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Nothing Else Matters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Nothing Else Matters

 2020-01-15 09:46
恐共牌是一個雙面刃,可以威脅人民盲從執政者,也會傷及人民的抗敵意志。這就是為甚麼蔣家一面宣傳恐共的同時,又要一面叫囂反攻大陸的道理。蔡英文打恐共牌得到選票,卻無法像蔣介石一樣叫囂反共,改天要人民拿起武器去拼命,這個芒果乾就會變成投降芒果乾。圖/蔡英文競選辦公室提供
恐共牌是一個雙面刃,可以威脅人民盲從執政者,也會傷及人民的抗敵意志。這就是為甚麼蔣家一面宣傳恐共的同時,又要一面叫囂反攻大陸的道理。蔡英文打恐共牌得到選票,卻無法像蔣介石一樣叫囂反共,改天要人民拿起武器去拼命,這個芒果乾就會變成投降芒果乾。圖/蔡英文競選辦公室提供

這次大選,我的3張選票全部摃龜。這本是意料中的事,所以心情非常平靜。就像遭遇船難沉溺水底,踩到堅實的土地後,用力一蹬浮上水面,環顧四周,看是否有同志悻存而無所獲,只得冰涼而堅定地獨自游到岸上,坐在岸邊麻木地看著那餘波猶自蕩漾的水面,開始沉思了起來:Life continues!

台灣400年來的歷史,是斷裂的歷史。和有著許多斷層的地質一樣,台灣人的習性和思想信念,也充滿斷層。不同的種族和矛盾的文化基因互相衝突傾軋,就如不同板塊互相擠壓造成頻繁的地震甚至災難一樣。面對艱困的生存環境,使得很多台灣人朝不保夕,無法在內心建立堅定的國家意志,也無法奢談政治理想和道德價值。當主義碰到現實,總是會扭曲變形,無法保持純粹。更何況大多數台灣人向來沒有主義,也很少有生死與之的信仰。這固然是歷史造成的,也是人性的必然,但如果民進黨,非但不思教育人民,加強其道德價值信仰和國家意志,反而和兩蔣時代的國民黨一樣,大打恐共牌,以芒果乾來綁架選民含淚投票。就算因此贏得選舉,我不知道蔡英文會不會問心有愧?

恐共牌也會削弱抗敵意志

從初選的過程到現在大選的結果來看,所謂的誠信、民主、獨立等基本價值信仰,好像被誇大的恐共症和芒果乾給徹底抹煞了。普通的常民會吃這個芒果乾,我並不覺得意外。但是有那麼多民主先進和學者,也舉出一大堆理由大吃芒果乾,而且形成了一個主流趨勢,就不免令人有點失望。從選舉票數的統計來看,這就具體而微地透露了台灣人脆弱的心靈結構,和潛意識難以察覺的影響力。做為殖民地人民的無知和懦弱,固然是值得悲憫的歷史命運,但做為受過現代教育和日本、西洋思想洗禮並通曉國際情勢的知識份子,一樣無法克服潛意識中莫名的恐懼,這就有點可惜了。恐共牌是一個雙面刃,一面可以威脅人民盲從執政者,另一面卻會傷及人民的抗敵意志,和道德堅持。這就是為甚麼蔣家一面宣傳恐共的同時,又要一面叫囂反攻大陸的道理。今天蔡英文打恐共牌得到選票,卻無法像蔣介石一樣敵我分明叫囂反共,改天要人民拿起武器去拼命,我敢保證這個芒果乾就會變成投降芒果乾。

從這次選舉,我又發現台灣另一個斷層,那就是台獨理念的斷層。這個斷層的成因,可能很複雜,其中之一,好像是世代斷層造成的。初代的台獨理念和命脈,因為代溝而無法傳承。年輕的一代,就像他們不服從或不相信父母那一套一樣,他們也不願意接受老一代的台獨先進的領導。或許這是後現代主義社會現象,年輕人的新銳叛逆之氣使然。當年繼承了太陽花運動勢力的時代力量,曾拒絕金恆煒等人提議合組台獨行動黨,就是這一斷層的顯例。當然也不是只有時代力量,今天有那麼多小黨由年輕人爭相組成,或許也可歸因於這個世代斷層的現象。或許老一代的台獨理念和宣傳方式,沒有與時俱進,得到進化,以致無法讓這一代的年輕人欣然接受。這不能全怪年輕人。

現在蔡英文已經當選,民進黨已經過半,人民應該不必再吃芒果乾了吧。許慶雄教授在一篇民報的專欄文章〈台灣建國聲勢為何弱化消失〉中提到獨派漸漸式微的趨勢。獨派到底是要隨波逐流任其消失,或應該徹底反省深思,如何在面對新時代的挑戰中進化自己的同時,還能堅持自由、民主、獨立、尊嚴的價值和理念。這個問題實在讓人憂心。不管如何,我認為這些價值和理念,仍將是人類進化的終極目標。我也因為聆聽Metallica的音樂「Nothing Else Matters」和愛好重金屬的年輕人有了共同的不同流俗的勇氣。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