進行「電業自由化」改革。

根據「21世紀再生能源政策聯盟」(Renewable Energy Policy Network for the 21st Century)2015年的資料〈Renewables 2015 Global Status Report〉,自2004至2013年的十年間,全球對綠能(再生能源)的年投資金額,由美金395億元增至2,144億元,增加4.4倍;綠能中風力發電的累積裝置容量,由48GW(1GW是10億瓦)增至318GW,增加5.6倍;太陽光電的累積裝置容量,由2.6GW增至139GW,擴增52.5倍。到了2014年,又新增了51GW的風力發電(比2013年成長了44%)與40GW的太陽光電。

2013年,全球最終能源消費中,綠能占19.1%,化石燃料占78.3%,核能僅占2.6%。估計到2014年底,綠能占全球總發電量的比例達22.8%;其中水力占16.6%、風力3.1%、生質能1.8%、太陽能0.9%、其他0.4%。

台灣綠能蘊藏豐富,無論風力、太陽能、生質能、地熱或是海洋能,都具有開發的潛能。根據2015年全國能源會議的保守估計資料,台灣綠能的潛能可達30GW以上,比10座核四廠還多,包括陸域風電5GW、離岸風電8GW、屋頂型太陽能3GW、地面型太陽能3.2GW,地熱7GW等。然而,過去政府並不重視綠能,當國際上綠能發展突飛猛進之際,台灣則是龜步爬行。

2014年,台灣綠能發電占比僅3.8%,其中水力、風力與太陽能分別僅占總發電量的1.66%、0.58%與0.21%;對比全球綠能發電占比為22.8%,其中水力、風力與太陽能分別占總發電量的16.6%、3.1%與0.9%,實令人感到無比汗顏。

台灣的綠能發展,顯然遭遇相當大的困境;特別是嚴重的制度性障礙,包括土地取得困難,過去決策者的無知或認知錯誤,且又「擁核自重」,以及電力市場由擁核大本營的台電所壟斷。在制度上,台電擁有發、輸、配、售電的獨占權;在電力市場上,則居於既獨買又獨賣的完全獨占地位。

依現行制度,再生能源生產的綠電必須由台電購入後,再透過其電網輸送出去,且原則上要以較優惠的價格購入。在總電力需求固定不變的情況下,要台電增加支出購入綠電,又無法增加台電的收入,只會造成台電盈餘的減少或虧損的擴大。因此,台電自然會想盡辦法阻撓或消極抵制綠能的發展。再加上台電一直鍾情核電,也更壓縮綠能的發展空間。在如此惡劣的電力市場結構下,綠能的發展自然是困難重重。很顯然的,台灣要發展綠能,必須先排除此一制度性障礙,打破一家綜合電業的壟斷,促使電業完全自由化。

通過黑箱電價公式,即已喪失電業改革契機
台電自2006年由盈轉虧(-28.9億元)之後,連年虧損,截至2013年6月底,累積虧損高達2,278億元。

雖然台電每度電的平均售價,自2006年的2.1046元調高到2013年的2.8945元,漲了37.5%,但還是未能讓台電轉虧為盈(2013年稅前虧損達177.9億元)。因此,台電乃要求比照中油的「浮動油價公式」,設置「浮動電價公式」,以便其黑箱調漲電價。

當時社會各界反彈聲浪不小,且改變電價的調整方式需經立法院審查通過,所以在經濟部將新的電價公式送到立法院之後,立法院在正式審議之前,乃先於2014年12月召開公聽會。原本民進黨持反對立場,但據說因2014年11月29日地方選舉,民進黨大勝,氣勢如虹,對於接下來的總統大選也已勝券在握,該黨立院黨團便接受經濟部能源局與台電的遊說而改變立場。因此,立法院就在2015年1月20日審查通過新的「電價費率計算公式」。民進黨顯然是被勝利沖昏了頭,讓黑箱「電價費率計算公式」輕易通過,而喪失執政時進行電業改革的契機。

道理很簡單:當台電處於虧損累累的狀態時,要進行電業改革(電業自由化),來自台電的反抗阻力相對較小;反之,當台電賺大錢,成為既得利益時,要進行電業改革,來自台電的反抗阻力必然相對較大。黑箱「電價費率計算公式」通過後,台電在2015年的稅前淨利一下子衝高到617.76億元,是2014年140.23億元的4.4倍。2016年1至7月高達326億元,比2015年同期的131億元又高出195億元(倍增)。靠著黑箱「電價費率計算公式」,台電不但轉虧為盈,而且獲利大躍進,員工可享受每年最高4.6個月的績效獎金。在此情況下,要進行電業改革,台電工會當然要積極反抗。

9月5日,台電員工藉口「反對漲價式電業法」,發起「全台南北徒步串連活動」(示威遊行),怒吼「反對切割台電、反對電價上漲」,就是最具體的例證。當初要制定黑箱「電價費率計算公式」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要調漲電價?那時台電工會為什麼不反對,反而要積極爭取?說穿了,「反對電價上漲」是騙人的,「反對切割台電」(怕特權保障被取消,影響其既得利益)才是真的。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