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15年黑牢他為台灣記下「綠島」! 政治受難者、藝術家陳孟和辭世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15年黑牢他為台灣記下「綠島」! 政治受難者、藝術家陳孟和辭世

 2017-01-25 20:58
2度被國民黨政府逮捕,出獄時將許多當年綠島監獄(今綠島人權園區)的圖像以攝影夾藏出來或手繪,日後更協助綠島人權園區重建當年情況,台灣民主前輩也是藝術家陳孟和傳出前天(23日)因病辭世,享壽87歲。圖/取自紀錄片《希望小提琴》第1本以台灣史實和孩子談人權的繪本-- 陳孟和先生專訪
2度被國民黨政府逮捕,出獄時將許多當年綠島監獄(今綠島人權園區)的圖像以攝影夾藏出來或手繪,日後更協助綠島人權園區重建當年情況,台灣民主前輩也是藝術家陳孟和傳出前天(23日)因病辭世,享壽87歲。圖/取自紀錄片《希望小提琴》第1本以台灣史實和孩子談人權的繪本-- 陳孟和先生專訪

在新政府誓言推動「轉型正義」之際,又一位政治受難者凋零。因涉及「臺灣省工委會學術研究會」案,2度被國民黨政府逮捕,被釋放時將許多當年綠島「新生訓導處」(今綠島人權園區)的圖像以攝影夾藏出來或手繪,日後更協助歷史現場重建,台灣民主前輩也是人權藝術家陳孟和傳出昨(24日)晚間因病辭世,享壽87歲。

陳孟和除了記下白色恐怖外,更出版《希望小提琴》,這是第1本以台灣史實和孩子談人權的繪本。2010年,他和一群年輕的孩子住進綠島,那個他曾被困囚的地方,重建新生訓導處的3D模型。在紀錄片訪談中,他說,「我現在只希望說…我恐怕等不到,等不到博物館蓋好了」(國家人權博物館)。

多年來與陳孟和一同投入綠島人權園區與白色恐怖歷史,人權文史工作者曹欽榮證實陳孟和離世的消息。「過了中午,接到陳孟和前輩女兒的來電,他走了」!

曹欽榮在臉書發文回憶說,「認識他時他約70歲,給我第一印象,馬上聯想到美術家紳士的風範和氣質;常常我們相見時小喝兩杯,暢快聊天,不亦樂乎。話題總不會扯遠,他總是會想到:如何做到歷史讓大家知道、了解,這件事他念念不忘」。

「網路上已有很多他的故事,我就不多說。繪畫、攝影是他的獨特專長,三個 多月住院前,還是在畫他未完成的想『讓大家知道』的夢想,他手真巧、腦海裡的三度空間立體感,總是反射在手掌畫出各種記憶的圖像裡,這是他最擅長的事」。

曹欽榮表示,「10多年來除了採訪他,他帶著我們去台中、台南拜訪難友;當然共同出入火燒島的次數已無法計數,每趟跨海行程都是為了重建政治舊監獄的歷史記憶而工作」。
陳孟和與他在綠島關押時製作的小提琴。圖/翻攝「陳孟和口述歷史」紀錄片

藝術家在政治黑牢為綠島留下珍貴影像,感嘆對不起母親

陳孟和是綠島史料最重要的紀錄者之一。根據《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網站資料,陳孟和在綠島服刑時,負責過舞臺布景製作,後來被指派專事攝影,紀錄新生訓導處的各種活動。他在綠島福利社成立攝影部,為官兵、受難者和綠島人拍照新生訓導處於1962年為編寫《綠島誌》,派陳孟和坐漁船繞著綠島,從海上拍攝島嶼景觀。

1967年陳孟和出獄後,將許多珍貴的照片夾藏在貝殼畫底板及貝殼底布之間帶回臺灣。現今的「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新生訓導處紀念空間的復原及重建計畫中,係根據陳孟和昔日舊照片,予以繪製園區鳥瞰圖,推估空間量度,製作當年集中營營舍和重要建築的平面圖、三面視圖。這些舊照片不僅見證了白色恐怖的人權歷史,也成為成功復原重建的重要關鍵。

「那時候的感覺,還不相信我能撐到離開(綠島)的一天」,陳孟和在紀錄片中回憶,他在綠島10餘年,「新生訓導處」最多曾關押2000名政治犯,「已經離開了綠島,真實的感覺,一直…一直沒有(出現)」,「那個(回家)路中看到那個鐵路,火車的鐵路,那個時候,才感覺回到文明的社會,那個感覺才一下子湧上來」。

陳孟和1930年10月16日出生,臺北市人,就讀師範學院(現今的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時,因涉「臺灣省工委會學術研究會」案,於1948年12月被特務帶走,關了7個多月、1952年1月3日又被密告參加共黨外圍組織,在半夜二度被捕。1952年4月26日,依「參加叛亂之組織」,判刑有期徒刑15年。

在綠島,陳孟和被要求畫了許多的反共八股,但堅強的他當作是技術的磨練,而他小時家中開設照相館,也是照作而已,「真正的理論的磨練也是在綠島,在綠島那樣的環境學到的」,他很感激家中為他寄的書,「都是很貴的,日文的,家裏都想盡辦法要去找,對母親真的沒有一點為難的感覺,去要她買這些書,現在想起來真的很對不起她…」。

回憶37歲時出獄後,15年來他對母親的思念,在見到母親的那一刻,心情激動到抓著母親的手,還沒進到房子裏,他就跪了下來,眼淚真的是像…像瀑布一樣,一句話都沒有…」。

要把歷史留給下一代:向陳孟和致敬

「自己沒有人權,但是,生命是有的,生命是沒有人權的生命,這個生命是撿到的生命,撿到,能活多久不知道,但是不會太長,剩下的生命,應該貢獻於…要把這一段被掩埋的歷史,要把它用什麼方式留下來,留給下一代,知道台灣曾經有過那樣的歷史」,陳孟和的訪談言猶在耳,但如今已撒手人寰。

曹欽榮說,陳孟和每次只要提及他個人的事,總是說:「先採訪那些還沒說出來的難友,我已經受到太多的關注。」就是這麼以他人和公眾為前提的態度,支撐著陳孟和繼續畫下去...。

曹欽榮也提及,兩個多月前與文史工作者陳銘城去醫院探望陳孟和時,他很難說出清楚的話,第一句話卻還是:「綠...島,...怎...樣...?」,「我們只能安慰他,我們會努力繼續關心和做應該做的事」。

「1/22周日近午去他家看他,他躺在醫療床上,瘦很多,醫院特准回家在家醫療照顧不到一週。我說來看您,還帶了蓮霧水果和3本書《希望小提琴》、《重生與愛3》、《謊言世界 我的真相》」。

「醫療床的對面就掛著台灣水果月曆,那張就是蓮霧,現在正是蓮霧好吃的季節;我知道他愛看書、好研究;很早之前,他一天總在電腦桌前超過10小時,我逐本書跟他說明,他面露微笑;我說我們都有努力在做,請他好好靜養」,然而再也等不及了。

曹欽榮回憶,陳孟和在火燒島新生訓導處時期將近15年的人生,留下無數影像,綠島遺址重見天日才有可能;他人生最後的30年,這些影像因為1987年突破了戒嚴,透過他的手一筆一畫再現各種場景,日復一日,逐漸成為難友們共同的記憶象徵,「我採訪過的前輩,很多人家裡不是有他的複製監獄全景畫,就是他當時在火燒島福利社為難友所拍寄回家的大頭照」。

「這十多年來,春夏秋冬他常常去綠島,綠島遺址經過他的手而感動了許多人,才能一步一腳印走到今天。未來遺址到底何去何從?對我們是極大的挑戰,不變的是『如何做到歷史讓大家知道、了解。』,「綠島記得您,我們也記得您!致上最敬禮」!

延伸閱讀:

希望小提琴(含歷史背景小冊、影音光碟〈新生:陳孟和先生訪談實錄〉)

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陳孟和與新生訓導處的重建

陳孟和與台東紅葉少棒隊

挺反服貿反黑箱,政治受難者議場探學生

景美人權園區【陳孟和口述歷史】紀錄片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